北京傳真:中國人的病與罪

奉己 2020年02月11日 07:00:00

近年來,撒幣無數的中共「大外宣」念茲在茲要講好「中國故事」,鮮活真實的中國往往卻又是另一回事。(湯森路透)

辭舊迎新,豬去鼠來,但剛剛過去的農曆豬年,對中國的豬而言,實在是個多舛的本命年。一場席捲全國的非洲豬瘟令生豬存欄量下降了大約百分之四十,換言之,全球接近四分之一的生豬在中國遭遇了「意外死亡」。豬生本不易,孰料年終歲末,中國人竟還有雅興拿一頭豬來消遣。

 

重慶一家主題公園為了慶祝一座蹦極台(高空彈跳)的落成,居然強迫一頭豬體驗這項刺激的運動。儘管這頭為國爭光的豬,可能贏得了一項新的世界紀錄,成為第一頭蹦極的豬,但最終,其還是難逃被送進屠宰場的命運。

 

此事引發外界廣泛譴責,該主題公園的工作人員卻笑稱,這只是「一種娛樂」。

 

在緊鄰重慶的湖北省,以武漢市為中心,同一時間則爆發了一種莫名的肺炎,迄今更有愈演愈烈之勢。這場幾乎使整個中國陷入癱瘓的瘟疫,已然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但致命的新型冠狀病毒究竟從何而來,目前尚無定論。專家將目標初步鎖定在野生動物身上,而野生動物來自於武漢市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根據網上流傳的一張價目表顯示,該市場有的商戶大肆販賣野生動物,從蠍子、蜈蚣、刺蝟、狐狸,到水貂、樹熊、山龜、海蛇……甚至為了標示生猛,許多動物前面還特地加上一個「活」字。病毒若的確來自這些無辜的動物,天道輪迴,報應不爽,這場瘟疫倒真可謂「活該」了。

 

顯然,中國人並未從嗜吃野味引發「非典」大流行的往事中汲取任何教訓。不過誠如魯迅先生所言,中國人連人都吃了幾千年,吃點野生動物又算得了什麼?然而必須指出的是,中國人將各種野生動物搬上餐桌,絕不是為了彌補非洲豬瘟所導致的蛋白質攝入不足。相反,正因為解決了基本的溫飽問題,中國人才生出饕餮的欲望,想方設法要吃一些平日吃不到、吃不起的玩意。

 

在講求「天人合一」的中國人眼裡,自然的就是最好的。至於同樣吃飽了沒事幹的西方人研製什麼「人造肉」,若非偽善,必包藏禍心,就像他們對農作物進行轉基因一樣。

 

不同的文明有不同的價值觀。如果你對每個卑微的生命都抱持一顆惻隱之心,就不會對中國人產生多餘的同情,甚而應該慶幸這個拿活豬蹦極取樂,暴殄天物以滿足口腹之欲的族群尚未完成他們偉大的復興!否則,整個世界將遭受怎樣的災禍呢?中國人所經歷的一切,是他們必須接受的,因為他們自己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方式和政治體制。

 

武漢肺炎在臺灣掀起了「口罩風波」,但拋開藝人的利益、政客的政治,其實這場爭議本身才是問題的核心。為什麼其他國家願意力所能及的伸出援手,臺灣隔岸觀火,卻仍恐遭池魚之殃呢?難道這些年兩岸互動交流下來,結果竟是人看透了,心也涼了?

 

最瞭解中國人的,當然是中國人自己。被驅趕、被圍堵、被拋棄的武漢人固然可憐,但假如這場瘟疫爆發於山東、江西、湖南、河北……武漢人又會怎樣對待那裡的民眾呢?中國人自稱「龍的傳人」。世界上並沒有龍,跟龍最為相像的動物是蛇,所以中國人亦稱蛇為「小龍」。中國人其實是蛇的傳人,《伊索寓言》中農夫遇到的那條蛇!

 

善良的人們在施與愛和同情之前,都應當先看看下面這則新聞:

 

鄢小文是一位單親父親,與分別患有腦癱和自閉症的兩個兒子共同生活。日前,其與小兒子因為疑似感染武漢肺炎,被湖北省紅安縣政府定點隔離,而獨自居家隔離的大兒子鄢成因為生活不能自理且無人妥善照顧,六天後,這個年僅十六歲的孩子便失去了生命。

 

近年來,撒幣無數的中共「大外宣」念茲在茲要講好「中國故事」,而像上面這樣真實、鮮活的中國故事清楚的告訴世人,值得幫助的中國人已經死了,每個活著的中國人都是有罪的,除了自我救贖,他們不配得到任何幫助。

 

※作者為中文寫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