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鄭性澤】出獄「耕」生搞斜槓 想logo拍MV畫畫樣樣來(下)

陳德愉 2020年02月11日 10:00:00

鄭性澤現在住在苗栗老家,農務占據他大部分的時間。(陳沛妤攝)

鄭性澤的義務辯護律師邱顯智,在營救期間為了鼓勵他繼續堅持下去,每個星期都騎著機車沿著大肚溪河畔去台中看守所看他。

 

邱顯智有一次對鄭性澤說:「徐自強(冤案死囚,於2012年獲釋)來我臉書按讚,不知道什麼時候你也可以來按我一個讚呢。」

 

「什麼是臉書?」2002年就入獄的鄭性澤,沒聽過「臉書」這玩意,疑惑地問。

 

邱顯智為鄭性澤解釋了一番,幾周後的聖誕節,邱顯智收到鄭性澤從獄中寄給他的明信片,上面寫著:

 

「顯智,我來幫你按一個讚!」

 

邱顯智說,鄭性澤是非常「貼心、幽默」的人,他記得所有救援團裡的每一個人的生日,會為他們製作卡片。

 

邱顯智(右2)說,鄭性澤是非常「貼心、幽默」的人,他記得所有救援團裡的每一個人的生日,會為他們製作卡片。(翻攝自鄭性澤臉書)

 

有一次,邱顯智在面會時問鄭性澤如果能夠出獄,想做什麼?

 

鄭性澤停了一陣,然後說,「不敢想。」

 

「想一下啦!」邱顯智說。

 

鄭性澤又停了一下,這一次,他哽咽了,「我要孝順父母。」

 

 

心繫14年來未盡的孝 進鄉耕田陪爸媽

 

人生最大的因緣,不就是父母嗎。

 

鄭性澤告訴我,其實他回家種田,就是為了「陪伴父母」。

 

「父母80多歲了,我已經少了這麼多年不在父母身邊的時間。」「住在家裡,總不能無事可做,我家有3分半的田,就想要來種田。」從小幫忙農事,種田對鄭性澤並沒有太大的困難。

 

「田地這麼少,是不會賺錢的,但是我很享受這個過程。」他坦白地對我說。

 

我們聊著,鄭性澤的爸爸蹣跚地從房間踱步出來,在他身旁的椅子坐下,咧開嘴,上排牙齒空空地猶如尚未長牙的幼童,笑呵呵地盯著兒子。

 

「阿伯,阿澤做得好嗎?」我問。

 

「好啊好啊!」他睜著睫毛稀疏的眼睛,裡面濕濕的,喜悅地看著阿澤。

 

鄭性澤現與父母同住務農,「因為,我現在就是在對父母盡責任。」(陳沛妤攝)

 

「他說我做得好,是因為我的作法跟他不一樣啦!」阿澤有些害羞地說,從房間裡取出他的「產品」,有米、有芭樂乾、還有年節禮盒。

 

「以前他們就是收米,賣給農會,」他說:「我現在一條龍做啦!」

 

從種米、日曬、到包裝、販賣,鄭性澤都自己做,還註冊了自己的品牌「進澤米」,「因為,我現在就是在對父母盡責任。」他嚴肅地看著我說。

 

從種米、日曬、到包裝、販賣,鄭性澤都自己做,還註冊了自己的品牌「進澤米」。(陳沛妤攝)

 

 

循古早日曬法 種出「有愛」黏Q進澤米

 

現代的農夫收割稻米後,就將稻米送進碾米廠機器烘乾,可是阿澤還是用傳統的日曬方式來「曬米」。

 

日曬米要「看天吃飯」,好不容易把割收來的稻穀鋪好,「一陣西北雨下來,米都濕了,還不能用帆布蓋著,米會發芽。」阿澤抱怨著,天氣如何,稻穀的乾燥程度,完全要靠農民的經驗與判斷。

 

可是,這種半世紀前的傳統作法製作出來的米就是不一樣,陽光曬出來的米有特殊的米香,特別的黏Q,是機器烘乾的米完全比不上的。

 

我問鄭性澤為什麼要用這麼麻煩的方式來製米?他認真地看著我,說:「人家為什麼要來跟你買?那就是你的產品有特色啊。」

 

除了米之外,鄭性澤還把田邊的野芭樂做成芭樂乾,田裡的蘿蔔做成蘿蔔乾……,越講越高興,他站起來說,「來,我們一起去看看!」

 

除了米之外,鄭性澤還把田邊的野芭樂做成芭樂乾,田裡的蘿蔔做成蘿蔔乾。(陳沛妤攝)

 

他的田在離家走路10多分鐘的地方,阿澤戴著斗笠走在前頭,我跟在後面,轉頭一看,80幾歲的鄭阿伯竟然也跟來了,還提著一個大鐵桶。風很大,鄭性澤一手押著斗笠,對爸爸大喊:「啊!你來做啥?」

 

阿伯面紅紅地咧著嘴不講話,「他要去給菜澆水啦。」阿澤說。

 

到了菜園,阿澤蹲下去掘了一條蘿蔔出來,「妳看,這是一個愛心ㄟ。」兩顆小蘿蔔尾巴長在一起,阿澤把蘿蔔放在胸口,「跟我的LOGO一樣。」他很高興地說。

 

他的衣服上畫著自己的LOGO,這是救援團的朋友們,用剪紙為他作的。

 

拿著蘿蔔,他高興地跟我講起蘿蔔,「我要把它們做成蘿蔔乾……,而且,我有一個想法喔,我要去定做很大的甕,把蘿蔔乾放在裡面,大家可以把甕帶回家,越擺越久,就變成老蘿蔔乾……。」他滔滔不絕地講下去,語畢,得意地看著我,「我這是『活動企畫』的概念!」他說。

 

鄭性澤採收自家種的蘿蔔,身穿自己發想設計的logo短T。(陳沛妤攝)

 

 

種稻、賣米、拍MV 加緊活出第二人生

 

鄭性澤也彷彿是被甕密封了好久好久,打開甕的那一剎那,新鮮空氣流進甕裡,蘿蔔成了老蘿蔔乾,清水變了難能一見的老酒;從「臉書的第一個讚」開始,所有的資訊快速進入他的腦袋裡,如今,鄭性澤成為一個「走在時代前端」的人

 

「我現在是斜槓(指多種專業的年輕人)喔!」他得意地告訴我,有位律師自費出專輯,還找他當MV男主角,到三合院來取景。

 

「我的身分是農民/畫家/MV藝人/廚師。」鄭性澤說。

 

當然,還有冤獄無辜者的代表,他拉拉身上的T恤,無辜者協會在美國召開年會,他與冤獄平反協會一同去開會,在現場擺攤賣自己LOGO的衣服,「我賣給美國人ㄟ,一件25美元。」

 

他把愛心蘿蔔送給我,指著「進澤米」上面的包裝文案(那也是他自己寫的)——

 

「有愛耕作!」鄭性澤高興地說,不遠處,爸爸提著鐵桶蹣跚地在田裡走著,正抬起頭來,叫喚著他的名字。回顧上集

 

 

【上報人物看更多】

●等死14年一場冤 鄭性澤重敘天倫「農」起來(上)

●頭頂「冤」字壓出少年白 冤獄救援者羅士翔(上)

●被政治耽誤的羅淑蕾 61歲變身畫家彩繪第二春(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