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達首長涉褻瀆《可蘭經》 民眾抗爭背後交雜排華情緒

王子承 2016年11月28日 09:00:00

印尼首都雅加達以前有個名字:巴達維亞,是17世紀東印度公司的總部,當時已經有數百位中國工匠住在巴達維亞並在沿岸做生意。現在的雅加達擁有1000萬人口,並且由少數的建商開發。這些建商包含當時的中國商人與後來從中國搬過去的移民。

 

華裔印尼人在2.5億的印尼人口中只佔1%~4%,但其影響力遠高於此。華人集團的少數菁英佔據了經濟優勢,這個結果導致了國內的怨恨、歧視甚至暴力攻擊。

 

2014年,華裔的鍾萬學當選了雅加達首都特區的行政首長,外界彷彿發現,儘管印尼有排華的歷史,但鍾萬學還是能成功地當上了首長。只是,鍾萬學真的打破了種族上的對立了嗎?

 

 

英國《衛報》25日指出,11月發生的反鍾萬學抗爭中,許多激進派伊斯蘭教徒之所以討厭鍾萬學,即是因為他是華裔、基督徒的身分,他們已表示將會在12月9日再次抗議,並且想要超越之前的10萬人。

 

鍾萬學今年9月在一場尋求連任的造勢活動中提及一句《可蘭經》經文,並認為對手利用宗教影響政治、「愚弄」大眾。部分伊斯蘭團體認為此話「侮辱可蘭經」,故引發數萬名穆斯林上街抗議。

 


鍾萬學在雅加達首長任內可說是人氣王,但如今卻捲入褻瀆《可蘭經》風波。(湯森路透)


「華人仍面臨極大風險」

 

都市發展專家西巴拉尼(Sibarani Sofian)覺得雅加達正被迫分成支持和反對鍾萬學兩派。他說:「我個人覺得華人在這還是面臨著極大的風險,儘管群眾已經在1998年的排華事件中學到教訓。」

 

最近一間迷你市集被突擊檢查索引來的暴動,讓大家想起1998年那起曾造成1000多人死亡的排華事件。

 


激進派穆斯林抗議鍾萬學。 (湯森路透)

 

18世紀的印尼華人

 

當英國東印公司統治巴達維亞時,他們給予少數住在港口的中國人特殊待遇,但這導致了悲劇。1740年,東印度公司對少數中國人提供了福利,但當時大部分的人其實非常貧窮。10月,中國糖廠的工人率先暴動,最後幾乎參與者都被殺了。

 


巴達維亞大屠殺的還原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蘇哈托推動同化政策

 

二戰後,印尼脫離東印度公司宣布獨立後,許多人透過法律剝奪世代居住在此的華裔公民權,並且稱他們「外星人」。

 

印尼第二任總統蘇哈托(Suharto)獨裁統治了三十年,用強制同化政策來處理「中國問題」,包括禁止中文學校、書籍和語言。不過另一方面,蘇哈托也繼承了東印公司的政策,提供華裔生意人壟斷權來拉抬經濟。

 

知名作家喬(Joe Studwell)在他的著作《亞洲教父》(Asian Godfathers)中提到,蘇哈托決定施捨權力給「將工作做好,並對他的權威沒有提出政治質疑的人」,這些人往往是華裔移民。

 

 

華裔印尼人權貴

 

李文正(Mochtar Riady)是其中最代表性的人物,他創立了力寶集團(Lippo Group),一個價值超過100億美元(約3185億元台幣)的房地產、銀行、醫療保健和自然資源集團。

 

林紹良(Sudono Salim)曾經是印尼首富,他創立的三林集團(Salim Group)是世界最大的速食麵製造商;黃奕聰(Eka Tjipta Widjaja)創立的金光集團和120餘個國家做生意,並擁有亞洲漿紙公司(Asia Pulp & Paper)。

 

在當時中文報紙被禁、中國節慶被取消,這些華裔印尼人需要隱藏自己的身分。這些富豪在賺大錢時,都非常低調而且刻意用印尼名字而不是中文名。

 

 

1998 年印尼排華運動

 

儘管如此,印尼國內反華的聲浪在當時漸漸高漲,有謠言說華裔印尼人控制了國內70%的經濟。澳州外交部在1995年的一項研究中進一步證實了這一點,華裔印尼人控制了印尼前300家企業中的68%。

 

1998年5月,印尼排華氣氛逐漸失控,暴民在雅加達草埔(Glodok)的唐人街,搶劫商店和燒毀建築物。最後造成超過1000人死亡和3000萬美元的損失。許多中國裔婦女、小孩在當時遭到強暴。

 

53歲的稅務顧物李納達(Krishna Linarda)的祖父當時在草埔開了一間中文書店,他回憶暴動時,他正開車去接朋友,以免朋友遭遇危險,他在路上親眼看到暴民徒手推翻了一輛汽車,而他當時工作的店也被砸爛,「從此以後,社區開始在入口處建鐵門,每一個居民也都在晚上保持警戒。」

 


鍾萬學的困境

 

後來接續的幾位總統放棄了同化政策,將中國新年定為國定假日,在草埔,中文和其他方言都可以公開使用。但兩邊的鐵柵欄仍然存在,由其在一些尖銳的議題上。

 

最近激進伊斯蘭教徒指控鍾萬學錯誤解釋《可蘭經》,有褻瀆《可蘭經》之嫌。目前印尼警方已將鍾萬學列為嫌犯,最後他很可能面臨起訴,甚至是入獄。
 


伊斯蘭教徒抗議鍾萬學。(美聯社)


印尼和以前不一樣了

 

李納達認為這其實是政治問題,「如果不是選舉,這些抗議根本不會發生。」 他進一步表示他身旁所有的穆斯林朋友都不贊成抗議者的主張,但他覺得種族多元的概念已經傳遍印尼各處了。

 

印尼策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克利絲汀(Christine Susanna Tjhin)認為,比起人身安全,她比較在意華裔印尼人如何融入印尼的多元主義中。選舉進行至今,大多數辯論都圍繞在種族與宗教上,而不是談論有關社會正義與政府治理。

 

 

中國當局的介入

 

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同時也是鍾萬學的盟友,他正在試圖平息最近的暴動。但是,印尼最近的騷亂反映的不只是反鍾萬學運動,由於近年來中國企業對印尼的投資興趣漸漸增長,讓以前的不滿情緒正在重現。

 

一些華裔印尼人正在促進兩國之間的貿易,這些人通常都在印尼的公共或私人組織裡工作。位於新加坡的東南亞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訪問研究員夏洛特(Charlotte Setijadi)指出,大部分的時候,這些人不會涉入商業交易,但他們會被要求介紹印尼當地的相關潛力夥伴或企業。

 


印尼總統佐科威正在試圖平息最近的暴動。  (湯森路透)

 

投資背後的緊張關係

 

當然,這些緊密的關係也招來了緊張關係。部分右派、伊斯蘭教媒體指稱,這些華裔印尼商人、政治人物只是中國的旗子。

 

夏洛特說,即便是在華人商業圈,有時候也會懷疑這些華裔印尼生意人會不會太過傾中,「這是一個複雜而持續的問題,反映了印尼人對華裔印尼人的懷疑,以及華裔印尼人的歸屬感和經濟優勢。」

 

伊芙(Evi Sofian)是《雅加達郵報》的記者,她是一位華裔印尼人。她說:「大多數華裔印尼人並不會講普通話,也看不懂中文。 我相信,在涉及中國文化時,我們跟其他印尼人一樣不了解。」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