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上消失的國家—索馬利蘭】國幣先令不值錢 「行動支付」普及率超車全球

許雅慧 2020年03月14日 15:00:00

索馬利蘭因不被國際承認,「先令」貨幣也只限索馬利蘭使用,早期在大街小巷都能看到黑市換錢,但有了行動支付,改變索馬利蘭人消費習慣。(蔣銀珊攝)

索馬利蘭政權相對索馬利亞來得穩定,幾無戰亂衝突,人民生活穩定,但不受國際承認,使得早期的索馬利蘭通貨膨脹十分嚴重。當時,索馬利蘭沒金融體系和外界交易聯絡,索馬利蘭「先令」多只能依靠美元、歐元做兌現流通,也造就大街上隨處可見「換錢黑市」,公開等你來交換的景象。

 

不過,自從有了行動支付後,啟動了索國人交易消費習慣,也走向「無現金文化」世界先驅國家之一。

 

行動支付啟動了索國人交易消費習慣。(蔣銀珊攝)

 

 

美元匯率看人品 可換大捆先令「衛生紙」

 

當初所通行「先令」貨幣流通不值錢,就像非洲辛巴威貨幣一樣,一張美元小鈔兌換了一疊好幾個零的先令,手握紙幣一大疊,這裡沒有公定價匯率,今天這家從1美元可換8000先令,另一家可換7500先令,明天這家換8500先令,這種不確定的匯率,想要撿到便宜,可得貨比三家才行。

 

走進索馬利蘭路邊,就可看到一攤攤疊放在路旁的換錢攤販,其實走過許多國家都能知道,黑市公開交易換匯,這在非洲或伊斯蘭教國家,其實是見怪不怪的事情。

 

索馬利蘭路邊,就可看到一攤攤疊放在路旁的換錢攤販。(蔣銀珊攝)

 

這裡的換匯交易,跟中東伊朗有所區別的是,因索馬利蘭雖獨立,但所發行的先令不被國際承認,換錢攤販根本是穩賺不賠的生意,攤商看準遊客手上的美元或歐元等強勢貨幣,提供整疊如「衛生紙」的先令兌換服務,從中賺取利益。

 

在首都哈爾格薩(Hargeisa)熱鬧街頭,至今仍可見換錢攤販,但比起過去整條街換匯熱鬧情況,少了許多。換鈔攤販身邊不見有任何持槍警衛,攤商一派輕鬆地把先令堆疊在人的眼前,也讓人看傻了眼,我問他們會不會擔心有人搶?他們倒是看很開地說,「這樣很平常啊!」

 

在伊朗德黑蘭市區,也能不時看到拿著行李皮箱等待換匯情景。(許雅慧攝)

 

先令貶值結果,民眾多用500、1000先令紙鈔,若是要到雜貨店買貴一點的物品,過去總要攜帶大把大把先令紙鈔。連外幣兌換商在兌換大量錢幣時,還得靠手推車推著整堆現金來往街頭流竄。

 

不過,近年使用「行動支付」後,不只人們交易更方便,國內貨幣貶值也因而有關。

 

行動支付和手機使用,改變索馬利蘭人的用錢習慣,無論在大家小巷還是學校,都可看到業者廣為宣傳。(許雅慧攝)

 

 

旅宿購物須付美元 僅少數超商可刷卡

 

民眾進入索馬利蘭,須準備足夠「美元」現鈔支付才行。這裡旅館和店家,可用「美元」購買或付帳,甚至還會找先令給你,由於索馬利蘭境內幾乎不太使用刷卡,就算這些年超商越開越多,可使用master card刷卡付款只有少數,加上刷卡有國際匯率問題,所以有意前往者,最好是事先換上小額美元到這裡,再做更換較為便利。

 

索馬利蘭近年來進口外來品多,超商一家一家開,大多採用「美元」消費。(許雅慧攝)

 

索馬利蘭大部分設立的銀行都是私人的,只有一家國營。私人銀行有Commission Bank、Sahan Express Ltd及Dahabshiz Bank;國家銀行有Somaliland Bank。目前在索馬利蘭使用支票機率很低,只有少部分大飯店或是電話公司收取。一般店面仍以美元或是索幣進行交易。

 

1994年,索馬利蘭政府正式發行索馬利蘭先令(Somaliland shilling),索馬利蘭先令是在1994年10月18日經由索馬利蘭銀行開始發行,發行先令,原本是要做為對抗武裝團體金融武器。政府為達成政治目標不斷印紙鈔,索馬利蘭先令持續貶值。2000年原本是4550先令兌換1美元,現已貶值到9000先令左右兌換1美元,至今共發行了5至5000先令的紙幣。

 

索馬利蘭「先令」限當地使用,隨著行動支付推行,市面上只剩1000、500先令流通,5000先令越來越罕見。(許雅慧攝)

 

圖左為索馬利蘭國際銀行,右為索馬利蘭當地銀行。(蔣銀珊攝)

 

國際勞工組織資料,索馬利蘭部分地區,女性和老年人中文盲率高達70%。但後來馬利蘭體驗的移動貨幣服務的使用水平和信任,卻是相當普及升級,連在鄉下賣羊奶,司機和賣家不需要拿錢找錢,只須告知手中交易號碼,就能輕鬆交易,這點頗令人訝異。

 

 

另外,2家私營公司(2009年成立的Zaad及新成立的e-Dahab)填補空缺,創造一種移動銀行經濟,通過銀行將資金存入銀行,透過手機資料,可以使用個性化編號買賣商品。

 

 

Zaad​移動貨幣盛行 1/4人口都在用

 

Zaad是一項移動貨幣服務,由移動運營商Telesom2009年在索馬利蘭推出。2018年全國已有4分之1人口在使用。另一家eDahab則隸屬於迪拜的國際匯款公司Dahabshiil。

 

目前未被國際認可的索馬利蘭,已然創造出一個「無現金社會」,為行動支付先驅國家之一。無論是在路邊的棚屋裡,還是在哈爾格薩(Hargeisa)首都超市,移動支付都迅速成為該國的生活一部分。

 

索馬利蘭政府也啟動電子先令服務,支付公務員薪金的新方式。這種新的付款方式,確保所有員工快速及時地收到他們付款。這種從現金上轉移的部分原因,源自於索馬利蘭先令迅速貶值。

 

在沒有國際公認的銀行和ATM、行動支付仍是陌生概念的情況下,2家私營公司eDahab和Zaad憑空崛起,以無須額外付費的服務掌控著市場,也帶起移動銀行經濟;現金可在遍布Hargeisa大街的專門商店的移動帳戶中快速提取或添加。對於識字率低且只有少數自動提款機,索馬里蘭人漸漸被移動貨幣的簡單性所吸引。 

 

這裡不需要太高端的智能手機,可使用最基本的手機,消除大多數城市中大量現金被盜的威脅,也因此,這裡若一旦不慎掉了手機,可是難已找回,因為這裡的手機機款並不先進,卻是索民人人想得到另一個夢幻逸品。

 

在索馬利蘭不需要太高端的智能手機就能輕鬆支付。(蔣銀珊攝)

 

2014年開始,匯率問題使該技術獲得非凡增長。世界銀行數據顯示,索馬里的成年人口(包括索馬里蘭)的73%依靠移動貨幣。而移動支付的使用率,也從1年前10%增長到現在近50%。

 

 

移動貨幣普及 菜市場、農村嘛ㄟ通

 

無論在駱駝市場還是在黃金市場,即使在菜市場、路邊,這裡的人輕鬆地使用移動支付系統,因為顧客能直接將他美元匯到他的手機上,然後再用獲得的美元,轉再街上兌換先令使用。

 

2016年全年進行的研究發現,88%的16歲以上的索馬里人擁有至少1張SIM卡,其中81%索馬利蘭人生活在城市地區,62%農村人使用移動貨幣服務。

 

現階段有3家電話公司,分別是Telecom、Telesome、S.T.C,3家公司彼此線路系統無法相連,只能同電話公司線路相通。因此最好先確認對方的電話是哪一家公司的電話系統。

 

然而,兩家電信公司在此時填補行動交易需求,一家是泰勒索姆(Telesom),於2009年創辦行動支付平台Zaad。另一家則是於2014年創立E-Dahab行動支付平台的索姆泰爾(Somtel)。透過兩家電信公司提供的行動支付系統,使用者可透過電信公司,儲值在手機帳號上,就可以用手機來交易。

 

泰勒索姆(Telesom)2009年創辦行動支付平台Zaad。(許雅慧攝)

 

Somtel系統在2014年創立E-Dahab行動支付平台,用者可透過電信公司,儲值在手機帳號上,可用來交易。(許雅慧攝)

 

 

 

【地圖上消失的國家—索馬利蘭系列報導】

●《地圖上消失的國家》系列報導:非洲之角「索馬利蘭」

●外交、民生篇: 因獨立建國遭種族清洗 29年後才與索馬利亞總統和談

●經濟篇(上): 獨立後貧富差距更大 人均GDP最低國家之一

●經濟篇(下): 國幣先令不值錢 「行動支付」普及率超車全球

●政治篇: UCID黨主席:再30年,我們終將被世界承認獨立

●產業篇: 靠駱駝發財 港口轉型拚做「下一個杜拜」

●女權篇: 愛滋發生率1% 卻是全非洲最濫行女性割禮國家

●國家認同篇: 拒與「暴亂」海盜國統一 子苦也要撐民主

2萬難民玩命偷渡 UNHCR砍補助恐斷炊

●看牙貴鬆鬆 「口袋不夠深」得遠渡他國求診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