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專欄:陳部長 家人本應該在一起

吾爾開希 2020年02月13日 15:15:00

作者認為,這些年台灣最令人憂心的是民粹的爆發,我非常害怕台灣的美好會因為政治的對立而慢慢流失。(湯森路透)

有一部我非常喜愛的美國電視劇,相信很多人也都看過《急診室的春天》,裡面有一個角色,一位出色的醫生路卡,他是波士尼亞人,在戰火中失去了妻女,帶著他的悲痛和悲憫,在美國芝加哥的這家醫院急診室繼續救助他人的人生。其中有一集,這位醫生醫治一位未成年的燙傷患者,發現他受傷是因為家中只有一個哥哥,也還未成年,卻必須出門打工賺錢養活這個有心智疾病的弟弟,留在家裡的弟弟不慎受傷,被送進急診室,社工當然介入,眼看兄弟將被拆散送到不同的寄養家庭,路卡醫生想盡各種方法卻無法避免這種結局,他痛徹心扉地大喊:「家人本應在一起!」

 

日前,新型冠狀病毒防疫總指揮,也是一位出色的醫生,更是一位出色的政府官員衛生福利部陳時中部長,針對陸委會基於人道立場而作出的「允許身在中國的國人與中國配偶婚生子女進入台灣」的政策宣示,以防疫總指揮身份宣布給予撤銷,並提出的『國籍自己選的,後果要承擔』的說法,成為台灣媒體焦點。

 

陳時中說法不符合法律

 

陳部長的說法既不符合法律——大陸人民根據憲法並非他國人民,因此並沒選擇國籍的問題,只有取得台灣定居資格的問題;也不盡然符合事實,國人與陸配子女如果是在中國出生的,還沒來過台灣,那當然也就沒可能選擇台灣國籍,第三,這個決定有可能造成家人不能團聚,不符合人道原則,也絕對不符合台灣人重家人親情的善良價值觀。

 

我相信陸委會提出的允許陸配子女來台的政策是出於人道關懷,也許不符合台灣目前防疫的最佳利益,但絕對符合台灣價值,除非我們心中沒有把這些未來的台灣人當作自己家人。另外,我也相信,以台灣的防疫能力,只要善加管理,這些國人與陸配在中國的子女來台,就像接回在中國的國人返台一樣,陳部長率領的團隊一定能夠作好充分的防疫措施,避免出現漏洞。

 

政務官說出不合法律的言論,非同小可,但這種言論體現出的內心想法,則是更加令我訝異。我相信陳部長這些天日夜操勞,尤其面對中國政府的種種作為,必然有強烈的反感,而說出這種顯然有強烈對中國仇視情緒的話。我也相信,此時陳部長以防疫英雄的身份講出這種話,可能沒什麼人敢挑戰,但必定有不少人心中不以為然。當然,也會有不少人額手稱慶,但這些人正是坐實民進「反中」印象的一群人。我認為2018民進黨的慘敗正是因為有這群人囂張的言行讓淺藍以及淺綠對民進黨產生了深刻的不滿。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這群人並不是民進黨,而是深綠。民進黨只是不願出面講話,要麽是心裡暗自同意,要麽是不願得罪深綠,但至少,民進黨的官員,蔡總統從來沒有說出過太讓人反感,太違背上述價值觀的話,也因此,我也願意一直為民進黨、為蔡總統辯護。也曾明確批判民進黨不願與深綠的言論切割,敗選是天經地義!

 

對陳時中言論反感失望

 

但此番陳部長的談話,讓我非常反感,非常失望,同時也非常難過。

 

我因為在中國爭取自由,而被迫流亡,三十多年未能與父母家人見面,當《急診室的春天》中路卡醫生聲嘶力竭地大喊「家人本該在一起!」時,坐在電視機前的我,在不自知的狀態下,淚水奪眶而出。但我也一直慶幸自己,在流亡中,找到一個自己的國家,一個深深讓我覺得自豪的國家。我在台灣生活的時間已經超過我在中國的時間。每每在國際社會因為自己的民主運動人士身份有發言機會時,我從沒停止一直為台灣發聲,一直在各種機會說出我認為台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國家。她的民主、她的自由,讓台灣得到全世界的尊敬,也讓我非常驕傲。

 

陳時中以以防疫總指揮身份宣布給予撤銷「允許身在中國的國人與中國配偶婚生子女進入台灣」的政策宣示,並提出的「國籍自己選的,後果要承擔」的說法,成為台灣媒體焦點。(攝影:王侑聖)

 

更讓我倍感安心的是台灣人的溫暖。我在臉書上貼出我喜愛的台北城市照片,有中國網友留言:這跟中國的一個三線城市看起來差不多!我回答:也許吧,但如果能親身感受,你會看到這裡比起中國多的是與人為善。

 

有中國網友對於中國的經濟發展、基礎建設感到自豪,常引用鄧小平的一句話來揶揄經濟陷入全球性遲滯的台灣——發展是硬道理!以此來證明中國的優越,我回答:那是台灣幾十年前走過的路,台灣早已走出那個一切以追求發展為目標的時代,早已進入了公平正義時代,不會因為追求發展而罔顧人權,罔顧社會公平。而今天的台灣,甚至也走出了公平正義時代,而進入了追求共好,扶助弱勢的時代!這樣的回答,往往能夠震撼到很多中國的網友們,也讓我自己感受著同樣的震撼。

 

然而,這些年台灣最令人憂心的是民粹的爆發,我非常害怕台灣的美好會因為政治的對立而慢慢流失。

 

埋下一顆不信任的種籽

 

政治是正確理解選民的一門學問。也許選民這個時刻不會或不敢挑戰陳時中部長的言論,但心裡必定會對他的說法產生某種情緒——深綠的情緒也許是爽,但我敢斷言,淺藍淺綠,當然包括一直認為民進黨反中的正藍選民,他們的情緒一定是反感。即使不說出口,也是埋下一顆不信任的種籽,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發芽了。

 

政治也是抉擇的學問,政治人物有時不得不做出明知可能得罪某些人,但能夠滿足另外一些人的選擇。而政治人物該有擔當做出自己認為正確那個選擇,除了算計得到的支持寡眾之外,更應該以價值觀作為出發點,才能是永續的。陳部長的言論,實際上是替執政黨做出了某種取捨。而這個取捨,真是毫無必要也毫無意義。如果民進黨對於這種言論不持異議,那陳部長的取捨就變成了民進黨的取捨。

 

陳部長,家人本應該在一起!

 

※作者為維吾爾人、無國界記者組織榮譽董事/落籍台灣中國民運人士。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