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寄生上流》為何能在奧斯卡脫穎而出?主辦單位的改革、行銷策略、敘事手法都是關鍵

黃衍方 2020年02月20日 10:00:00

韓國名導奉俊昊的《寄生上流》成為影史第一部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語片(CATCHPLAY提供)

韓國名導奉俊昊執導的《寄生上流》在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國際影片總計四項大獎,成為當晚最大的贏家,《寄生上流》也成為影史第一部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語片。

 

韓國電影工業的成熟,對於熟知朴贊郁、金基德、李滄東這些名字的影迷們,應該早就了然於胸。即使是過去較少關注韓國影壇的一般觀眾,經過近年《屍速列車》、《與神同行》等片的洗禮,應該也可以感受到韓國電影的強大。

 

《屍速列車》劇照(圖片取自IMDb)

 

但是,要在奧斯卡中脫穎而出,光是「拍出好電影」是不夠的,韓國過去幾年「申奧」的電影:《密探》、《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燃燒烈愛》,絕對都稱不上是爛片,但是只有《燃燒烈愛》進到最佳外語片的前九強,更別說拿下最佳影片了。

 

《寄生上流》勝出的關鍵因素是什麼?要回答這個問題,可以先從奧斯卡的主辦單位開始講起。

 

美國影藝學院組成的多元化

 

奧斯卡的主辦單位「美國影藝學院」(the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是由來自世界各地超過8,000名電影從業人員組成的非營利組織,旗下的會員依照職務分為17個分會,包含演員、導演、編劇等,每年各獎項的入圍名單即是由這17個分會提出,再由全體會員投票選出得獎者。

 

2015年,第88屆奧斯卡入圍名單公布時,因為所有演技類獎項的入圍者都是白人,在社群網站上引發了「奧斯卡好白」(#OscarsSoWhite)的爭議。從那時候開始,影藝學院就致力於讓會員組成變得更多元,避免「老白男」獨大的局面。

 

影藝學院雖然從未公布完整的會員名單,但每年都會公布新增的會員。去年他們新增842名會員,會員總數來到8,469人。去年新增的會員之中,有50%是女性、29%是非白人,這讓影藝學院女性會員的比例上升到32%、非白人會員的比例上升到16%,在2015年,女性會員的比例只有25%、非白人會員的比例只有8%

 

去年奧斯卡,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以《羅馬》拿下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外語片三個獎,可以視為影藝學院近年讓會員多元化帶來的成果,該片在艾方索柯朗的老家墨西哥拍攝,片中使用的主要語言為西班牙語,他也因此成為影史第一位以非英語片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的影人。

 

雖然《羅馬》最後沒能在最佳影片獎項脫穎而出,但已經讓大家看到非英語片在奧斯卡奪得大獎的可能性。

 

艾方索柯朗以《羅馬》獲得第91屆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攝影和最佳外語片(湯森路透)

 

怎麼拉票很重要

 

不像金馬獎、坎城影展這種小評審團制的電影獎,奧斯卡的得獎名單是由影藝學院的全體會員投票出來的。因此,想要得獎除了電影本身的水準要夠之外,怎麼拉票也很重要。每年片商們無不卯足全力砸大錢做公關,希望能博得影藝學院會員們的青睞。

 

影藝學院並沒有強迫會員要看過所有入圍作品才能投票,因此憑感覺投票的情況時有所聞。第88屆奧斯卡頒獎典禮,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以《神鬼獵人》獲得該屆最佳男主角獎,是他演藝生涯的第一座小金人,當時有一名影藝學院會員匿名爆料,他投票給李奧納多是因為他只認識這一位入圍者。

 

因此,如果想讓你的電影在奧斯卡得獎,它就必須要成為一種「現象」,盡可能吸引影藝學院會員看這部片,就算沒看過,也要對這部片有好的印象才行。

 

《寄生上流》的北美發行商「NEON」可以說是該片贏得奧斯卡的最大功臣,這間位於紐約的發行公司創立於2017年,創辦人兼執行長湯姆奎因(Tom Quinn)與奉俊昊相識多年,他還在「木蘭影業」(Magnolia Pictures)工作時,就曾發行過奉俊昊的《駭人怪物》和《非常母親》,後來他轉至「溫斯坦影業」 (The Weinstein Company)服務時,也參與了奉俊昊首部英語片《末日列車》的行銷工作。

 

NEON發行過《老娘叫譚雅》、《邊境奇譚》等片,其中《老娘叫譚雅》讓美國資深女星艾莉森珍妮(Allison Janney)拿到了生涯第一座小金人,對於怎麼將電影推上奧斯卡殿堂,NEON顯然有一定經驗,他們是怎麼行銷《寄生上流》的呢?

 

《老娘叫譚雅》海報(圖片取自IMDb)

 

NEON​的行銷策略

 

NEON最早在2018年多倫多國際影展(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就收到《寄生上流》的劇本,當時這部片才剛殺青不久,他們深深受到這部片的概念吸引,立刻在該年的美國電影市場展(American Film Market)買下它的北美發行權。2019年5月底,《寄生上流》拿下坎城金棕櫚之後,NEON就開始運籌帷幄,替這部片安排在多倫多國際影展與紐約影展的首映,讓北美媒體和影評注意到這部片。

 

院線方面,為了推廣《寄生上流》,NEON先為它剪了一隻符合北美觀眾口味的預告片,並在官方推特(Twitter)上密集發布關於這部片的訊息。2019年10月11日是《寄生上流》在北美的上映日期,NEON並沒有大張旗鼓全美同步公開,而是僅在紐約和洛杉磯合計三家的戲院限量上映,希望先鎖定喜歡小眾電影的影迷,累積口碑之後再逐步擴大規模。

 

《寄生上流》美國版預告片

 

「《寄生上流》吸引了那些從未看過外語片的觀眾,」湯姆奎因在接受《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採訪時說:「家長們去看它是因為他們的孩子說:你們必須去看《寄生上流》。」

 

NEON的策略奏效了。直到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前一天,《寄生上流》已經在北美1060家戲院累積超過3500萬美元的票房,影史上只有五部非英語片的北美票房超過這個數字,分別是:《臥虎藏龍》1.28億美元、《美麗人生》5720萬美元、《英雄》5370萬美元、《重點是我愛你》4450萬美元、《羊男的迷宮》3760萬美元。

 

《寄生上流》在獎季的收穫也很豐富,它毫不意外的橫掃金球獎(Golden Globe Awards)、評論家選擇獎(Critics' Choice Movie Awards)等指標性電影獎的最佳外語片,也拿下了一些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更於本屆美國演員工會獎(Screen Actors Guild Awards)榮獲最佳整體演出獎,成為有史以來第一部獲得此殊榮的外語片。

 

不過,這時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呼聲最高的作品,還是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的戰爭片《1917》,這部片採用全片一鏡到底的形式,帶給觀眾沉浸式的體驗,拍攝難度非常高,但或許就是這個特殊的形式,讓它錯失了最大獎。

 

《1917》劇照(圖片取自IMDb)

 

歐美觀眾熟悉的敘事手法

 

《寄生上流》是一部韓國電影,裡面有很多專屬於韓國的元素,比如:半地下公寓、司機食堂、北韓核彈威脅等,但是它採用了歐美觀眾最熟悉的敘事形式——「復原式三幕劇」來講故事。

 

所謂的「復原式三幕劇」,故事中的主角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會做出一個「似是而非的決定」,剛開始一切看起來很順利,但接著情況漸漸變得越來越糟糕,在糟到一個臨界點之後,主角才會「承認錯誤」,進而得到成長,並採取新的行動解決問題。許多好萊塢大片都是依照這個模式講故事,現在許多韓國電影也將這套學得十足十。

 

比起賣情懷的《愛爾蘭人》和《從前,有個好萊塢》、賣技術的《1917》,《寄生上流》因為採取了歐美觀眾熟悉的敘事手法,讓它比美國出品的競爭對手們更像傳統的好萊塢電影,加上談論的是世界各地都普遍存在的貧富差距議題,讓這部片有能力跨越奉俊昊口中「一英吋」的字幕障礙。

 

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投票方式,則是《寄生上流》得獎的另一個關鍵。奧斯卡的大部分獎項都採取相對多數決,只有最佳影片採用「偏好投票制」,投票者要依照個人喜好將入圍作品排名次,計票時,先將最少人選為第一名的電影剔除,然後將選擇該片為第一名的選票上的第二名當作第一名計算,以此類推,直到有電影得票超過半數為止。這種投票方法,是為了避免民意基礎太低的電影拿到最大獎。

 

這種投票方式為《寄生上流》創造了有利環境,它是屬於那種大部分的人都不會討厭的電影,即使是《1917》、《從前,有個好萊塢》、《愛爾蘭人》的支持者,應該也不會把《寄生上流》擺到太後面。

 

最佳影片的投票方式或許也是《羅馬》敗給《幸福綠皮書》的原因,《羅馬》可視為艾方索柯朗的半自傳電影,內容更加私人,形式也比較沒那麼親民,可以想見在會員之間的評價會相當懸殊,比不上四平八穩的《幸福綠皮書》。

 

《寄生上流》劇照(誠品提供)

 

奉俊昊本人的親和力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奉俊昊本人的親和力。

 

北美獎季期間,奉俊昊為了宣傳而短暫移居洛杉磯,期間他接受了《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浮華世界》(Vanity Fair)、《時代雜誌》(Time)等媒體的採訪,甚至還上了全美知名的深夜脫口秀節目《吉米A咖秀》。奉俊昊在《吉米A咖秀》分享《寄生上流》在坎城影展首映時,因為太餓只想趕快回家的趣事,這部影片目前已經有超過276萬點閱次數,可以看到他完全沒有國際大導演的架子。

 

奉俊昊上《吉米A咖秀》談論他在坎城影展期間的趣事

 

今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奉俊昊發表最佳導演的得獎感言時,他先是謝謝其他四位入圍者,並表示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可以把小金人切成五塊分給他們。而在典禮結束後的慶功宴,奉俊昊讚揚法國名導瑟琳席安瑪(Céline Sciamma)的《燃燒女子的畫像》在韓國取得的好票房,並把小金人借給她「聞香」,讓瑟琳席安瑪激動地擁抱他。該片在韓國的票房超過89.4萬美元,比法國以外的任何一個國家都還要高

 

 

「這傢伙剛贏得了四座奧斯卡獎,然後他在讚揚瑟琳席安瑪和《燃燒女子的畫像》的成功,」奉俊昊的行為讓湯姆奎因讚嘆道:「電影才是真正的贏家,我們都因此變得更富有了。」

 

NEON也是《燃燒女子的畫像》在北美的發行商,但很可惜的法國最後決定派法國新生代導演拉德利(Ladj Ly)的長片處女作《悲慘世界》參加本屆奧斯卡,瑟琳席安瑪失去了跟奉俊昊同台競賽的機會。

 

聽過人家說,比起電影獎,奧斯卡更像是一場選舉。如果奧斯卡是一場選舉的話,那麼「候選人」的特質顯然也很重要,我們不知道奉俊昊的個性影響了多少影藝學院會員的投票結果,但「會做人」這個部份對他得獎肯定或多或少有幫助。

 

《寄生上流》劇組上台領取最佳影片獎時,感言才發表到一半,主辦單位卻關掉麥克風、暗掉燈光,想提前結束致詞。這時坐在第一排的大明星湯姆漢克(Tom Hanks)、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瑪格羅比(Margot Robbie)開始帶頭鼓譟,要求主辦單位重新打開麥克風和燈光,終於亮燈那一刻全場爆出歡呼,《寄生上流》的製作人、CJ集團副總裁李美敬才得以發言。

 

看到現場眾人的熱烈反應,《寄生上流》在太平洋另一端的人氣昭然若揭。

 

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現場影人為《寄生上流》奪得最佳影片而歡呼

 

其實,所有關於《寄生上流》為什麼能夠拿下奧斯卡的討論都是後見之談,其他外語片即使照著同樣的模式操作,也不一定能夠取得相同的成績。韓國成熟的電影工業跟自由的創作環境,讓影人能夠持續拍出好電影,才是一切的根本。

 

電影在朝鮮半島出現已經超過一百年,經過過去二十年的快速成長,韓國電影終於來到一個新高峰,《寄生上流》絕對不會是句點,下一個百年他們還會為全球影迷帶來什麼樣令人驚喜的作品?值得大家持續關注。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飲品、科技、通路、IP 相關、展覽、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