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音寧的那個二二八午後

吳晟 2020年02月19日 07:00:00

本文抽絲剝繭各項會議記錄,重現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當初身陷政治風暴始末。(圖片摘自吳音寧臉書)

二○一七年如同往年一樣,由台北市市場處,召集相關單位,開會決議的公休日,於年底,公告周知給全台灣各產地,行文給中華民國農會(理事長蕭景田,總幹事張永成)等,以便提前安排出貨事宜。當然,公休日期表,也行文給台北農產、漁產、畜產等公司據以遵循。

  

然後,沒有任何新聞的,「照表抄課」來到二○一八年,農曆春節休市五天後,開市兩天,緊接著二月二十四(農曆「天公生」)、二月二十五日(如漁產公司及漁商公會建議,多休一天)、二月二十六日(週一例休),連休三天後,開市交易首日,大台北地區批發市場的蔬菜到貨量都暴增。

  

不止北農第一、第二果菜批發市場,蔬菜到貨量激增到約三千公噸,較休市前增加三十八%,其他批發市場,如板橋市場到貨量大增九十五%,桃園市場增加七十%,台中市場也增加三十二%。

  

到貨量遠超出預期,造成當天供需失衡。雖然菜價的起伏,除了牽涉到貨量及品質,也和氣候、節日前或後、消費地買氣、拍賣人員、甚至媒體訊息等諸多因素,各種程度的影響有關。但總之,北農當天延長拍賣至近午,所賣出的價格,相較於休市三天前蔬菜平均價格為二十八點五元,下滑到二月二十七日平均價格二十一點五元;仍然比當天新北果菜批發市場及桃園果菜批發市場的平均菜價都高,也比北農去年二月中旬到下旬的平均菜價十九塊多還高。

  

二月二十八日《自由時報》對此有一篇報導,應是第一則休市的新聞。報導中提到,「有農友擔心近期天氣回穩,正值蔬菜快速生長期,北市府去年決議在『正月初九天公生』連續休市三天已造成菜價波動,現元宵節將近又要連續休市三日,到時菜價恐更低。」當時,連續休市,仍是「北市府去年決議」,北市府市場處長許玄謀回應表示,「昨批發均價仍有二十一元,請各界不要擔心」,農委會農糧署副署長蘇茂祥也指出,「年後蔬果價格下跌是每年常見現象,今年並非特例。」

  

但是二月二十八日同一天下午,有另一篇報導,來自網路媒體《上下游》(新聞市集)。報導中,雖然採訪到吳音寧,提到「臺北農產公司總經理吳音寧表示,去年七月六日,台北市政府召集會議討論二○一八年休市日程,她委由業務部經理開會,也有在會議中表達反對連續休市三天的立場,但是會議結論還是決定休市三天。」

  

不過,這篇報導,卻獨獨針對北農,下標為「(獨家)北農台北果菜市場十二天內休市六天!蔬菜紅熟大塞車,爆量價跌農民心痛」

 

把蔬果「爆量」的原因,排除掉氣候因素,不談春節前寒流來襲冷颼颼,蔬菜生長減緩,到貨量減少,春節後天氣回暖,「正值蔬菜快速生長期」(如《自由時報》同一天所報導),採收量大增,到貨量當然跟著增多,只把「爆量」的原因,歸咎於「休市」;好像,都是休市的錯?

  

並且,把「北市府去年決議」(如《自由時報》同一天報導),全台北市批發市場,都據以遵循的休市日期表,選擇性的只「框住」北農,彷彿,「十二天內休市六天」的,只有「北農台北果菜市場」?!

  

暗藏挑撥的「獨家」一出,當天下午,就異常迅速的,從農業相關的LINE群組裡,轉傳又轉傳,擴散再擴散……;不到一天,不用一夕,才一個二二八放假的午後時光,「北農休市」,就淪為「爆量」、「價跌」、「農民心痛」的「禍首」了!

 

台北第一果菜市場,俗稱「一市仔」。(圖片摘自吳音寧臉書)

 

賣不掉的菜,怎麼辦?

  

台北市議會四月開議、開演後,四月二十日、二十三日、二十四日的質詢,未造成事件。不料,進入五月,休市風波—這波新聞上的風浪—從二月二十八日開始起風,吹過「天公生」,鬧過「元宵」,「雨水」、「驚蟄」、「春分」都過了,「清明」、「穀雨」也過了,五一勞動節,因為吳音寧臉書Po出一張攝影師張良一拍攝的市場勞動者照片,又是一條新聞,進入五月都快要母親節了,竟然關注的焦點又回到二月二十八日前一天,也就是連休三天後,首度開市的日子。

  

二月二十七日,吳音寧稱這一天是魔幻的一天。

  

而把休市風波倒帶回去的台北市議員,是誰?是挺韓好幫手之一王欣儀。王欣儀,曾任職旺中集團的中天電視台及東森電視台,許玄謀的老婆歐秀珠是她選區內的里長,互有往來與交情;她也是韓國瑜二○一九年競選團隊裡,議題小組成員之一。

  

她在五月七日的台北市議會舞台上,對著柯文哲演出,但全程沒有請吳音寧站到柯文哲身邊,沒有讓吳音寧有說話的機會。吳音寧坐在台下的列席位置,聽著質詢、備詢台上的對話,表情近乎難看,大概是因為覺得太離譜了,簡直不敢置信,沿途咒罵的風,竟然又吹回二個多月前……。

  

那一天,北農蔬菜到貨量暴增,約三千公噸,達到北農創立至今四十多年來(平常日)最大量。吳音寧從二月二十六日晚間約六點多,抵達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後,到隔天下午三點多離開,回到她總公司的辦公室,期間,全程鎮守。後來(六月),因為有「民眾」以國民黨議員的說詞,向台北地檢署檢舉,吳音寧把北農賣不完要當成垃圾銷毀的菜,買下來,送給社福團體等,涉及圖利,北檢收案後要查,致使吳音寧不得不面對,這讓她覺得無比荒謬的指控,把二月二十六到二十七日,所有往返聯繫的資料檢視並留下紀錄,大致如下:

  

二月二十六日傍晚六點多,她從總公司下班,來到第一果菜批發市場,發現進貨車輛大排長龍,現場工作人員跟她回報,因為進貨量多,所以提前來上班……。她巡視一市場內的卸貨動線,聽取貨運、卸貨工的意見,不禁擔憂起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案;當時台北市政府核定的方案,中繼面積,嚴重不足,她煩惱若依此發包,到時候全台的菜車進場,勢必更加雍塞不便,因此她拍了現場照片,於晚間七點五十幾分,陸續透過LINE傳訊息給董監事們,也傳給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

  

邊傳訊息,她邊沿著環河南路,走路巡視周邊,到蔬菜、水果零批場,以及拍賣區查看,站到指揮台上,關注整場的情形。凌晨三點二十,拍賣作業開始之前,現場工作人員已經知道,不可能如平常時候,早上七、八點就可以拍賣交易完畢,因此,她指示現場,務必認真拍賣,也在第一及第二果菜批發市場往返視察,聽取狀況,和工作人員討論因應之道。

  

凌晨四點多,她請公司副理將相關情形,回報給農糧署,她也傳訊給陳吉仲副主委辦公室。到了早上六點多,她通知公司主祕路全利,請主祕研擬一段文字傳給「北農訊息小組」(成員為她、路主祕、許玄謀及市場處科長),告知「報告長官:由於連續休市三天,今天蔬菜到貨量遠遠大於預期數量,因嚴重供過於求市況疲軟,截至六點五十分第一果菜市場外頭仍有二十八台進貨車尚未進場,預估最後會有大量殘貨產生。為保障農民權益,擬動支購儲基金經費,採購部分蔬菜送大台北地區社福機構。」

  

她也告知市府顧問蔡璧如,表示「已將訊息告知市場處(當時是由市場處決定休市三天的),應該要緊急採取補救措施」。

  

八點十九分,市場處科長回覆,「這是好事,但因主要為前三天連休所致,與購儲計畫執行目的不同(執行項目沒有這項),不宜用此經費(審計會查),建議農產公司經費支應,以確保農民權益。」

  

她回,「那我們只好另尋經費,總不能眼睜睜看農民辛苦種植的蔬菜到台北後的下場是被丟掉。」

  

市場處再回,「感謝總經理密切注意市況及照顧農民權益。」

  

蔡璧如也回覆,「盡量幫忙,農產公司有特別費嗎?」

  

也差不多那時候,公司接獲農糧署電話,表示願意協助採購經費,並提供社福團體聯繫窗口。農糧署詢問,賣不完的菜會有多少?公司回報,仍在拍賣中。

  

拍賣作業延長了,菜車持續進場,卸貨,拍賣完整理場地後再賣,她看著市場的工作人員,從夜晚到早上不停地忙碌穿梭,心中其實既感謝又感動。

  

上午十點多,她和主祕、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主任王鴻雄等,持續討論因應之道。雖然工作人員勸她,過去若遇此狀況,就是把蔬菜報廢,付錢請清潔公司來處理掉,但她認為賣不完就銷毀,太浪費太可惜。

  

她最終指示,延長拍賣到十一點半,若還是賣不完,便聯絡供應單位,詢問是否載回,若不願載回,就採購下來贈送給社福團體—但,使用什麼經費採購呢?

  

市場處不同意動支購儲基金,農委會農糧署願意協助,而當時,吳音寧聽從了公司幹部的建議,決定用總經理的業務推廣費(類似公關費),買下這些,本來公司還要花錢請清潔公司清掉的菜。

  

(她在不知不覺當中,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沒有察覺,在現今台灣相互卸責攻擊的政治環境中,那是潛在的危機……)

  

早上十一點半,北農的拍賣員,拍賣將近九個小時後,都喊到「燒聲」了!根據統計結算,仍有上千件蔬菜(都是易腐爛的水菜)賣不出去,經聯繫產地,不願載回,也不願再放到隔天,於是她便以尾市價格,每公斤二.一元買下。

  

然後,請公司企畫部副理,就之前已和社福團體聯繫的部分,以及通報農糧署再轉知給社福團體的部分,請他們來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拿取受贈的菜。

  

中午十二點多,北部社福團體的成員,陸續來到,開著小貨車來、騎著摩托車來,她在現場,看著市場的工作人員,協助社福團體取菜,不禁感到欣慰的,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

  

但是,因為是臨時通知,社福團體來領取的數量有限,速度也不夠快,預估趕不及下午三點前,市場要全面清空,以迎接,全台的菜車,又排隊在市場外等待進場……。

  

怎麼辦呢?終究還是要清掉嗎?她靈機一動,自然而然的想起溪州鄉的大庄社區及水尾社區。

  

尤其大庄社區的老人公益食堂,那是她熟悉的,她在公所擔任秘書時輔導成立的,每禮拜一到禮拜五中午,都有近百位老人家聚在廟口吃飯—與其把菜丟掉,不如送給老人家吃吧!

  

於是,詢問市場的「回頭車」,剛好有位尚未回彰化,表示願意無償幫忙,做公益。下午兩點多,蔬菜運離市場的同時,市場也開始進行清場。現場作業人員中午過後疲累的下班,都已經幾乎虛脫,她待到下午三點多,將現場最後的貨件送出……,走出一市場大門,迎面又看見排隊等待進場的貨車,她不禁苦中作樂的笑了!

  

終於—像是打完一場戰役一般,團隊們盡心盡力,讓所有的菜,都有了歸屬;她感到欣慰。在她離開市場前,也下令,要公司研擬制度化的因應方式,以防之後,或有類似的情況再發生。

  

二○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北農交易完成「史上(平常日)最大量」的蔬菜,沒有殘貨,平均價格二十一.五元,事後統計起來,共花了公司一點九萬元的業務推廣費。

  

那天她經過二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再度回到總經理辦公室時,不禁買了一瓶台灣啤酒來喝,彷若慶賀一般,好不容易,完成一件辛苦的任務—這不是好事一件嗎?

  

不是嗎?

  

雖然,批發市場賣不掉的菜,該被當成垃圾銷毀或買下來送給社福團體,這個議題本身,是有討論空間的,日本對此也有過相關的政策討論,但是她完全沒料到,當時農委會、市場處、包括市府顧問蔡璧如,都認可的好事,來到五月七日台北市議會的舞台,竟成為「公器私用」、「私相授受」、「圖利」,甚至「貪汙」、「賄選」了!

  

五月七日,挺韓好幫手之一、中國國民黨議員王欣儀,對著柯市長質詢到,「我們就僅有的資料(誰給她的資料?)發現,這所謂的十個社福單位,其中最主要的部分只送往兩個地方,市長,你知道這兩個地方是在哪裡嗎?他們是送到產地(彰化縣),而不是台北地區。他們送到產地(彰化縣)也就算了,偏偏是送到一個小地方,溪州鄉,也就是總經理吳音寧的家鄉,她表哥在當鄉長的溪州鄉。總經理可以這樣公器私用、私相授受嗎?」

  

中國國民黨籍的徐弘庭議員—是的,挺韓好幫手,曾任連勝文的助理,是韓國瑜二○一九年競選團隊策略小組的成員—接著質問,「這是否算是圖利?市長,請你回答。」

  

柯:如果是我,就會讓她說明理由,看看她到底在搞什麼。

  

徐:如果她說明後,你覺得不對,怎麼辦?

  

柯:罵一頓。

  

徐:罵一頓就好了?

  

柯:我不知道他們公司。

  

柯:原則上,這還是公司治理。

 

柯文哲與許玄謀(右二)。(本報資料照片)

  

然後,徐弘庭又往總經理適不適任的「點」打轉起來,陳重文在議會的兄弟陳彥伯議員也來踢一腳,「市長,你到底想不想換掉吳音寧,如果吳音寧不走的話,你就好好雇用她,雇用到爛吧」。當然,汪志冰來了,王鴻薇也來了,然後新聞報導出來了!

  

「公款買七噸菜送回鄉?吳音寧澄清:不浪費殘貨」(《東森新聞》)—北農這間自負盈虧的公司,總經理權責範圍內的業務推廣費,竟然,變成了「公款」?

  

「花公帑自肥」、「康全民之慨,做個人人情」的罵聲,透過媒體,越罵越大聲,雖然五月七日當天,吳音寧便在自己的臉書澄清並報告,「經歷過第一次不留殘貨的考驗,除了深深感謝過程中每一位協助的朋友,也希望建立制度,因此,自三月開始,北農就已經和食物銀行聯合會等團體商議,也已在四月將和社福團體合作的辦法草案,提送市場處審議」,也就是說,在新聞沒有炒作的那些時間裡,她其實默默做著實際政策的推動。

  

但她試圖制度化的作為,台北市政府會支持嗎?四月二十六日,北農正式在購貯基金管理委員會提案,以購貯基金,採購面臨報廢果菜,贈送社福團體之辦法,當天,市場處建議,再做討論,並未通過。

  

不只沒通過,沒想到五月十一日,市場處還派員到北農「調查」,並且,把資料提供給王欣儀和汪志冰—還記得汪志冰接獲的「市府人士爆料」嗎?—召開記者會,召開記者會,指控吳音寧「說謊」、「賄選」……。

   

記者會那天,是母親節;那天,吳音寧本來要帶母親去玩,但也只能臨時取消。她沒料到,一件好事,或至少立意良善,竟然,會被歪扭至此。她鎮日忙著應對,電話往返聯繫,連晚餐都沒有吃,而我和她母親,便也這樣旁觀她如此度過了母親節。

  

母親節的記者會上,除了王欣儀和汪志冰,還有一個人,坐在兩位挺韓好幫手身邊—是誰呢?捨棄假日,去一同召開記者會。

  

那人便是,王欣儀選區內的台北市市場處處長許玄謀。

  

許玄謀在記者會上,聽王欣儀說,「經由我們(我們?)市府人員五月十一到北農公司訪查後,北農公司的人卻向調查人員坦承,並沒有聯絡社福團體(還出示所謂的訪談紀錄),通知市場處、農糧署,所以吳音寧的澄清,根本,是在說謊嗎?」

  

汪志冰則說,「為什麼會送到溪州鄉,因為溪州鄉她的表哥,其實這一次已經登記參選,然後送到她的溪州鄉,讓她的表哥去做什麼,去做選舉的這樣的一個動作啊!我們也必須懷疑,這樣的作法,有沒有賄選的問題……。」

  

王欣儀和汪志冰,以許玄謀給的「資料」,在記者會上質疑,送菜箱數「兜不攏」。其後,市場處的人還去「訪談」貨運公司,甚至,要派員到彰化縣溪州鄉「偵辦」,要被當成垃圾銷毀的菜,真的有送到社區嗎?哪些菜?各幾箱?每箱多少公斤?而你們—溪州鄉大庄村和水尾村的鄉下人—真的,沒有遺漏的吃下那些菜了嗎?

  

不只大庄村和水尾村,台北市政府柯市長的市場處,還派人去北農提供的名單上的十幾個社福團體,包括台北恩友中心等,一一去「做筆錄一樣,去調查,到底你們收了多少菜,是不是像吳音寧講的,也有送到恩友中心,是不是真實有送……」(引自姚立明於《鄭知道了》談話性節目)。

  

直到五月十五日,《上報》一篇報導,才揭露「柯市府『漏列』關鍵訪談紀錄,讓吳音寧成北農送菜風波箭靶」。

  

原來,市場處五月十一日到北農調查,「當日訪談結束時,本公司受訪人員請求影印貴處現場手寫訪談紀錄表,但貴處並不同意。」(引自北農發給市場處「要求勘誤」的公文)

 

吳音寧。(本報資料照片)

 

市場處回去後,就把手寫訪談紀錄,「受訪之業務部人員表示:因非本部聯絡,故不了解」,「打字」變成,「業務部表示無聯絡社福團體及通知市場處、農糧署」,然後由許玄謀提供給王欣儀,再變成「北農公司的人卻向調查人員坦承,並沒有聯絡社福團體,及通知市場處、農糧署」,而手寫訪談紀錄中,「受訪之企畫部人員表示:當日有聯絡社福團體,並告知市場處、農糧署」,經「打字」後就不見了。

  

故意「漏列」,扭曲事實,是何居心?為何,竟敢竄改訪談紀錄?令人不得不懷疑,這是存心不良的預謀陷害;真是膽大妄為的公務人員啊!難道背後沒有人撐腰?

  

幸好,北農有保存,當日原始訪談錄音檔,正式發文給台北市政府,要求更正,但若沒有保存錄音檔呢?冤屈豈不永遠?

  

而被揭穿後的許玄謀,沒有受到任何責難,僅只是輕描淡寫的辯稱,「那是精簡版」。

  

風波持續到五月十八日,吳音寧出面召開記者會。在被下標為「7pupu親上火線解釋」的記者會上,她說,「這個過程裡面,團隊真的非常認真……照過去的處理方式,就是報廢,就是變成垃圾,我認為那些蔬菜,是農民辛苦種植,送來台北的,我不捨這些蔬菜,就這樣,報廢掉,所以最後我們決定,以北農這間民間公司的我的總經理的業務推廣費,一萬九千塊錢,買下這些蔬菜,贈送給社福團體……造成受贈單位,社福團體,反覆的被打擾,我真的感到很大的抱歉……

  

「我在此也要特別的澄清,在這個聯繫的過程中,我沒有打任何一通電話告訴溪州鄉長黃盛祿。

  

「搞得好像……(她無奈的又笑又嘆)」,一字一句,清晰且鏗鏘的說到,「我真心希望,我們可不可以,朝向事情的本質,朝向建立制度化來看,而不是還在這個一萬九千塊的我的總經理的業務推廣費裡面,不停地打轉,不停地打轉,不停的繞,不停的放大……這樣子對我們台灣的農業,對我們想要做的產銷的改善(她停頓了一下),也許,真的沒有太大的助益」!

 

※本文摘自《北農風雲──滿城盡是政治秀》一書,作者:吳晟;印刻文學出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