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與金溥聰商榷傅崐萁入黨問題

陳嘉宏 2020年02月19日 07:02:00

傅崐萁與他的妻子徐榛蔚輪流當花蓮縣長,有人稱傅崐萁是「後山皇帝」,更多人戲稱他是「花蓮王」。(本報資料照片)

傅崐萁在過去20年共參與了八次選舉,除了在2005年的花蓮縣長選舉裡,對上當時如日中天的謝深山敗北之外,他的戰績七勝一負;過去十年,他與他的妻子徐榛蔚輪流當花蓮縣長,這一次,他在亡國感大海嘯裡與實力不弱的民進黨立委蕭美琴,以及國民黨提名人黃啟嘉對壘,同樣以高出蕭美琴近八千票勝出,所以有人稱傅崐萁是「後山皇帝」,更多人戲稱他是「花蓮王」。

 

傅崐萁想回復國民黨籍已相當久,但一直被時任總統與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與金溥聰聯手擋下。這一次,國民黨中常會再次處理傅的恢復黨籍案,沒想到,久不問政治事的金溥聰再度跳出來反對,顯見雙方的怨仇樑子的確深不見底。傅金倆人孰是孰非?雙方應該都可以講出一大串的苦水與道理,但對國民黨最大的問題是:以它目前的孱弱之身,還有多少本錢繼續拒絕像傅崐萁這種民意滿溢的政治人物?

 

如果我們相信民主政治就是民意政治,就很難不接受「選民的決定就是對的」這句話。選民用817萬票讓蔡英文當選總統,就代表蔡英文所代表的政策與路線,在現階段獲得絕大多數選民的支持;如果今天選贏的人是韓國瑜,就算有再多的人萌生「亡國感」,也只能接受選民對韓國瑜的賦權。同理,早在選舉階段就有不少人以傅崐萁官司在身,當選了也做不完任期攻擊他,但選舉結果代表花蓮選民根本不在乎這個說法;在政治上,選民用選票「平反」了傅崐萁的官司案,再用「傅的弊案還在最高法院審理中」反對他回國民黨,理由並不充分。

 

更何況,有沒有官司從來不是政治人物可否留在原政黨或回復黨籍的關鍵,馬英九因為黨產案被法院依《貪污治罪條例》審理在案,有哪個國民黨人或藍營支持者認為馬不清白,應該要退黨以示負責?難不成馬英九的官司就是「政治迫害」,傅崐萁的案子就是「罪有應得」?這其中的政治判準何在?除了最後的司法判決,又有誰可以說了算?

 

金溥聰說,他懂得政治不是聖人事業,不可能都是找很乾淨的人,「傅崑萁作為友軍沒話講,但是進入體制內會有潛在副作用,對國民黨形象造成嚴重傷害。」要選票時好話說盡,談形象時棄如敝屣,如此心態作法等於公開昭示,過去20年來,國民黨始終把傅崐萁當成品格有瑕疵的「次等盟軍」,這對於權傾後山的花蓮王來講,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試問,這次立委選舉中投票給傅崐萁的64,060票裡,有多少人是傳統的國民黨支持者?國民黨的提名人拿不到傅崐萁三分之一的選票,不就代表絕大多數的藍營選民用選票否定了國民黨的提名佈局,這問題出在傅崐萁還是國民黨中央?換個角度來講,過去十年來,國民黨與傅崐萁在後山共同結盟、一起打仗,就連現在的花蓮縣長都是傅崐萁之妻、國民黨籍的徐榛蔚,現在還有多少人會把傅崐萁國民黨切割以對?把傅的黨籍問題上綱成黨的形象問題,這不是偽善又是什麼?

 

政黨的分合遞嬗從來都是政治力決定,國民黨真要切割傅崐萁也不是不行,前提是要把傅崐萁絕不能入黨的原因說清楚;既然金溥聰說:「我跟傅崐萁打交道很久了,也做過國安會秘書長,很了解他在地方上的作風。」那就把傅的哪些作風會讓國民黨付出代價說出來讓外界公評;否則等到風頭過了,雙方繼續藕斷絲連,糾纏不清,這上演十多年的爛戲,到底伊於胡底?

 

選票不見得是真理,但選票的確是評斷一個政治人物有多少實力,能有多大發言權的重要基準。如今氣若游絲的反對黨無法談理念、論價值,還在個人恩怨裡畫地自限、切割彼此,這正是國民黨越玩越小的原因。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