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辭職或可挽救中共

顏純鈎 2020年02月21日 00:02:00

習近平聲稱,早在1月7日,他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湯森路透)

大陸《求是》雜誌近日刊登習近平關於武漢疫癥的講話,內文一反慣例用第一人稱,其中提到:「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後,1月7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可惜文章沒有說明所謂「要求」是什麼,反而從中央到地方,一切工作生活照舊。武漢照舊開人大會議,舉辦萬家宴,中央照常舉行春節酒會,習近平在酒會上致詞,隻字不提武漢疫癥,央視春晚照樣歡普天同慶,只增加一個關於武漢肺炎的詩朗誦節目走過場。
  

疫情被人為延宕二十天,引起大規模擴散,《求是》文章居然還強調中央對疫情形勢「判斷準確,工作部署及時,措施有效。」
  

1月7日對疫情提出要求,算作先知先覺了嗎?1月7日筆者在當日的臉書文章中也已經提及:「……更糟糕的是,年尾才來了武漢疫癥,這疫癥又偏偏碰上即將來臨的春運高潮,全國數億人口大遷徙,交通工具四通八達,運輸速度驚人,搞得不好,很可能短時間內大規模擴散,如疫癥失控,場面真不敢想像。」
  

筆者一介平民,人在海外,當時已知道疫癥發生的消息(至少香港很多人都已知道),也已經預感到會是一場大災難。而「定於一尊」的習近平,也不過同一時間作出「要求」,這至少證明不了他有多「英明偉大」吧。如果當時已清楚疫癥來勢凶猛,因而採取更果斷而迅速的反應,嚴禁武漢的集體活動,管制出入,取消春節酒會和春晚,引起全國高度警愓,那至少不至於造成如此嚴重的人為災難。
  

可惜就在關鍵的那二十天裡,中央毫無動靜,壓住武漢市政府不讓公開信息,查辦李文亮等八位吹哨者,甚至中央防疫專家去到武漢,還作出不會人傳人的結論,所有這一切的過失,豈不都是習近平的「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結果?
  

疫癥失控責在「一尊」,此事由武漢市長上央視一番自白而大白於天下,不是武漢瞞報,是中央不授權武漢公開疫情,現在疫情失控,習近平拿湖北武漢來祭旗,當然不能服眾。中國人雖然怕事,明哲保身,但心裡還是清楚的,因此民間到處有要求習近平效法封建帝王下「罪己詔」的呼聲。《求是》這篇文章,就是為習近平開脫的,可惜時間就是鐵證,1月7日延宕到1月26日(過完春節),大失時機,後患無窮,此後所有補救措施,都已杯水車薪,今日疫癥未除,又被迫急急開工,後果更難料。  

 

自習近平執掌大權以來,幾乎沒有一件事不碰壁。「一帶一路」難以為繼,大灣區形同虛設,千人計劃無疾而終,2025徒托空言,對美貿易談判吃大虧,香港反送中運動震撼世界,台灣總統大選為蔡英文助力,戰狼外交遭遇世界性的抵制,如此種種,國事益發不堪。
  

當年鄧小平定下最高領導人兩任一換的制度,就是為防止黨內獨裁,因為毛澤東一代梟雄,尚且造成民族大災劫,如非從制度上限制最高領袖的權力,日後民族災難將無日無之。鄧以後的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都不敢逾越,直到習近平時代,國勢日強,信心日足,獨裁本性又復發,於是修改憲法,重拾「一尊」,集權治國。
  

當然,修憲不可能是習近平一人可以作主,他背後歷屆政治老人,至少不敢公然反對,如此造就從上到下一言堂,不但誤了中國,也誤了中共自己。即使疫癥這一關勉強撐過去,隨後的經濟斷崖式下跌更是致命傷。一隻看不見的病毒,漫天飛舞,竟舞成一隻黑天鵝,黑天鵝與灰犀牛翩翩起舞,最終動搖家大業大的中共。
  

若在民主國家,今日解困的辦法很簡單,就是習近平鞠躬下台,換一個人做,新人改弦易轍,重拾民眾信心。對中共來說,若趁此機會反省專制體制,重啟政治改革,削弱權貴利益集團,放棄一黨專政的初衷,實行全盤西化的國策,學習國民黨鳳凰湼槃浴火重生,那不但可以挽求中共,也可以挽救中國。
  

當然,以中共的本性考量,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如此,不但香港是一個攬炒之局,中國也是一個攬炒之局——來日大難,正不知伊於胡底。(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