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政治病毒正在中國流行

顏純鈎 2020年02月23日 00:01:00

醫治政治病毒的唯一辦法是改變社會政治大環境,這是即使普通人都會明白的道理。(湯森路透)

中共處理武漢疫癥,先是延誤,再是封城,近日已動用部隊、武警等武裝力量,實行軍事管理,防疫人員用各種方式的暴力鎮壓百姓,將百姓等同囚犯。一方面開動政府宣傳機器,在瘟疫流行的城鄉,唱好中共和習近平,另一方面編造數字宣傳抗疫大好形勢,最後還要動用專政暴力鎮壓民間反抗——造神、謊言、暴力,這是中共專制統治的基本套路。

 

但由於政府的延誤不作為,導致大量染病者無法得到及時治療求告無門,上千萬人口的市民長時間被囚禁家中失去自由,加上對未來生活的焦慮,對政府治理能力失去信心,疫癥不但造成人命傷亡,還將對大量中國人的心理健康造成永久性傷害。這種沮喪、絕望、無助、怨恨交織而成的心理創傷,將轉移成對政府的仇恨。

  

網上開始湧現一些個人的反抗行為,有些人不服管制與公安糾纏,有些人拍片直斥中共之非,有的村民甚至殺死村長斬下他的頭,有的村民集體圍攻警察,警察對天開槍而村民並未退縮,在湖南某地,市民夜晚聚集,高唱「共產黨的天是黑暗的天」。種種跡象表明,著名法學家許章潤的觀察是準確的: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藉助造神、謊言和暴力,中共維持了七十多年的專制統治,近年來,更以強大國力麻醉國人,以物質生活的狂歡掩蓋社會不公的弊端。中國人沉迷於酒色財氣,對腐朽暴虐的政權睜一眼閉一眼,如此長時間被美化的醜劣社會,維護權貴利益的國家機器,便以「中國模式」的偉大神話縱橫天下。

 

  

以舉國之力迷幻大多數國人,以政權暴力鎮壓極少數反抗者,這種統治方式長時間有效,但在人為的災害面前,在經濟普遍下行後,中共統治手段的欺騙性與殘無人道,便逐漸暴露出來,這是本次武漢肺炎導致的嚴重社會政治後果,這種民間的覺醒將擴散出去,人民不滿的聲音會集結,恐懼會被憤怒取代。

  

與武漢冠狀病毒大蔓延同時發生,一種政治性的病毒也開始流行起來。這種病毒起於對政府掩蓋瘟疫延宕抗疫的不滿,繼而是質問言論自由的缺席,然後是對抗疫措施無人性的憤慨,對基層共幹粗暴行政手法的抵制,對自由被剝奪的痛苦,最後發展出對定於一尊的習近平的失望,對中共整個專制體制的質疑。

  

網上視頻所見,十個八個公安扭打一個壯漢,他根本無力反抗,但在另一種場合,幾十個村民對付一兩個公安,公安就節節敗退。白天公安破門而入,拿大錘砸家具,夜晚視線不清,幾百人合唱「共產黨的天是黑暗的天」。全國有數百萬軍隊、數百萬武警、數百萬公安,人民納稅養著專政暴力,然後這種專政暴力反過來荼毒人民。一旦大量基層百姓覺醒,百萬千萬的人民揭竿而起,那時軍隊、武警、公安都將束手無策。

 

  

政治大環境孕育政治病毒的滋生擴散,有這樣的社會大環境在,政治病毒便無藥可治,因此,對中共來說,自然的病毒終有暫時平息的一日,即使轉化為風土病,對他們的政權也不會起根本的破壞作用。而被政治病毒感染的億萬民眾,那才是根本問題所在,才是他們致命的病灶。

  

醫治政治病毒的唯一辦法是改變社會政治大環境,這是即使普通人都會明白的道理。中共政治文化中,沒有辭職那回事,有的是權鬥,是逼宮,是政變,劉少奇是權鬥推翻的,胡耀邦、趙紫陽是逼宮倒台的,四人幫是政變鏟除的。中共黨內會不會有一種健康的政治力量出來收拾目前的殘局?以非常手段換掉習近平,以政治改革換取生存機會,像台灣的蔣經國推動民主政治一樣,經過一段長時間的和平過渡,讓中國人從此走上普世價值廣被的發展道路?

  

很多人對此都很悲觀,筆者自然也不樂觀,但若不如此,不由統治階層主動換血,痛改前非,中共最終下場會很悲慘,中國人也不免要承受更大的犧牲。兩害相權取其輕,對中國人來說,中共自我革新才是較好的選擇,否則,那就是中國人的宿命了——中國的歷史文化造就中國人,中國人造就中共,中共造就中國人的苦難,最後只有中國人的大苦難才造就中國人的新生。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