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中國大閱兵時的雄兵利器 竟恍如隔世

夏聞 2020年02月23日 07:00:00

紅朝所面對的種種異象,已經超出北京所能應對的能力範圍。(湯森路透)

一場前所未有的瘟疫,突如其來的籠罩了中國大地,出乎人們意料,出乎中南海當權者的意料,這是偶然嗎?

 

我相信在未來的歷史書中,會把這一切記錄成是一場必然,因為禍事的成因早已埋下。

 

去年10月1日,在紀念中共政權建立70週年的天安門大閱兵上,城樓上的那一小群人,看著一隊隊踢著正步,眼睛都不敢斜一下的士兵,看著地上的軍車,天上的飛機,看著那一排排的導彈,想必是得意非常,安全感爆棚。

 

但短短4個月後,中國卻已深陷苦難,當權者的雄兵利器,面對病毒竟是毫無用處。有消息說,新冠肺炎已經攻進北京機關,傳習近平已經搬離中南海。

 

一邊是至今未能抑制的病毒,一邊是面臨休克的經濟,對當權者來說,這是怎樣的一隻黑天鵝!歷史上改朝換代時的種種前兆,這一年多來竟然快速成形。其來勢之迅猛,讓人瞠目結舌。

 

和中國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朝代都不同,當今的紅朝,以馬克思無神論為天,以暴力洗腦為天,毫無對生命價值的敬畏,種種作為已經失去了做人的底線。

 

共產黨從1949年建政以來,在各種運動中,導致近一億中國人喪生,由此波及的家庭慘劇,更是不可勝數。近年來,更是犯下了活摘人體器官的反人類大罪。

 

在未來的人類史書中,會還原所發生的一切真相,這是一個比納粹還要邪惡的政權,只不過現在其罪行還未被完全公開。

 

2020年的中共,其處境類似1945年初的納粹,命不久長。

 

當權者要維護自己的權力,這或許是出於本能,但把自己的權力建立在共產黨邪惡政權的基礎上,那就只能是在沙灘上建樓閣,根本無法長久,如果一定要這麼做,那就必然會作為丑角被寫入歷史。

 

歷史上的殘暴政權都曾經以為自己強大無比,其自信心都曾壓蓋一切,但它們都已經湮沒於歷史的煙灰中,無一例外。

 

中共自以為擁有了「槍桿子」和「筆桿子」就可以為所欲為。但病毒是微觀空間中的猛獸,幾乎是來無蹤、去無影,這個空間中的槍炮強權、政治洗腦都對它毫無用處。

 

這一場瘟疫,對民眾是一場苦難,對統治者就是一場天譴。紅朝所面對的種種異象,已經超出北京所能應對的能力範圍。在當今情況下,不管北京如何在表面上採取種種措施,最終是否能達到效果,其實只能是在聽天由命。

 

毛澤東曾得意自稱,自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他不但給民眾帶來了巨大的苦難,也禍害了自己的家人,結局是家破人亡,暴屍天日。

 

如果當權者能夠正視「聽天由命」的現實,承認這是一次天譴,由此反思自省,停止迫害,解體中共,公開罪行真相。這將會讓民眾的苦難減至最小,其個人也能在這過程中獲得真正的執政合法性。

 

反之,病毒由中共罪惡而來,此時誰若還要歌頌中共,那就是在做病毒的幫凶,不但禍害民眾,也在葬送自己的未來。

 

(本文為《看中國》獨家授權《上報》刊登,請勿任意轉載 、抄襲,原文連結在此。原標題: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悲劇在這裡變得更糟糕)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