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中國「一帶一路」讓世界各國被迫「圈粉」

許慧儀 2020年02月22日 07:00:00

中國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直接投資快速增長,甚至更加快於中國對外投資的總體速度。(湯森路透)

自2013年開始,中國正式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21st-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予以組織及系統化為「一帶一路」,並且將其視為改革開放以來最重要的倡議及跨國經濟帶戰略政策。中國更持著以「應對金融危機,平衡國際經濟秩序、解決自身發展問題」的最主要目的,並且隱含指責以華爾街為代表資本主義的貪婪最終把歐美經濟帶入2007-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全球經濟進入低增長乃至停滯期;美國單邊主義日趨明顯,貿易保護主義逐漸抬頭;歐洲債務危機久拖未決,難民問題逐漸擴散。國家間的合作乃至全球和區域一體化亟需要新的合作模式。此外,中國更打著「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發展夥伴關係」、「探尋經濟增長之道,有錢大家賺」及「促使世界經濟進入一個正迴圈發展模式」等誘惑式的口號,將「一帶一路」的沿途國家拉入必要性依賴中國程度極高的「國家生存陷阱」之中。

 

事實上,歐美各國對於中國如此大動作的企圖向持高度質疑與警戒的態度。其一、企圖終結原有的「西方模式」、創造成功的「東方模式」的意識形態。歐美各國認為中國推動「一帶一路」最主要的意圖便是想讓亞太地區再洗牌,或是走中國式的「馬歇爾計畫」,以經濟援助達到政治控制和灌輸意識形態的目的;其二、製造「中國債務陷阱」。歐美國家也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為讓發展中國家陷入債務的深淵後,以此為代價,取得政治和經濟影響力的「負債陷阱式外交」和「新殖民式」的積極手段,促使第三世界國家陷入難以逃脫的「中國債務陷阱」;其三、「中國威脅論」興盛。中國近年來在南中國海及東海爭端的強硬態度與各項手段,讓歐美各國認知到中國經濟的崛起恐不懷好意,必須加以防範。

 

相信世界各國都有所認知,中國「一帶一路」的高經濟誘因不斷地在世界各國發酵,以金錢威嚇、拉攏或收購各國國家建設、影響內政、財經及主權地位的把持與涉入程度愈趨升高。從連日來,中國不斷強力施壓並大言不慚,捷克參議院議長若訪問台灣則將對其相關企業進行大規模報復與封殺。

 

不容否認,在過去的十餘年間,中國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直接投資快速增長,甚至更加快於中國對外投資的總體速度。中國商務部資料顯示,中國對65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直接投資規模由2003年的 2 億美元大幅上升至2015年的189億美元,占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比例由7.1%上升至13%。此外,另依據美國傳統基金會的資料也指出,2016年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型專案(1 億美元以上)的投資規模高達 330.8 億美元,占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總額的 19.6%。

 

若進一步觀察中國近年來「一帶一路」在其沿線國家的併購區域分布金額,如以中東歐的額度來看,已由2005年的0.1億美元,連年上升至2016年的26.2億美元;而上升額度最高的西亞,則從2005年的毫無併購,飆漲至2016年的123.2億美元,併購金額著實令人咋舌,這也難怪中國口氣可以這麼大!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直以來不斷強調,「中國決不會以犧牲別國利益為代價來發展自己,中國發展不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中國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但在中國的「一帶一路」不僅涉及歐亞大陸,實際上覆蓋了全球;中國更通過16+1合作與中東歐國家達成基礎設施協定,其經濟行為更可能會破壞歐盟內部的採購原則,及影響到歐盟內部政治決議的形成;更終極的威脅更是「中國模式」(政經合一的威權體制)一旦成功,最終將在全球產生巨大的模仿效應,撼動現今世界的「民主模式」。城府如此之深的中國,在世界各國尚無法全面意志及防堵的情況下,被強迫「圈粉」,新移民時代到來可能不會是鏡花水月吧?

 

※作者為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碩士

 

關鍵字: 一帶一路 圈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