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賭上青春「進鄉」慢活 金瓜石民宿帝王吳乾正(上)

陳德愉 2020年03月07日 12:00:00

吳乾正是金瓜石石山里里長,也是當地知名民宿業者。(陳沛妤攝)

山村臨著海,兩側山勢高聳,強勁的海風一路摧枯拉朽地從山頂朝地面跑,拉扯著樹叢,倒向村口成V字斜線,露出一塊倒三角形的陰陽海,村民們只要抬起頭,就可以瞭望遠方海天一線。右邊是茶壺山,左邊是雞籠山,像是兩條綠色手臂從藍天沒入海水裡,手心在水深處交握著,每當颶風撩起大浪朝著村子呼呼嚇嚇時,山的胸膛便緊緊貼著這個小小的石山里。

 

金瓜石石山里,是一個年輕人口不斷地外移的偏鄉,不過,這裡也是全台灣最具有國際知名度的旅遊村,它得天獨厚地位於九份與黃金博物館之間,全里里民348人,卻有20間民宿;每年,都有許多海內外的訪客到這裡與里民們一同生活。

 

我和吳乾正站在他共同經營的著名民宿「緩慢」的頂樓,瞭望全里,一棟棟小房子蜿蜒沿山而建,低處密密樹叢,高處是時雨中學,翻過山就是九份了。

 

從「緩慢」的頂樓瞭望全里,一棟棟小房子蜿蜒沿山而建,低處密密樹叢。(陳沛妤攝)

 

人稱阿正的吳乾正,是石山里的里長,連任5屆。他絮絮地告訴我:「這裡,是金瓜石礦山的舊址。」

 

吳家,已經在這裡5代了……,「阿祖來金瓜石種大青,那是藍染的原料,後來有了煤礦,我阿公、爸爸,就都靠煤礦生活。」戰後,國民政府接收原本為日本人經營的金瓜石礦場,1955年成立台金公司,阿正就是念台金公司子弟學校。

 

「每個年級有8班,每班50個人。」他說,「民國50年代,金瓜石非常熱鬧,是都市,板橋都是田,是鄉下啊。」

 

童年時期吳乾正被二姊愛的環抱。(吳乾正提供)

 

 

不惜賠上青春 憑一股「生活想像」開民宿

 

穿著靛青色合身格子襯衫、同色休閒褲,頭頂著最時尚的髮型,講起「金瓜石的未來」,滔滔不絕口沫橫飛不可遏止,一個點子跟著一個點子,雖然阿正是立定站好,卻給我一種「人在蹦蹦跳跳」的感覺。

 

53歲的阿正,已經回到金瓜石整整25年了——人到中年,應該是了解了自己與環境的限制,對未來的想像保守起來。可是阿正看起來仍然是準備和虎克船長一決勝負的小飛俠彼得潘。

 

因為,他一直都在不可知、甚至不被允許的事業裡奮鬥著。

 

「我想創造全新的事業。」阿正說:「不只是生意,是一種生活方式的想像。」

 

吳乾正1995年在金瓜石開設的首家民宿。(陳沛妤攝)

 

1995年,他放棄在台北經營的服飾業回到故鄉金瓜石,想要開「民宿」,「那時候,『民宿』這2個字都還沒有出現。」

 

哥哥的朋友在阿正老家下方蓋別墅,蓋一半放棄了,半成品就丟在那兒,阿正便與家人討論著合資把房子買下來經營。

 

爸爸媽媽兄弟姐妹都感到不可思議,這麼荒涼交通不便的地方,誰會想來玩?

 

只有阿正非常堅持,他說,自己學生時代就常帶同學到金瓜石來玩,大家都說好漂亮,這麼美的地方,一定會有人要來的。「最多,就是賠上我的青春!」阿正對家人說。

 

吳乾正說,自己學生時代就常帶同學到金瓜石來玩,大家都說好漂亮,這麼美的地方,一定會有人要來的。(陳沛妤攝)

 

 

青年創業找嘸現金 元老級住客竟傾囊相助

 

在家人的支持下,阿正開了金瓜石第一間民宿「雲山水」,開啟了「金瓜石」民宿的風潮,許多藝術、文學工作者紛紛遷居金瓜石。不過,他開始在金瓜石經營民宿後才知道,「金瓜石的土地屬於國有(日本人移交台金公司,台金公司結束後移交台糖公司),所以我們買房子不能貸款,要全部現金,這對一個年輕人來說,是很不容易的。」阿正說。

 

新行業無法令可遵循,還是一個口袋很深的生意,怎麼看都不適合年輕人創業,這時候,阿正這時遇到了他生命中的兩個貴人。

 

第一個貴人,是民宿的第一個客人。

 

「這位大姊來金瓜石雲山水住過後,和我變成朋友,後來我看到有別的小屋要出售,就打電話問她願不願意借錢給我去買,她說好。」

 

另一位貴人,是一位前輩,阿正去上他的「休閒農莊經營」課程,課程上完了,阿正向老師借錢,「我也是跟他說,有一個小屋要賣,能不能借我錢。」然後,老師毫不猶豫地借錢給他。

 

他們與吳乾正萍水相逢,因為「民宿」這特殊居住體驗而相遇,竟然能夠「相知相惜」,看到這個熱血的年輕人的未來。

 

 

民宿未立法遭槍警查 他率先號召業者推條例

 

吳乾正改裝小屋,建立金瓜石特殊的旅居模式,「我希望和大家共享這裡的生活。」他嚴肅地說:「你們不需要在這裡有房子,我們共享這些小屋,只是平常我幫大家管理而已。」

 

「我希望大家都不只是來住一晚,金瓜石是可以長居,住一個星期、半個月的地方……。」

 

過去,「民宿」指的是彌補觀光熱點房間不足的家庭式旅館,但是,90年代後期,大量的民宿出現在「非傳統景點」。這些民宿主人成為台灣好山好水的最佳導覽和深度旅遊的開發者,他們的「民宿」是台灣的旅遊特色,可是沒有法令規範,全部都成了「非法旅宿」。

 

「警察會荷著槍來我的民宿檢查,超嚇人的。」阿正睜大眼睛說。於是,他創立協會,想要集合全台灣民宿業者的力量,「民宿管理條例第一次開公聽會時,只有我一個人單槍匹馬出席啊。」他說。現在,「吳乾正」已經成為台灣「民宿界」最傳奇的一個名字,大家都知道他對民宿業最為熱心,有誰要開民宿,找他詢問絕對沒錯,他甚至還出版民宿經營專書,教導後進者進入這個行業。

 

吳乾正談起過去民宿管理條例尚未問世前的恐怖經歷,「警察會荷著槍來我的民宿檢查,超嚇人的。」(陳沛妤攝)

 

 

5連霸里長守護家鄉 專研文史造公園

 

民宿提供的不是一晚的住宿,是生活體驗。「雲在天上,嵐在山邊,霧在我們的四周。」阿正說,即使成分一樣,給人不同的感受,就是不同的東西:「觀光與旅行是不一樣的,而我們提供的,是深度旅遊。」

 

為了創造旅遊深度,民宿主人要做足功課,「早上帶大家出門散步,晚上提燈籠夜遊。」阿正笑著說,還要放幻燈片,向客人們解說本地的歷史、風土人情。

 

於是,阿正從一個「想要回家的金瓜石孩子」,成為文史研究工作者,然後,「為了維持這塊好山好水」,他出來選里長,一做就是5屆。

 

說到這裡,阿正興高彩烈地對我說:「我們里自己建公園咧!一起去看吧!」

 

公園?公園不是要經過政府重重評估審核,取地撥預算,有錢才能蓋的嗎?

 

但是石山里的「石頭公園」,完全是另一件事。續看下集

 

石山里的「石頭公園」。(陳沛妤攝)

 

【上報人物看更多】
●自己的夢幻島自己造! ​吳乾正率公嬤共享幸福經濟(下)
●葉均蔚被媽祖看衰3次… 高熵合金狂人再戰「造飛碟」(上)
被政治耽誤的羅淑蕾 61歲變身畫家彩繪第二春(上)
關鍵字: 吳乾正 金瓜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