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上消失的國家—索馬利蘭】UCID黨主席:再30年,我們終將被世界承認獨立

許雅慧蔣銀珊 2020年03月14日 12:03:00

索馬利蘭正義與發展政黨創始人法索爾說,我們會再花30年,我們終究會被承認為獨立國家。(蔣銀珊攝)

索馬利蘭脫離索馬利亞獨立今年邁入29年,至今總人口數達400萬人,為爭取國際認同,積極在非洲聯盟和國際組織爭取曝光,為創造外資建設就業機會,更尋求跨國合作招商。

 

《上報》,是台灣第一個媒體《前進索馬利蘭》,這次歷經近36個小時飛行時間,特別專訪索馬利蘭–正義與發展(UCID)政黨的創始人——法索爾·阿里·沃拉貝(Mr. Faisal Ali Warabe)。

 

 我想,我們會再花30年,終究我們會被承認為獨立國家,

索馬利蘭是非常脆弱的,但我們是合法獨立國家,

生死攸關,台灣可以開啟與我們的貿易關係。 

 

                     Mr. Faisal Ali Warabe   2020.02.02

 

當我們採訪車子來到法索爾辦公室,他看起來神采奕奕,幽默而沉穩,面帶笑容親切地出來招呼我們,臉上一點都看不出來他已高齡75歲。

 

法索爾辦公室裡陳設,就是中東伊斯蘭氛圍,桌上給我們喝的奶茶是道地的中東味,因為在索馬利蘭,沒有盛產咖啡,更沒有任何茶葉等經濟作物,這些都須倚賴中東進口。

 

法索爾端坐在他的主座位,桌上正放著非洲各國國旗幟圖樣,和他的政黨(UCID,有黑頭羊標記)旗幟,他的外套左上方,也不忘別上自己國家索馬利蘭國旗的別章,櫃子旁有著他和歐盟,各國重要人物來訪等合照的身影,我快速地端詳這一切,緊接著我們一連串的訪談。

 

法索爾桌上放著ˊ非洲各國國旗圖樣,以及索馬利蘭和自己政黨「正義與發展(UCID)」國旗。(蔣銀珊攝)

 

 

獨立爭議與台灣不同 卡在領土、未被世界承認

 

對於索馬利蘭政府來說,是以什麼立場,來面對並處理跟其他國家的目前關係?

 

法索爾說,索馬利蘭在1960年曾獨立,但後來我們決定和索馬利亞合併成為索馬利亞共和國,但我們相處並不融洽,1981年到1991長期內戰,我們舉辦了6次選舉,我們是非洲少數民主的國家,獨立完全合法,我們跟台灣不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沒有恐怖組織和海盜。

 

由於,索馬利蘭和台灣都是UNPO組織會員國,如何看待台灣這次的2020的選舉,如果你來台灣想要見誰?想傳達什麼訊息?

 

法索爾回應,「索馬利蘭比你們台灣還好,因為索馬利亞不像是中國,是世界強權,你們(台灣)是富足國家,我們想要跟你們有進一步的關係。」他也表示,台灣已是發展十分進步國家,希望雙方能繼續維持良好關係。

 

台灣已是發展十分進步國家,希望台灣能和索馬利蘭雙方繼續維持良好關係。(蔣銀珊攝)

 

 

「你們必須比中國先來」 力邀台灣投資

 

由於,索馬利蘭在只有一個港口進行對外貿易,我們進一步詢問法索爾,是不是有其他國家正在投資索馬利蘭,或政府改善國際投資的情況?

 

法索爾告訴我們,850公里的海岸線,索馬利蘭確實有一些小港口,其主要港口還是柏培拉(Berbera),有天然資源、少量石油。在大航海時代興起時,歐洲人就開始對紅海發生興趣這也是為何阿拉伯國家有興趣來這裡投資。

 

他強調,索馬利蘭位於世界貿易的重要地方,「你們(台灣)必須比中國先來知道嗎?這是我們希望你們台灣也能來投資,我們希望能邀請台灣商業團體的投資,我們已經列了幾個你們可以來投資的清單了。」

 

索馬利蘭是從一個國家分支出來的另一個國家,也有其他國家難民來這裡,法索爾表示,「有一些來葉門、衣索比亞難民在這裡,如果你去街上,會看見那些人都在乞討,我們有登記的人口是約2萬,他們沒有一個穩定的居所,而是四散在各地,現在只有UN在協助,所以我們歡迎你們來協助。」

 

 

甩脫恐攻刻板印象 僅14年前爆過1次

 

然而,因為幾個星期前,索馬利亞青年黨發動恐攻,我們問他,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法索爾認為,索馬利蘭只有一次的恐攻發生在2006年,青年黨在索馬利亞是非常活躍的組織,索馬利亞有22.4萬的外國人,索馬利亞的領導人沒辦法跟青年黨溝通,就像阿富汗政府無法和塔利班溝通,我們很安全是因為我們沒有外國人,索馬利亞很多地方政府都無法控制到,我們跟他們有一段差距,我們也無處可幫忙。

 

 

面對當前美伊戰爭?法索爾也說,「這是議題跟世界有關,是一個全球性的議題,美國如果想要發動戰爭,將會牽涉到其他國家」,他要台灣最好要小心,因為戰爭的受難者將變多,跨越邊境前來,或者很多船班會來,和我們爭奪糧食,如果把他們逼到角落他們就會反擊。

 

美國與伊朗在美國總統川普處於緊張關係,美伊之間一觸即發。伊朗革命衛隊曾指出,伊朗飛彈已瞄準美國在中東的21個軍事基地。(湯森路透)

 

此外,因為台灣跟索馬利蘭沒邦交關係,但已先後到索馬利蘭3次義診,近來,外交部更主動出擊,針對兩國醫療和農業等相關進行合作關係。對此,他表示感謝台灣,是第一個來義診的國家,路竹會是最大的團隊,更感謝台灣政府。

 

我們也發現,陸續有其他國家有捐助過醫療器材給索馬利蘭,但最後因為不會用浪費了,當前索馬利蘭的醫療環境仍是嚴重不足。對此,法索爾認為,「沒有特別先進,但你可以想像,這個國家被孤立近30年,索馬利蘭從廢墟中重生,我們重建了內戰被毀壞的基礎建設,例如,醫療、教育、能源、水資源等等。」

 

青年黨在索馬利亞是非常活躍的組織,索馬利亞有22.4萬的外國人,法索爾·阿里·沃拉貝(Mr. Faisal Ali Warabe)認為,索馬利亞的領導人沒辦法跟青年黨溝通,就像阿富汗政府無法和塔利班溝通。(蔣銀珊攝)

 

至於我們也問他,若有天他就是索馬利蘭的領導者,將會如何改善國際關係?他表示,這是當然的。

 

他說,「我們會盡力改善外交關係,這是我們為什麼一直要尋求國際連結,我們很感謝非洲聯盟,很多國外遊客被邀請到索馬利蘭,台灣可以在索馬利蘭建立貿易辦事處,你們可以來,我可以挑選幾位人和你們一起,我知道有幾人去中國學中文,我們為你們開放,我們可以再一起做很多事,我們可以提供換匯服務,來投資我們的國家,未來是在非洲,索馬利蘭是非洲的入口,現在我們將打造港口 ,17個東非國家,我們將會提供,因此你們可以有一個貿易專屬區,現在大約10家已經申請,這是一個跟中國匹敵的機會。」

 

索馬利蘭至今是國際不被承認的國家,法索爾表示,會盡力改善外交關係,這是我們為什麼一直要尋求國際連結原因。圖中法索爾手握權杖,展現權利及地位。(蔣銀珊攝)

 

 

稱台灣處境危險 中國將超越美國經濟

 

最後,我們詢及有關中國針對台灣的「一中」爭議,索馬利蘭怎麼看待台灣一直以來的統獨困境,法索爾則回應,

 

「就如我前面所說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1949年國民政府戰敗後來台,但索馬利蘭不一樣,我們是兩個不同國家,1958年,衣索比亞和埃利垂亞分開,我想我們會再花30年,終究我們會被承認為獨立國家。」

 

「至於你們,中國變得越來越強勢,美國在萎縮,美國停止成長,中國一日一日成長,中國可能幾十年會趕上美國經濟,所以我認為你們的處境非常危險,我為你們祈禱,救你們也等於救我們,索馬利蘭是非常脆弱的,但我們是合法獨立國家,生死攸關,台灣可以開啟與我們的貿易關係。」

 

 

 

 

 

【地圖上消失的國家—索馬利蘭系列報導】

●《地圖上消失的國家》系列報導:非洲之角「索馬利蘭」

●外交、民生篇: 因獨立建國遭種族清洗 29年後才與索馬利亞總統和談

●經濟篇(上): 獨立後貧富差距更大 人均GDP最低國家之一

●經濟篇(下): 國幣先令不值錢 「行動支付」普及率超車全球

●政治篇: UCID黨主席:再30年,我們終將被世界承認獨立

●產業篇: 靠駱駝發財 港口轉型拚做「下一個杜拜」

●女權篇: 愛滋發生率1% 卻是全非洲最濫行女性割禮國家

●國家認同篇: 拒與「暴亂」海盜國統一 子苦也要撐民主

2萬難民玩命偷渡 UNHCR砍補助恐斷炊

●看牙貴鬆鬆 「口袋不夠深」得遠渡他國求診

 

關鍵字: 索馬利蘭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