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毛澤東為何感謝日本侵華(上)

余杰 2020年02月27日 00:01:00

中國隆重而高規格舉行南京大屠殺國家公祭日儀式。(湯森路透)

中共方面最終的目的,乃是打倒重慶政府,取而代之掌握全國政權。但是中共目前的實力還非常薄弱,並沒有取代國民黨奪取政權的實力。所以共產黨軍現有的任務乃是讓日本和重慶政府盡量陷入長期的戰爭,並且在這期間積蓄力量。因此,國共兩軍衝突不利於擴大自己的軍隊,在表面上服從重慶政府,私下里卻為了讓重慶政府不和日本議和,進行阻擾。因為如果日本和重慶政府戰鬥的時間不夠長的話,共產黨軍就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壯大自身。

                                                                       

                                                                                            日本陸軍北支那方面軍參謀部《關於國共關係》

 

毛澤東至少六次感謝日本侵華

 

二○一五年,中共在北京舉行「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大會」以及規模空前的閱兵式。習近平把中國定義為二戰中的「東方主戰場」,強調中國「為世界反法西斯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並用誇張的語言宣稱:「這一偉大勝利,徹底粉碎了日本軍國主義殖民奴役中國的圖謀,洗刷了近代以來中國抗擊外來侵略屢戰屢敗的民族恥辱。」習近平在講話中還提到「日本侵略者」在戰爭中的殘忍行為。

    

中國在閱兵式上首次展示了東風反艦彈道導彈,報導稱該導彈能一次性摧毀航空母艦。針對中國在閱兵式上炫耀武力,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希望中國不要總是扭住那段悲慘的歷史不放,而是以面向未來的態度和國際社會一道解決共同關注的問題。中國官媒新華社則反駁說,對中國炫耀武力、挑起仇恨的指責是毫無道理的,

    

習近平以反日宣傳來凝聚民族主義情緒並鞏固其統治合法性。但是,他的作法違背了「太祖」毛澤東對日本感激涕零的態度,這是不是另一種「數典忘祖」呢?

 

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大會。(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在中共官方出版物中,詳細記載了毛澤東至少七次公開感謝日本侵華的言論。

   

第一次:一九五六年,前日軍中將、中日友好舊軍人協會創辦人遠藤三郎訪華,將一把日本軍刀親手交給毛澤東,表示日本軍人從此永遠不再和中國打仗,並為往日的戰爭行為道歉。遠藤三郎早年當過關東軍副參謀長和第三飛行團團長,戰後受托爾斯泰和甘地思想的影響,參加日本反戰運動,在日本被稱為「赤色將軍」。毛澤東對他說:「你們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真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毛送給遠藤一幅齊白石的原作,上面有毛的親筆題詞「承遠藤三郎先生惠贈珍物,無以為答,謹以齊白石畫一幅為贈」。遠藤回國後寫了一本書,叫做《舊軍人所見之中共:新中國的經濟、政治、文化、思想的實際狀況》,替共產黨塗脂抹粉。(王俊彥《大外交家周恩來》,北京:經濟日報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

    

第二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七日,毛澤東和陳雲等接見前來北京參加中日貿易協商交流會的日本輸出入組合理事長、資本家南鄉三郎等人。在會議最後,南鄉三郎鄭重地為日本曾經的侵略罪行道歉,說:「日本過去曾侵略了中國,這實在是對不住了。如果將來日本能變成中國的一個省就好了。」但毛告訴南鄉三郎說:「問題不是這麼看的,以前日本侵略者佔領了大半個中國,如果沒有這份民族危機感,受壓迫已久的中國人民未必會醒悟,未必會團結,那麼我們到現在可能還在山上,不能到北京來看京劇。」(毛澤東《毛澤東外交文選》,北京: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

    

第三次:一九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毛澤東接見日本文學代表團與左派文學家野間宏等人時說:「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講過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說日本侵略中國不好,我說侵略當然不好,但不能單看這壞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假如日本不佔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不會覺醒起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感謝日本皇軍。」(毛澤東《毛澤東外交文選》,北京: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

    

第四次:一九六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毛澤東與日本社會黨國會議員黑田壽男會談。毛澤東談及一九五六年接見南鄉三郎時的往事:「日本的南鄉三郎見我時,一見面就說:日本侵略了中國,對不住你們。我對他說:我們不這樣看,是日本軍閥佔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教育了中國人民,不然我們到現在也還在山上,不能到北京來看京戲……所以日本軍閥、壟斷資本幹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謝的話,我寧願感謝日本軍閥。」(毛澤東《毛澤東文集·第八卷》,北京: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九年版)

    

第五次:一九六四年七月九日,毛澤東與參加第二次亞洲經濟討論會的亞洲、非洲、大洋洲訪華代表談話,再談及與南鄉三郎的談話:「有一位日本資本家叫南鄉三郎,和我談過一次話,他說:『很對不起你們,日本侵略了你們。』我說:『不,如果沒有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侵略,霸佔了大半個中國,全中國人民就不可能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也就不可能勝利。』事實上,日本帝國主義當了我們的好教員。第一,它削弱了蔣介石;第二,我們發展了共產黨領導的根據地和軍隊。在抗戰前,我們的軍隊曾達到過三十萬,由於我們自己犯了錯誤,減少到兩萬多。在八年抗戰中間,我們軍隊發展到了一百二十萬人。你看,日本不是幫了我們的大忙?這個忙不是日本共產黨幫的,是日本軍國主義幫的。因為日本共產黨沒有侵略我們,而是日本壟斷資本和它的軍國主義政府侵略我們。」(毛澤東《毛澤東外交文選》,北京: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

    

第六次: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毛澤東接見再度訪華的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其談話提到感謝日本侵華:「我們從沒有軍隊,發展到三十萬人的軍隊,結果我自己犯錯,這不能怪蔣介石,把南方根據地統統失掉,只好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在座的,有我,還有廖承志同志。剩下的軍隊有多少呢?從三十萬減至二萬五千人。我們為什麼要感謝日本皇軍呢?就是日本皇軍來了,我們和日本皇軍打,才又和蔣介石合作。二萬五千軍隊,打了八年,我們又發展到一百二十萬軍隊,有一億人口的根據地。你們說要不要感謝啊?」(文革期間出版的《毛澤東思想萬歲》)

    

第七次:一九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毛澤東與《西行漫記》的作者、美國左派記者愛德格·斯諾談話:「那些日本人實在好,中國革命沒有日本人幫忙是不行的。這個話我跟一個日本人講過,此人是個資本家,叫作南鄉三郎。他總是說:『對不起,侵略你們了。』我說:不,你們幫了大忙了,日本的軍國主義和日本天皇。你們佔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全都起來跟你們作鬥爭,我們搞了一百萬軍隊,佔領了一億人口的地方,這不都是你們幫的忙嗎?」(姜義華編《毛澤東卷》第六篇,香港:商務印書館,一九九四年版)

    

以上七次是中共出版物上白紙黑字的記載,而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晚毛澤東與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會面時,據說毛再次感謝日本侵華。這是兩國元首會談,如此表達就是鄭重其事的官方立場。中共迄今並未披露談話內容。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在回憶錄中透露,當田中角榮就「日本侵華給中國人們添了很大麻煩」的說法進行解釋(日語含有道歉的意思,周恩來認為用詞太輕)時,毛主動說:「如果沒有日本侵華,也就沒有共產黨的勝利,更不會有今天的會談。」毛更一言九鼎地宣布:「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

    

毛澤東的感謝日本侵華的講話,說的是心裡話。這些談話的主要內容大同小異,核心在於:若非日本侵華,中共逃竄到陝北的殘兵敗將必然在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下徹底滅亡,中共後來就不可能奪取天下。所以,日本是中共真正的恩人。

 

百團大戰為何成為彭德懷的罪行?

 

中共官方史書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抗戰的領導者和主力軍,但在從「九一八」開始的「十五年抗戰」中,中共能數出它參加過哪些重大戰役?

   

國民黨軍隊參與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徐州會戰、太原會戰、武漢會戰、長沙會戰以及遠征軍入緬等,這些都是調動數十萬大軍的大會戰。在這些大會戰中,國民黨官兵付出了慘重的犧牲。

    

而中共拿得上檯面的,只有「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所謂「平型關大捷」,是國民黨軍隊主導的太原會戰的一部分,八路軍只有林彪部不足一個師的軍隊參加作戰。一開始,中共宣稱戰果是「殲滅日軍精銳部隊一萬餘人」。後來,大概覺得牛皮吹得太大,悄悄縮減為三千餘人,繼而再縮減為一千餘人。參照日軍軍部的作戰資料,日軍此次損失的僅僅是「輜重部隊兩百餘人」。

 

平型關115師三十節式重機槍陣地。(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就在與「平型關大捷」相差不足一個月的忻口保衛戰中,國民黨軍隊投入十三萬人,以死傷十萬人以及軍長郝夢齡、師長劉家祺等戰死的沉重代價,擊退了日軍的進攻。然而,在今天中國的中學和大學的歷史教科書中,對微不足道的「平型關大捷」設置專節論述,對戰果輝煌的忻口戰役卻一筆帶過甚至隻字不提。一切史料的取捨,都以是否有利於中共的宣傳效果為標準,對歷史的評論也都以中共的是非為準則。

    

「百團大戰」是中共發起的唯一一起大規模對日戰鬥。但毛並不支持百團大戰,歷史學者謝幼田(國民黨元老謝持之孫)在《中共壯大之謎》一書中論述說:「百團大戰是由中共八路軍指揮員,而非中共中央,自己制定戰鬥計畫,完全由八路軍自己進行的一場對日本侵略軍的戰鬥。」這一場對日戰鬥,在中共黨內一直受到批判,對其是非功過長期沒有作出正式結論。

    

一九五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批判在大躍進政策上持有異議的國防部長彭德懷,翻出當時任八路軍副司令員的彭德懷指揮「百團大戰」的往事,將其作為彭「反毛」的罪狀之一。

    

廬山會議後期,原解放軍總參謀長黃克誠也被打成「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他回憶毛澤東如此痛批彭德懷:「打百團大戰,為何也不先報告請示一下?人們說你是偽君子,你歷來就有野心。」

    

「百團大戰」參與者之一的聶榮臻元帥在其回憶錄中寫到:「毛澤東同志批評說,(百團大戰)暴露了我們的力量,引起了日本侵略軍對我們力量的重新估計,使敵人集中力量來搞我們。」

 

八路軍在百團大戰裡光復娘子關,高舉中華民國國旗。(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文革期間,清華大學紅衛兵組織「井岡山兵團」出版的《打倒大陰謀家、大野心家、大軍閥彭德懷》一書指出:

 

彭德懷公然提出要「保衛大後方」、「保衛重慶」、「保衛西安」,實際上是要保衛坐鎮於重慶的蔣介石。彭德懷急於保蔣,拒不執行毛主席提出的,在戰略相持階段,我軍「基本的是遊擊戰,但不放棄有利條件下的運動戰」的方針,背著毛主席,和朱德、楊尚昆、彭真、鄧小平等商量,大搞冒險主義、拼命主義,先後調動了一百○五個團,共四十萬兵力,全線出擊,打攻堅戰、消耗戰。彭賊保蔣賣力,得到了蔣介石的歡心。

 

當時,清華紅衛兵乃是「奉旨造反」,他們說的話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得到毛澤東及中央文革小組的授意。

    

早在批判彭德懷的廬山會議上,毛澤東就赤裸裸地說過:「一些同志認為日本佔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國內有國,蔣、日、我,三國志。」毛還說:「當時是共產黨、國民黨和日本人三國鼎立,我們就是要讓國民黨和日本人鬥個你死我活,我們從中發展壯大。」這種一般來說是「只能做、不能說」的厚黑學、權謀術,毛居然在大會上公開宣揚。

    

明明是自己保存實力、火中取栗,慣於黑白顛倒的毛澤東卻在中共七大報告中污蔑蔣介石在抗戰期間躲在峨眉山上、等到抗戰勝利後才從山上下來「摘桃子」。其實,蔣介石自從一九三六年到峨眉山並發表講話之後,抗戰期間從來沒有到過峨眉山。如此信口雌黃,正是毛澤東這個「痞子運動」發起者的「英雄本色」。

    

彭德懷一直到含冤而死都沒有承認百團大戰是一個「錯誤」。在被囚禁和折磨的最後日子裡,彭德懷依然利用「交待問題」的機會,三次寫出百團大戰的真相。他站在民族主義的立場上,堅信百團大戰的正確和抗日無罪。然而,彭的觀點在中共黨內如同空谷回音,彭的下場也讓中共各級官僚噤若寒蟬。

    

紅衛兵頭目辱罵彭德懷說「百團大戰暴露我軍力量,把日寇引到根據地來」。紅衛兵們一陣拳打腳踢,一連七次,把年近七十的彭德懷,拽起來,打倒,再拽起,再打倒。一個紅衛兵飛起一腳,向躺在地上的彭德懷的右胸踢去,彭德懷當場昏迷過去,肋骨被打斷兩根,前額被打破,肺部被打成內傷,呼吸困難,痰吐不出來,吃不下飯。最後,彭德懷慘死在獄中。

    

彭德懷的悲慘遭遇說明:在中共黨內存在著一個「潛規則」——誰抗日誰就是壞人,誰不抗日誰就是好人;中共的利益高於民族的利益,毛澤東的利益又高於其他所有人的利益。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