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國民黨去中國化恐慌症已病入膏肓

林濁水 2020年02月25日 00:01:00

國際政治上對歷史上台灣是不是自古屬於中國這件事沒有興趣,但是中華民國政府是不是唯一的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卻是國際上一個必須處理的問題。(湯森路透)

一、國民黨大驚失色:Chinese不見了

 

武漢肺炎令全世界都擔心的要命,但是瘟疫來臨時,國民黨還多了一樣與眾不同的恐慌,那就是陳時中表示,台灣將接受WHO以「Taipei」的名義讓台灣參與WHO日內瓦專家會議。國民黨人士說,不是該好好地叫Chinese Taipei?怎麼Chinese 不見了,只剩下Taipei?被矮化了,民眾不能接受,至少應該回到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的名義。

 

看到只有 Taipei前面少了Chinese就大驚失色,國民黨的「去中國化恐慌症」又發作了。通常,國民黨的「去中國化恐慌症」和他們的「台灣恐懼症」往往一起併發。看到台,不管是台灣還是台北就總得搬來中國或中華鎮在頭上否則不會安心。去中國化恐慌症和台灣恐懼症總是一起併發。

 

國民黨擔心國家涉外「名字」去中國化的恐慌症和台灣化恐懼症淵遠流長。經歷過亞洲鐵人楊傳廣和紀政吒叱國際體壇時代的一輩印象最深刻的是台灣參加奧運時,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奧委會三角之間為台灣參加奧運會要用什麼名義沒完沒了的角力。

 

二、中華民國統治台灣的三大合法性基礎

 

在兩蔣漢賊不兩立時代,一直到現在國民黨的立場是中華民國統治台灣有三段連在一起的合法性基礎 更多很像中共有名的一中原則三段論「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一部份」是主張台灣主權的正當性神話一樣。只是國民黨的神話比中共的更虛構。:

 

1、台灣自古屬於中國。

 

2、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

 

3、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 更多 如今所謂一中各表,就是只有一個中國,這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性,中華民國不予承認。所以本質上仍然是上述三段論變形後的延續。

 

對外,國際政治上對歷史上台灣是不是自古屬於中國這件事沒有興趣,但是中華民國政府是不是唯一的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卻是國際上一個必須處理的問題;對內,「台灣自古屬於中國」是統治神話的基礎,至關緊要。

 

退守台灣以後的國民黨,這三樣主張在內在外都一再受到嚴厲的質疑。首先,1950蘇聯向聯合國提案挑戰中華民國政府代表權的合法性;其次,奧委會1952~1956兩次同時邀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世界奧運會,挑戰一個中國神話。此後是一個中國,是兩個中國和中華民國政府代表權的爭議就持續在不同的國際場合不斷出現。

 

看到只有 Taipei前面少了Chinese就大驚失色,國民黨的「去中國化恐慌症」又發作了。(湯森路透)

 

最尖鋭也最重要的戰場在聯合國,在這戰場國民黨「中華民國政府是唯一的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的立場從1950年一直硬撑到1971,都維持勝面。統治小小台灣的政府卻被承認代表了全中國,現象是這樣奇妙,充分表現了冷戰格局中,掛帥的政治扭曲現實的強大能量。然而在政治性遠低於聯合國的國際場合,中華民國的處境就大異其趣,國際奧會幾次決議,表現了在低政治考量下,國際奧委會和聯合國大異其趣的戰況。

 

首先,奧委會不變的立場是,台灣和中國都應該是國際奧運會的會員;其次,對中國的代表權屬於誰立場前前後後變化很大:

 

1、兩岸一中立場

 

雖然就客觀面,1949年兩岸己經是「兩國」局面,但是直到1952年,國際奧委會的主觀立場仍然是兩岸一中立場,兩岸都由中國奧會,China Olympic Commettee代表參加奧運會。

 

2、兩岸兩個中國立場。

 

1952年奧運會前,除了「在台灣」的中國外,「在中國」的中國也入會,奧會決議兩岸的中國可以同時參加,但是蔣中正傲氣地站在漢賊不兩立立場退出1952年奧運。

 

接著1954年奧會再度決議承認兩個中國奥會,1956年本來雙方都巳經派代表,但最後輪到北京站在漢賊不兩立立場退出。

 

3、一中一台

 

1959年,奧會認為客觀面既然中華民國奧會有效控制地區只有台澎金馬,便改採一中一台立場,決議台灣不得稱中國,必須改名,原來中國奧會除籍。

 

1960年,重新承認我國會藉,可以繼續使用中華民國國旗國歌但是必須改名。在奧會這樣的決議下,1960年台灣參加了羅馬奧運,名義Formosa,簡稱TWN,但是奧運會一中一台的安排引發了國民黨強烈的台灣恐懼症,因此台灣隊舉UNDER  PROTEST抗議牌入場。

 

直到1968年中華民國都在抗議下被列名為台灣而參賽。

 

4、恢復一中立場,承認ROC奧會

 

1958年中共因不滿奧會兩個中國奧會的立場,宣布退出奧會,奧會也因此予以除名。到了1968年,已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進入聯合國前夕了,奧會居然重新決議台灣以ROC名義參賽,於是很神奇的,1972年,就是在國民政府退出聯合國後的1年,台灣以ROC名義參賽。

 

1975年中國申請恢復會籍,但是以排除台灣為條件,結果被奧運會拒絕。1978年中共排除台灣案同樣未通過。

 

5、再回到一中一台

 

1976年蒙特婁奧運,ROC的代表團再被奧委會再改名為台灣,蔣經國下令不准參加。

 

6、一中,一中華台北

 

1979年奧運會通過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會藉,名字為中國奧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台灣為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台灣和中國都不接受。

 

1980年奧會修改憲章並與兩岸協商,除了不用國家名稱、象徵之外,在享有和其他國家一樣的權利、地位前提下,中華民國終於接受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名義參與奧會並在1981年台灣和奧會簽洛桑協議確認。

 

1984年台灣以中國的台北Chinese Taipei名義參賽。

 

國民黨政府後來接受這個方案,關鍵有二,1、除了國家符號象徵的使用外,權利地位和其他會員平等;2、台北雖然仍然是台開頭,但是比起台灣,台北還是讓國民黨比較安心,更重要的是台字的前面有一個「中」字鎮住,緩和了國民黨的恐慌症。

 

在奧會安排下,1988年台灣和中國達成Chinese Taipei翻譯成中文時為「中華台北」的協議。

 

此後所謂台灣國際參與的「中華台北」奧會模式正式成立。

 

Chinese Taipei 儘管兩岸達成了翻譯成中華台北的共識,但是回到英文文本,其涵義到底只能是屬於中國的台北。所以儘管台灣官方嚴謹地使用中華台北的名號,但是要向外國人說清楚Chinese Taipei不是China的 Taipei,那當然是一個非常辛苦的工作。另外,北京更經常一點也不客氣地把Chinese Taipei片面表述成中國的台北。

 

從1952年到1988年,兩岸和國際奧會進行了長達36年的三邊角力。在角力中,「兩岸中國人」都從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的意識形態出發,但是奧委會的立場非常一貫,就是希望兩岸都能參加奧運,無法接受漢賊不兩立的意識形態,兩蔣的排匪納我固然不被接受,對北京的排台納中也同樣地不客氣地否決。

 

從1952年到1988年,兩岸和國際奧會進行了長達36年的三邊角力。(資料照片)

 

在國民黨剛退到台灣時,奧運會基於兩岸都可以參加的立場,一再做成兩個中國的決議;其後,奧會從事實出發,認為只管轄台灣的奧會不適宜自稱中國奧會,改採一中一台立場,但是由於國民黨台灣恐懼症、去中國恐慌症併發,全都予以拒絕;最後奧會提了「中國/一個中國的台北」方案,這方案中,北京代表的是「全中國」的奧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北京自然大樂,對台灣以Chinese Taipei名義但維持青天白日旗和三民主義歌時反對,到了國歌國旗換下來後自然也為以地方台北為名又冠上中國為姓而欣然;國民黨政府方面代表的屬於的一個地方的首府-台灣的奧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先是拒絕,之後不得不接受,然後再玩「Chinese  Taipei」是「中華台北」不是「中國的台北」的文字遊戲掩耳盜鈴。這真是國民黨的可悲,更是「中華民國」和台灣人民的不幸。好在國際奧運會對兩岸都是完整會員的身分一直站得很穩,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從奧運會長期交鋒的慘痛過程中,可以見到的是,中華民國做為國號固然是國民黨的最愛,但是名不符實,力求保護台灣會藉的奧委會早在1959年已經透過決議清楚地向國府指出了這一點,如果國民黨能在深刻體會後能有覺悟,台灣這一個名稱應該可以在奧運會保護下來,甚至有機會不致於在1971年那麽悲慘地被駆逐出聯合國。

 

在國際上四處撞壁後幾十年來,台灣不分朝野都試探以1988年的 Chinese Taipei奧運模式參與國際組織,也有一定進展,但是名稱也許一樣,實際內容規格卻大有不同。像馬總統時代WHA的參與雖然也叫Chinese Taipei 但內容卻天差地遠。在奧運會Chinese Taipei是正式的會員,在WHA只是由中國一年一審批的觀察員。而且由於在奧運Chinese Taipei是正式的會員,和北京並沒有實質的隸屬關係,所以台北之名冠上Chinese之姓,只是被嘲笑吃頭腐說「屬於中國」,但是做為會員主要的權益仍受保障;然而在WHA或WHO,名義上既是「屬於中國」,權益又零落,實際上的參與還高度受到北京干預甚至支配,以致於遇到瘟疫衝擊時,台灣社會激烈反彈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聲浪。然而在這樣的大氣氛中,居然還說沒有了Chinese,被矮化了,國民黨的台灣恐懼症和去中國恐慌症真是已經病入膏肓了。

 

※作者為前立委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