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中共在美國的官媒大外宣踢到鐵板

吳奕軍 2020年02月25日 07:00:00

美國國務院官員指出,中共官媒多是中共黨國宣傳機器的一部分,美方很清楚它們並非獨立新聞機構。(湯森路透)

美國國務院2月18日援引《外國使團法》(Foreign Mission Act),認定五家中國駐美主要官方媒體為共產國家特工(operatives of the communist state),是中共的黨國宣傳機構,要求遵從外國使館規定,向美國國務院登記在美成員以及財產等資訊。此規定即日生效。

 

這五家被認定為「外國使團」(foreign government functionaries)的中國官媒機構是《新華社》(Xinhua)、《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中國日報》(China Daily)發行公司以及《人民日報》(The People’s Daily)海外版發行商海天發展公司。

 

其中,《新華社》是中國主要的國家通訊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前身為中國央視國際頻道,《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為中國政府向全世界發聲的主要電台,《人民日報》則為中共主要官媒。

 

此外,美國版《中國日報》直屬中共中央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美國各主要城市發行,特別在華府以政治公關廣告夾頁模式滲透主流報紙,例如《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深入各國會辦公室,備受抨擊,美國國會議員已經要求追查。《中國日報》美國分部肩負對華府重地宣傳大任,年度經費從2009年50萬美元增加至2019年的500萬美元,十年翻十倍,中共之重視與投資規模可見一斑。

 

利用新聞自由進行滲透

 

對此新規,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李施(Jim Risch)聲明表示:「在美國,我們相信新聞自由,然而我們知道這類組織並非代表自由——它們受到中共直接控制。」

 

美國此新規主為防堵中共以駐美報導為幌子,滲透美國國安。美國國務院官員指出,這些媒體須經國務院同意才能在美國購置房產,必須提交的員工個資也將包括已入籍美國的中國裔成員。然而此新規不會限制正常新聞工作。

 

美國1982年實施的《外國使團法》規範外國使館在美國的運作方式。國務院官員表示,新規主為強化中共官媒機構的透明度,記者仍然可以採訪美國政府活動,包括國務院新聞簡報。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掌權以來,中共迅速強化對媒體的管控與動員,在美國以外的國際活動與攻擊也更加強勢。美國國務院官員指出,無庸置疑,上述列名媒體機構都是中共黨國宣傳機器的一部分,直接服從中共高層命令,美方很清楚這些機構永遠受到中共控制,並非獨立新聞機構。

 

對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接受《AXIOS》專訪表示「早該這麼做了!」蓬佩奧強調「這些中國宣傳喉舌可以在美國開放社會自由營運,而我們在中國的新聞記者卻要面臨中共重重限制和審查。我們希望中共重新考量他們在中國對待新聞記者的方式。」

 

此前為打擊中共官媒在美國的「紅色滲透」,2018至2019年美國司法部亦曾經要求《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中央電視台》英語台、《北京主流頻道》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完成「外國代理人」登記。

 

然而中共當局對於美國國務院新規以及國務卿的意見並不領情,並且相當不爽。在美國國務院發布新規次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9日隨即表示美方做法「毫無道理,不可接受」「中國將保留對此事進一步反應的權利」。

 

 紐約華文媒體《僑報》也是中共標準大外宣一環,香港反送中期間報導內容皆是配合黨國宣傳,打擊香港抗議人士。(資料照片)

 

中共驅逐美國記者

 

果不其然,耿爽19日在線上記者會宣佈吊銷三名《華爾街日報》駐華記者之記者證,毫不避嫌。

 

中共聲明此舉主要是抗議《華爾街日報》日前刊登專欄評論文章「中國是真正的東亞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涉及辱華、種族歧視,而且《華爾街日報》對於中方的正式抗議置之不理。然而《華爾街日報》隨後指出,三位新聞記者的工作範圍與專欄作家的評論毫不相關,報社也一向尊重專欄作家的言論自由,中共的大動作令人遺憾。

 

早在2月3日,《華爾街日報》刊出專欄作家、美國巴德學院(Bard College)教授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的專欄評論,指出中共當局隱瞞武漢肺炎疫情、防疫行動緩慢,導致疫情擴大,痛批中共當局自私,甚至至今還搞不清病毒來源,中國內外對中共的信心因而動搖。

 

米德是美國五大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學者,研究專長為國家安全、政府與政治、國際關係。他在《華爾街日報》專欄強調,數十年來中國由國家主導貸款的鉅額累積成本、官員嚴重貪腐瀆職、房產泡沫化、工業產能過剩等重大問題,導致中國金融市場恐怕比野味市場更危險,倘若中國拒絕改善,將來任何微小衝擊都可能演變成巨大風暴,並且警告中國經濟可能崩潰。

 

米德專文直擊中共當局的玻璃心。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於2月10日表示該文詆毀政府與人民抗疫的努力,編輯下標聳動,涉及種族歧視,違背客觀事實與職業道德,要求《華爾街日報》公開認錯道歉並查處相關人員,否則不排除嚴厲反擊。隨後果然於19日宣布制裁措施。

 

中共對《華爾街日報》的「制裁」,迅即引發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20日嚴厲譴責北京箝制言論自由。蓬佩奧強調,美國盼望中國人民能與美國人民一樣,取得正確資訊並且享有言論自由。

 

中共藉由二月初的專欄文章驅逐《華爾街日報》三名駐華記者,相當牽強,不只意味著報復美國國務院的新規,也是刻意轉移中共官媒長期滲透美國的事實焦點。顯示中共當局不只嚴控中國境內言論自由,並且伸出黑手威脅國際言論自由,甚至惡意干涉美國主流媒體評論版之言論自由。

 

微妙的是,這篇警惕中國疫情管理缺失以及政經風險的好文章,原本也許只是二月份全球大量相關評論的其中一篇,經過中共張揚,反而吸引大量閱讀與認同,不少讀者甚至開始追蹤米德教授的社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配合演出,協助世人洞悉真相,居功厥偉。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