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武漢肺炎事件強化了台灣認同

敦厚工科男 2020年03月01日 07:00:00

自武漢肺炎事件爆發開始,不少人開始強調台灣與中國的不同。(資料照片/張家銘攝)

天下雜誌於2019年底發表最新國情調查,顯示在國家認同、統獨傾向兩個方面,世代差異創下新高,40歲以上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不超過60%,30至39歲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則是超過60%,20至29歲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甚至高達80%。

 

自武漢肺炎事件爆發開始,不少人開始認清台灣與中國的差距,有人倡導台灣要與中國劃清界線,也有人要求容易被國際誤會的中華航空改名,甚至有人提倡要建立正常國家,並向世界宣告:我們是台灣人!

 

雖然台灣人已是目前最大的共識,不過我們離建立正常國家的那天,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我們要知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仍有將近40%的人,不完全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我們的身分認同依然存在著不可彌補的分歧,因此我們仍然無法向世界大聲的說出我們是誰。

 

有人說歷史的諷刺就是同樣的劇本會一再上演,我們可以把這件事情反過來看,在歷史中尋找同樣被壓迫的民族尋求獨立的例子,當作我們未來行動的依據。歷史上以色列人逃離埃及並建立國家的過程,和台灣自二戰後迄今的發展,在概念上頗為類似:兩者都是試圖脫離某國的控制,並且發展自己的身分認同,從這個觀點來看,以色列人走過的路,值得我們參考。

 

當年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逃出埃及,並沒有馬上前往迦南,而是在曠野中流浪了40年。以色列人在流浪的日子中,除了宗教層面的因素之外,他們其實是在凝聚身分認同。逃出埃及的那一代以色列人,接受過埃及的統治,因此或多或少都認為自己是埃及的一份子,在身分認同上也或多或少會偏向埃及人,這時候大家的身分認同是錯亂的,無法凝聚向心力。因此他們要先凝聚以色列人的身分認同感,把以色列人中含有埃及人的那部分洗鍊殆盡,並且等到認同自己是埃及人的那一代凋零後,新一代以色列人才是真正的以色列人,這時進入迦南,才有意義。

 

目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狀況和就剛逃出埃及的以色列人類似,身分認同錯亂,有些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有些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有些人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面對這種情況,我們可以學習以色列人的做法,藉由時間的推移來去除台灣人之中含有中國人的部分,並且逐步提升台灣人的身分認同。除了等待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那一代日漸凋零之外,我們還可以積極的營造適合培育天然獨的環境,讓接下來的每個世代,認同台灣人的人數比認同中國人的人數還多。

 

我們首先要促進多元族群觀點,台灣不是只有漢人生活在此,除了原住民之外,還有以及其它新住民陸續到來,不過漢人的觀點卻占主流中的主流,其它族群的觀點進而受到壓迫,而漢人沙文主義理所當然會受到中國民族主義的吸引而往中國靠攏,因此為了對抗中國民族主義,我們必須讓台灣其它族群的文化享有跟漢人文化同等規格的尊重與對待,我們才可以從多元族群的背景中淬鍊出屬於台灣的文化及價值觀,也只有多元族群為背景的價值觀,才有能力抵抗中國國族主義的吸引。

 

再者是維持言論自由,單一的言論是脆弱的,即便是政治正確也是如此,多元的言論具有反脆弱性,而且真理會越辯越明。有時候適度的不確定性及隨機性,反而對整體有利,例如本次武漢肺炎事件,中國的種種作為,反而促進更多人認同台灣價值。

 

最後是組織社會動員,我們必須要讓大眾明白,政治是眾人的事,寡頭政治的時代已經結束了。身為公民,我們有能力也有責任引導國家機器往我們期待的方向邁進,並且在國家機器失序的時候起身制衡,只有國家機器與社會動員兩大力量彼此既合作又競爭,我們才可以享有自由。

 

以色列人逃出埃及後,花了40年的時間,才把埃及人強加的桎梏洗鍊殆盡。面對中國民族主義的枷鎖,我們可能要花更久的時間才能掙脫。解嚴迄今卅載,經過前輩們的努力,我們已越過了分水嶺,對於身分認同的議題產生不可逆的效應。雖說目前時機未到,但我們只要維持這個趨勢,並且小心避免中國的統戰手段,相信建立正常國家的那天,一定會來臨!

 

※作者為工程顧問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