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的進化》:民主與獨裁正在進行一番拚搏

習近平施加香港的強硬手段,對台灣的觀望者而言不啻一記警告,讓那些原本主張台灣可以不用那麼堅持完整獨立地位的人,首度面對如此明確的不利證據。(湯森路透)

《獨裁者的進化》原書的寫作背景,正是阿拉伯之春席捲中東,全球民主運動方興未艾之際。經過了幾年的發展,全球的威權政體並沒有因此搖搖欲墜,他們也在吸收抗爭者運用的工具和手法,控制社會的力道變得更加全面與深入。

 

…此外,香港民眾大聲拒絕接受中國共產黨破壞他們的核心權利,對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來說,是令他難堪的強烈譴責。在香港由英國交還到中國手裡的二十三年後,北京想要把這個城市吸收進祖國的目標,看起來比有史以來都更加渺茫。香港作為一個不問政治的商業大都會,市民只關心股利股息不在乎民主制度的這個形象,至此完全破滅。北京拒絕接受這些民眾的意見,只是讓他們變得更加堅定。而且這個問題並沒有那麼容易就拋到腦後。

 

對一九九七年香港移交沒什麼記憶,甚至於當時根本還沒有出生的年輕人,現在都變成一心一意反對北京統治的死硬派。對中國來說更糟糕的是,習近平施加於香港的強硬手段,對在台灣的觀望者而言不啻一記警告,讓那些原本主張台灣可以不用那麼堅持完整獨立地位的人,首度面對如此明確的不利證據,要多費許多口舌來自圓其說。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她二○二○年的元旦文告上明白表示:「民主與威權,無法同時存在於同一國家。香港人民做了示範,告訴我們一國兩制絕對不可行。」

 

對如今所有那些頂著壓力追求民主制度的人來說,威權獨裁縱然能夠猖獗一時,也絕對不表示就真的有力量能夠繼續維持。很清楚的是世界各地的民眾都深深地感到不滿,而且甘冒未有的風險去尋求新的選擇來填補心中不平。除了香港之外,二○一九年還有一波的抗議潮,對許多民主國家與獨裁政體都同時造成了衝擊。

 

這一年當中,反對運動在阿爾及利亞、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和蘇丹都顛覆了現有政權,其中有民主政體也有獨裁專制。另外還有大規模的非暴力抗議行動在印尼、西巴布亞省、幾內亞、加泰隆尼亞、俄羅斯、喬治亞、亞塞拜然、伊朗、巴基斯坦、智利、厄瓜多、尼加拉瓜、祕魯、玻利維亞、印度、辛巴威和一些其他地方也都風起雲湧。

 

有些像這樣的運動當初之所以會爆發,起因相對來說只是很小的事由。在智利,地鐵車資些微調漲,就激發民眾走上街頭大肆抗議。在印度,爭議點是洋蔥價格。在黎巴嫩,提議要對WhatsApp徵稅就導致政府垮台。其他一些抗議行動,像在伊拉克,民眾再也吞不下長久以來對政府極度腐敗以及日常生活種種不便的滿腹牢騷。在阿爾及利亞、玻利維亞和蘇丹,採取鎮壓手段圖謀終生掌權的國家領導人被崛起的反抗運動趕下台。從速度、規模、範圍和起因的多樣性而言,我們正在目睹的是全球各地前所未見的高度政治動員。

 

而且沒有理由將此視為一種過度的現象。根據哈佛大學切諾韋思(Erica Chenoweth)教授的研究統計,從二十世紀的最後十年到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公民抵抗運動的數量增加了將近一倍。然後從二○一○年到二○一五年,這個趨勢加快了速度,六年當中抗議運動新增的速度幾乎等於之前的十年。從二○一九年層出不窮的抗議運動浪潮看起來,我們目前所見都還不算處於高水位。

 

在獨裁國家裡,民眾起而反抗鎮壓或者鼓吹更好的生活。在民主政體當中,公民不再滿足於等待傳統機制來實現先前的承諾。此刻的不穩定與不確定對任何一個民族國家都是一大挑戰,無論現行是採行怎麼樣的制度路線。人類對專制獨裁的所有這些關切,在當今這個世界上的進展,有可能取決於哪一個陣營能夠對公眾愈來愈多的要求,做出最好的回應,而這個分野,將會決定民主與獨裁這番拚搏,在未來下一章的風貌。

 

※本文摘自《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新版作者序:不確定的年代/左岸文化出版/作者1973年生於紐約,畢業於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系,目 前為網路雜誌《Slate》政治與外交版的編輯。曾任《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新聞周刊》(Newsweek International)、《外交雜誌》(Foreign Policy)的編輯。在阿拉伯之春的運動高峰時,他接受《華盛頓郵報》委託前往當地,第一手採訪現場實況。《獨裁者的進化》是道布森的第一本著作,《外交事務》、《大西洋周刊》等重量政經雜誌皆選為2012年度選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