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不能讓推拒SARS病患的惡例重現

主筆室 2020年03月04日 07:01:00

當年SARS事件裡全世界最大的單一醫院醫護傷亡,所以這次台灣的醫院很早就築起防線、隔離分艙,絕不輕言封院。(攝影:王侑聖)

此次台灣抗擊武漢肺炎的成效有目共睹,原因在於當年對抗SARS的慘痛經驗。例如,當年台灣對於源自於中國廣東的一種「怪病」太過輕忽,讓它得以在三個月內如入無人之境;這一次,台灣很早就建構邊境管理,嚴陣以待。而當時政府輕率地啟動和平醫院封院,以為可以防控減災,卻沒想到造成當年SARS事件裡全世界最大的單一醫院醫護傷亡,所以這次台灣的醫院很早就築起防線、隔離分艙,絕不輕言封院。

 

又例如,當年對SARS病毒有太多未知的恐懼,有驚慌的醫護高喊:「我們為什麼要照顧SARS病患?」甚至有人公開歧視醫護,不希望她們回到自己居住的社區;這一次,拒絕幫醫護送便當的店家被公開示眾,逼得他們立刻道歉捐錢,更多的店家大方宣示醫護人員用餐打折,用行動力挺這群在第一線跟病毒打仗的救命天使。更不用說,17年前SARS入侵時政治口水攻訐不斷;這一次,台灣人用史無前例的高滿意度加持防疫行政團隊,連他們偶而發生的失誤恍神也高度包容。

 

但在疫情指揮中心宣布北部某醫院已發生群聚感染之際,這場抗擊瘟疫的防線已被病毒推進到最後救命的醫院防線。17年的台大醫院曾以全國3%的醫護人力,共收治高過40%的SARS病患,他們如何走過那段慘痛的抗SARS經歷?當時的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日前所寫的一篇《從武漢肺炎想到SARS的慘烈突襲》,是一件極其重要的參考文獻。

 

SARS於2002年12月首發於中國廣東,隔年3月8日從54歲的勤姓台商開始,一直到四月初,台大醫院共收治11名SARS病患,全部陸續康復出院,一開始,醫護人員感染率不到1%,遠低於香港、新加坡等地,政府對於台灣的「三零紀錄」(零社區感染、零移出率、零死亡率),更是額手稱慶。沒想到這第一波的勝利讓台灣朝野開始互鬥,當時的民進黨政府與馬英九的台北市府對於如何整備下階段防疫各持己見,4月下旬,台北和平醫院因集體感染正式封院,但病毒早已竄出,北部多家醫院陸續淪陷。李源德在文章中寫道:

 

「噩耗不斷傳出,台灣上空如同鬼魅降臨,街道冷冷清清,股市房市崩盤,人與人隔著口罩彼此猜疑,一聲咳嗽都會挑起每個人的敏感神經,即使我所居住的社區,也將我歸類為『危險人物』。至於台大醫院,從四月底開始,急診處人聲鼎沸,每天有接不完的發燒患者,疑似病例如潮水般湧入。」

 

「台大有接不完的新病例,當我們試圖將疑似或可能病例轉往他院時,得到的回應永遠是『我們沒有隔離病房』或是『隔離病房滿了』,絕大多數醫院僅是冷眼旁觀,盤算的是『SARS 病人最好別上門』;當時有醫院甚至在門口張貼海報,臺北市中心有家醫院,竟然掛起『本院未收SARS病人,請安心來院就診』的昭示,真是百年難見的亂世奇景。」

 

「我清楚記得4月25日那一天,行政院在晚上九點半緊急召集多家醫學中心院長共商對策,因為醫學中心才有人力、物力及能力對抗SARS,若能合組團隊更好。沒想到我一踏進行政院的會議室,劈頭就聽到當時所謂「醫界大老」的院長及林口長庚醫院院長,以叫囂的口吻稱道:『這些是你們公家醫院的事,與我們私人醫院無關!』令人不敢相信。」

 

日前,台灣醫療能量最為龐大的長庚體系宣布,過去兩週內有中港澳等九個嚴重疫區旅遊的民眾,將暫緩其探病、就醫與檢查。陳時中被問到此事則表示:「尊重醫院管理」。長庚體系何以作此宣布?衛福部又為何表達尊重?外界不得而知;不過,這些民眾無法前往長庚體系就醫,就必須有其他的醫療體系擔起這個責任,這種以鄰為壑的作法,很難不讓人聯想起17年前SARS發生時,那場「醫院互推病人之亂」。

 

桃園市府才在上個月與林口長庚等11家急救責任醫院共同組成「COVID-19聯防醫療網」 ,簽署合作聲明書。如果像林口長庚這樣的醫學中心都無力再負荷有疫區旅遊史的民眾就診,看在一般的教學醫院與區域醫院眼裡,要作何感想?人心的怯懦與自私曾經造成當年SARS防疫的破口,防疫中心主事者千萬不要小覷這樣的衝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