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上消失的國家》系列報導:非洲之角「索馬利蘭」

許雅慧蔣銀珊 2020年03月13日 16:01:00

(文字採訪:許雅慧、攝影:蔣銀珊,美編構圖:李明維)

提到「索馬利蘭共和國」(索馬利亞語:Jamhuuriyadda Soomaaliland;阿拉伯語:أرض الصومال‎;英語:Republic of Somaliland,通稱索馬利蘭),很多人誤以為這是個海盜危險國家,但其實上,往往大家把索馬利蘭,和索馬利亞混為一談。

 

若你從Google Map或地圖上搜尋,似乎會發現,這個國家根本地圖上找不到,甚至應該說,他的領土位置在哪裡,你根本無從發現。

 

《上報》這次獨家率先前進索馬利蘭,是台灣第一家媒體前進到訪我們花了至少36小時飛行時間,行經3個國家轉機,最後才抵達索馬利蘭。接下來,我們帶您從外交、民生、政治、經濟、產業、醫療、教育等層面,全方位深度了解索馬利蘭。

 

 

總人口400萬 境內難民直逼2萬

 

然而,位於東北非索馬利蘭(Somaliland),不僅擁有獨立軍隊,有自己的護照,甚至有自己的法律和國會,連總統都是民選。54個非洲國家領域中,索馬利蘭算是個少數的民主國家。

 

1960年6月26日,索馬利蘭從英國獲得獨立。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義屬東非的義大利軍隊占領,之後英軍解放;該地區也獨立為索馬利蘭國,5天後,7月1日,與剛獨立義屬索馬利蘭合併成立「索馬利亞共和國」。

 

1991年索馬利亞中央政權崩潰後,索馬利亞民族運動隨即控制了索馬利亞西北部地區,並在同年的5月18日索馬利亞西北部地區宣布獨立為「索馬利蘭共和國」。

 

首都哈爾格薩市景,攝影於1991年。(Hamish Wilsong攝)

 

索馬利蘭建國至今29年,國際地位處境卻是孤獨,索國領土面積,則為台灣的3.8倍大。

 

 

 

外交與生活篇

 

在索馬利蘭脫離29年後,索馬利亞和索馬利蘭兩國首長首度在在2020年正式會面,這是國際重大盛事,也是索馬利蘭外交大突破,但這項閉門會談並未開放,也沒有發布聯合公報,卻是重要的歷史一刻……。

 

 

 

經濟篇】(上)

 

2月10日,索馬利蘭總統——繆斯比希阿卜迪,正在非洲聯盟會議中將與幾位非洲領導人會晤,討論的正式國家外交和貿易問題。

 

據索國政府官方數字提供,索馬利蘭國內生產總值(GDP)約為2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從在國外工作索馬里蘭人收到的匯款。從官方提供數字看,2017年成長下滑,整體來說,索馬利蘭至今還是世界上人均GDP最低的國家之一

 

因為聯合國和非洲聯盟不鼓勵更改現有非洲國界,造成索馬利蘭至今遲遲不被國際承認的主要原因,導致目前許多跨國商業人士願意來這裡投資發展仍舊偏低。

 

然而,對外貿易在索馬利蘭經濟中其實占有重要位置,看得出來貿易連年逆差,市區仍可看到路上有乞討人民。

 

 

 

經濟篇】(下)

 

索馬利蘭政權比索馬利亞相對地穩定,沒有戰爭與衝突,人民生活較為穩定,但因不被國際承認,使得早期的索馬利蘭通貨膨脹十分嚴重,當時的索馬利蘭,沒金融體系和外界交易聯絡,多只能依靠美元、歐元與索馬利蘭「先令」更換現金流通,大街上隨處可見換錢黑市,但自從有了行動支付上路後,啟動了索國人交易消費習慣,也走向無現(金)文化世界先驅國家之一。

 

 

 

【圖輯】非洲之角上的明日之星 — 索馬利蘭

 

 

 

政治篇

 

索馬利蘭脫離索馬利亞獨立至今邁入29年,目前總人口數達400萬人,為爭取國際認同,積極在非洲聯盟和國際組織爭取曝光,為創造外資建設就業機會,更尋求跨國合作招商

 

 

《上報》有幸成為台灣第一個親臨索馬利蘭採訪的媒體,歷經近36個小時飛行後,採訪小組特地專訪了索馬利蘭–正義與發展(UCID)政黨的創始人–法索爾·阿里·沃拉貝(Mr. Faisal Ali Warabe)。

 

我想,我們會再花30年,終究我們會被承認為獨立國家,

索馬利蘭是非常脆弱的,但我們是合法獨立國家,

生死攸關,台灣可以開啟與我們的貿易關係。

                      

               

                     Mr. Faisal Ali Warabe   2020.02.02

 

 

 

影片】索馬利蘭UCID黨主席:獨立合法,願再花30年

 

 

 

產業篇

 

這些年沿路雜貨店和超商林立,裡面賣的,除各式進口商品,吃的用的,洗髮精、可樂、泡麵和礦泉水等基本生活必備用品應有盡有,一瓶小可樂350ML竟然要價1美元,可稱是這裡的奢侈飲品。熱鬧的市場,看到的是二手貨,滿地的衣服和鞋子,包包,近幾年因為行動支付便利,市場買家拿著大把的先令交易也少見。

 

 

 

【影片】索馬利蘭必遊景點 千年岩畫×駱駝市集

 

 

 

難民篇

 

索馬利蘭獨立後,政府雖積極尋求國際援助,近年貧富差距拉大,加上進口商品引進,使得當地民生消費更加提高,但境內除了本國人民外,其實另一角落,共同生存著另一國家逃來的難民——葉門(Yemen)

 

葉門距離索馬利蘭其實很近,葉門難民阿里(Mohamed Hussein Ali)告知我們,當初我的人民們從海運偷渡方式來索馬利蘭,當時偷渡每人收費100美元,18歲以下則免費,舉家逃命至就近的索馬利蘭生存。

 

 

 

【影片】逃離內戰 葉門難民坐困異鄉(上)

 

 

 

【影片】逃離內戰 葉門難民坐困異鄉(下)

 

 

 

女權篇

 

走進非洲國家,AID的罹患率及盛行率都相當高,每個人對非洲這塊土地都抱持著莫名恐懼。但在索馬利蘭,因宗教教義嚴格,看不到聲色場所從事性交易的人,使得這裡HIV的發生率只有1%,大部份感染者多為司機或旅行者、觀光客等。但這裡,卻是「女性割禮」比率是全非洲最高的國家

 

 

 

醫療與教育篇

 

索馬利蘭獨立至今29年,但在整體的醫療和就學仍舊不備完善。就連許多中產階級者,連公立醫院和私立醫院也無法治療的某些疾病,還得自費遠渡衣索比亞的韓國醫院接受治療,或是大多數有能力者,在國外尋求治療的人通常會選擇往印度,土耳其,馬來西亞等國求治。

 

在這裡光看牙醫,一次看診費就要耗上50美元,這還不包含之後相關治療費用,所以,這裡的人即使滿口壞牙,就是沒錢看醫。《上報》這次採訪,碰到一位婦人手捧一大綑的先令來看牙,讓現場的採訪小組十分吃驚……。

 

 

 

圖輯】醫衛條件粗糙 索馬利蘭人民不可承受之苦

 

 

 

國家認同篇

 

索馬利蘭1991年5月18日位於索馬利亞北的屬迪爾族的諸部落宣布獨立,正式成立「索馬利蘭共和國」,建國至今快屆滿30年,這個國家經歷內戰,甚至遭遇衣索比亞突襲式轟炸索馬利亞,不少索馬利蘭人害怕先行逃離這裡成了難民潮,國際至今仍未承認索馬利蘭是獨立國,獨立後的索馬利蘭人民,又是如何看待自己這個國家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影片】我的國家名字叫索馬利蘭

 

 

 

 

關鍵字: 索馬利蘭 東北非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