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從「告不贏」到「被恐嚇」的民進黨大官

主筆室 2020年03月06日 07:02:00

游錫堃與徐國勇近來發言接連引發爭議。(合成圖片)

聽聞湖北台商要集資向政府提告遺棄,內政部長徐國勇回應:「他們告不贏」。而在臉書上被一個來路不明的老人恐嚇,立法院長游錫堃半夜貼文抱怨報案半個月,居然沒有警察來關心。湖北台商「告不贏」的機率的確很大,游錫堃「被恐嚇」看來也是事實;不過,這兩位民進黨大官似乎沒有意識到:如此發言動作想訴求的對象是誰?社會觀感如何?有沒有什麼反效果?這執政團隊從上到下現在顯然還沈浸在高施政滿意度的歡愉裡,倨傲怠慢,越來越不思民情。

 

共產黨已經同意香港派包機與自己的醫護,接回在武漢的香港人;如此差別對待,顯然就是要惡整當地台灣人,並順勢分化台灣,加壓民進黨政府。在這情況下,如果你是在當地的台灣人,或者你有親人還在武漢的家屬,心中的恐慌、無助與憤怒,實在可想而知。共產黨把在身在武漢的台商當人質,許多人卻不切實際地要人質與強盜翻臉,要人質與救人者公開地裡應外合,這樣的期待合理嗎?

 

所謂「湖北台商要集資提告政府」是一件沒人具名的訊息,說是「放話新聞」也不為過;新聞一出來,立刻有另一群湖北台灣人否認他們打算做這樣事。媒體拿這出處不明的放話新聞問官員,徐國勇忽視之可也,顧左右而言他可也,溫言勸慰也可也,如此慎重其事地拿《憲法》第23條來回擊台商們要回家的訴求,難不成真以為雙方已經對簿公堂,要爭出你死我活了嗎?政府何須為了一件放話新聞就立刻紮起稻草人,站到武漢台商的對立面?

 

至於游錫堃臉書貼文抱怨遭恐嚇警方卻漠不關心一事就更加離奇了。不管這其中有多少聯繫上的誤失(包括警方巡邏點與登記方式的變動,以及捉到嫌犯卻未通知被害人),游錫堃作為國會議長與民進黨派系領袖,他不認識內政部長徐國勇嗎?他不能打電話給警政署長陳家欽嗎?護衛他的保六總隊成天都在混吃混喝嗎?立法院長以這種方式來表達對警政單位的不滿,難怪更多人把這件事指向不可言說的民進黨內部派系鬥爭。

 

游錫堃說:「人身安全不必分院長與庶民,如果院長是這樣,那庶民怎麼辦?」但對於「庶民」來講,聽到這句話的感想恐怕不是大官在苦民所苦、為民喉舌,而是剛好把倒過來看:「作為立法院長,游錫堃可以臉書一怒而天下懼:那我們這些尋常老百姓有什麼?」尤其,疫情當下,全國警戒,國會議長以這樣的方式刷存在感,適合全國備戰防疫的視聽觀瞻嗎?

 

徐國勇的「告不贏」說,顯示他在當下已失去了與身陷湖北的台灣人對話的意願與同理心,無心寬慰安撫那群同樣拿著中華民國護照的台灣子民;游錫堃的「被恐嚇」說,顯示這執政團隊已經出現橫向聯繫的問題,內部的派系惡鬥、互相卸責已經蠢蠢欲動。這兩種談話的背後都指向執政的傲慢,這傲慢與民進黨近兩個月前的選舉大勝,以及近期的防疫與施政高滿意更直接相關。

 

簡單講,就是這個執政團隊贏太多了,忘了自己是誰,所以不思如何與反對者對話;只是,執政者忘了自己是誰,選民終究會讓它記起來的。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