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誰有權決定這英國八十萬人應該死

陶傑 2020年03月15日 11:35:00

強生準備採取達爾文式的放任政策面對病毒,是仿效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的焦土政策。(湯森路透)

英國首相強生對待中國武漢病毒,準備採取達爾文式的放任政策。因為國內醫療福利系統無法承載巨大染病人口,不如不理,任由病毒蔓延,令國民自行「出現抗體」,稱為Herd Immunity。

 

首先,英國政府如何確定在大面積國民感染後人體會自行產生抗體?愛滋病毒和伊波拉已經盛行30年,人類有無抗體?

 

第二,英國政府認為感染武毒死亡的以七十歲而本身現有疾病的老人居多,此等人口可以犠牲。此一年齡歧視和病患歧視政策,與納粹德國認為猶太族裔可以淘汰滅絶相同。

 

英國政府估計,會有六成人口感染病毒。全國人口六千五百萬,六成人口為四千萬,死亡若以百份之二計,將有八十萬平民死亡,與邱吉爾第二次世界大戰轟炸德國漢堡和德累斯頓平民死亡人數相同。

 

但若醫院將感染者當做流感而拒醫,有如中國湖北武漢對待病人政策,令其自行在家中服藥,最終死亡人數不只2%。缺乏醫療藥物的伊朗,死亡比率接近兩成,意大利也在上升。

 

誰有權決定這八十萬人應該死?若以六成比例計算,英國警察、軍隊、英國政府內閣官員、公務員,最終也有六成染病,無法上班,包括強生本人在內。經濟停頓,政府會面臨癱瘓。

 

強生此舉,是仿效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的焦土政策。但第一次世界大戰突如其來,武漢病毒卻早已在中國、香港、台灣,兩個月前已經成為人命實驗場,英國和歐洲一直在作壁上觀,而且取笑香港人戴面罩的衛生行為。

 

不錯,香港人平時不衛生,香港的食肆茶餐廳也相當骯髒。但香港人經過沙士,也去過日本旅行,疫症流行時,會全民上下非常自律,清潔衛生「日本化」。太平盛世,疫症流行,香港人的生活習慣各趨極端,這是香港社會的國情特色。

 

英國在殖民主義和戴卓爾夫人時代,也擁有此一高度自覺,因為英國人當時統治印度和非洲,對於熱帶病之蔓延深有研究。正如台灣,曾經有日本殖民領導,日本總督後藤新平,對於台灣早年的瘴厲和病毒,十分重視,邀請英國衛生專家鮑敦(William Burton ) 來台灣,為台北等城市設計下水道,防止病毒蔓延。今日台灣高度的防疫意識,即來自大正時代日本殖民地衛生管治的殘餘記憶,加上不相信中國及其控制世衛組織,因此台灣反而成為國際抗疫典範。

 

英國年輕一代,是戴卓爾夫人下台後的一代,他們缺乏歷史記憶,看「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 ) 那類現代Feel Good 童話長大,左膠大愛包容思想病毒,對於「隔離」,首先想到是法西斯式的管理,在他們眼中,不自由、毋寧死,Londoners 在倫敦,以不戴口罩、披一條領巾在風中飄揚、騎腳踏車去金融城的銀行上班,自我感覺非常的優越和有型。

 

首先,左膠排斥亞洲人戴口罩,但支持穆斯林婦女着黑色罩袍的「衣着人權」。

 

其次,首相強生說他喜歡看七十年代災難片「大白鯊」(Jaws) ,他認為其中那個沙灘經理,即使看見海裏有鯊魚,也拒絕關閉沙灘,讓人自行展開達爾文式的生存,是最佳的管理方式。

 

但電影「大白鯊」這個海灘經理角色,是編導批判資本老闆短視自私的負面人物,正因為看見鯊魚也不封閉沙灘,才是血腥悲劇的因由。導演史提芬史匹堡仍在生,看見英國首相這樣詮釋他當年的電影,一定笑甩牙骹(He must be laughing his jaws off) 。

 

英國和歐洲眼睜睜的看着武漢病毒已經在東亞長達三個月,但全無防範,眼巴巴的看着病毒在意大利登陸,吞噬一個歐洲國家。如同前首相張伯倫眼看着希特拉在歐洲擴張,依然一事無為。

 

那時候,早有一個邱吉爾看出危機即將來臨。現在這位金毛首相,卻自稱是邱吉爾迷。

 

病毒並不可怕,不論東西方任何一個國家,腦袋出現殘障的領袖才可怕。

 

強生讀英國寄宿名校伊頓,後讀牛津。伊頓教出這種「天才」,香港的家長,明天若仍有膽將子女送去英國寄宿學校,伊頓公學即使取錄,也應該永久剔除。(文章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