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川普主義」遭病毒吞噬 美國新世代冷瞅LKK們屢被專家狠打臉

吳洛瑩 2020年03月24日 07:02:00

美國總統川普在疫情初期樂觀表示,要將武漢肺炎疫情淡化為流感。(湯森路透)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將進入全球化的世界,帶入一個破壞力強大的風暴之中,多國進入封城鎖國狀態、國際交流驟減,前所未有的考驗接踵而至。或許人類半年甚至一年內能戰勝病毒,但是疫情危機留下的產物,很可能是一個全新的政治時代。

 

美國媒體《POLITICO》分析,這場疫情引起的政治後座力,會比疫情本身衝擊更久。

 

其中兩大原因在於,許多人的期待和日常生活在這場大流行疾病中被徹底顛覆,更深遠的影響是,動盪的疫情將演變為和目前壟罩著下一世代的重大政策類似的難題。

 

 

尤其是,全球流行病以及其未來幾個月之中對人類高度嚴酷的考驗,就與全球氣候危機一樣,在未來幾十年之內,都是人類棘手的難題。

 

舉例來說,這次疫情受災群體之一是「學生」,防疫期間空無一人的校園中許多活動遭取消、重要的學習經驗被中斷等,這在某些情況下是無可彌補的損失,對學生來說,疫情重塑了他們對世界的認知,影響可能比其他人更長久。

 

川普輕視專業資訊 失守美國防線

 

這場病毒危機和其他災難一樣,其遺留下的惡性後果將重重地落在弱勢族群身上;然而,不同於以往的悲劇,這次最具權力的群體也必須沉痛代價。準備踏出校門、走入社會的學生們,春季學期和畢業典禮皆取消,而這些人之中,很多將成為未來公部門和私人企業的領導者,雖然這並非世界末日,但仍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美國總統川普和副總統彭斯。(湯森路透)

 

武漢肺炎疫情的緊急狀態,正如同人類面對氣候變遷,大部份資訊仰賴科學專家,轉化複雜的數據模型,讓普羅大眾也能理解目前情況。但其中核心的問題是:人類是否相信這些專家呢?

 

也如同防疫工作一樣,氣候變遷的補救工程,不是專家的工作,而該是社區價值的範疇,也牽涉到有形和直接的成本,是一個抽象也不可思議的過程。

 

以武漢肺炎的情況為例,受到人們必須在家隔離或是自主健康管理影響而造成經濟的成本,已經出現在你我生活中:市場消費力大減,企業出現裁員潮或無薪假,這些人們對未來收入的不確定性影響金融市場,人們也不知道現在政府的大動作防疫行動能否有效,大規模的公衛災難是否會不斷上演,又或者這一切在以後回想起來,有點反應過度?而新冠病毒與氣候變遷相同的是,兩者影響力皆不受國界的限制。

 

 

美國優先的川普主義 難以對抗疫情

 

而評估當前這些危機的威力,可以從美國總統川普的改變窺見。《POLITICO》指出,雖然無法確定冠狀病毒對於川普競選連任是否有殺傷力,但很明顯地,病毒已吞噬舉著「美國優先」大旗的「川普主義」(Trumpism)。

 

「川普主義」代表的概念是,提升且保護美國主權。在某些情況下,或許連反對川普者都會同意這是一個誘人的概念,如同現在美國可以關閉邊界,將病毒聚於門外,但這僅在美國好幾年前就選擇退出與全球局勢緊密相連的現代經濟。

 

的確,新冠病毒最早源自中國,但又有多少人會想到,不過幾周的時間之內,美國的抗病毒藥物也來自中國。

 

 

川普主義的風格,不只是吹噓和放話,他的勝利與信心的投射有關。美國疫情爆發的初期,川普對外稱美國很快就會達到零確診,好像透過他的保證。就能創造現實。

 

直到近幾日,美國疫情惡化,川普才不得不承認政府對疫情掌握不夠精確、防疫工作何時能有成效,以及病毒的傳播程度為何等資訊掌握不足。

 

新冠病毒不會造成如九一一恐攻事件的災難性衝擊和暴力,但是對許多人來說,病毒對人們日常生活的影響將更加廣泛。但九一一之後有一段短暫的時期,是全國同心連結。而經常嘲弄對手的川普,想要用推文喊話「我們都團結一致」(We are all in this together)也難激起國家凝聚力。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