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專欄:江啟臣的中國結困局

林濁水 2020年03月23日 00:01:00

江啟臣說九二共識過時了,很振奮了黨內年輕改革派,自然也引起老一輩的不安。(資料照片)

武漢病毒席捲全球,恐慌迷漫之下,縱使現在中國疫情緩解(?),逃亡各地的中國大有逆向逃回中國的,但是各國民眾聞中國而色變的風潮退不下來。台灣2018年一年有1千6百萬人次出國,留學在外的有6萬7,在海外工作的人數達73萬,當瘟疫來臨,受到北京政府處置失當以致於平常無辜中國人都受到牽累後,他們往往為護照印了「CHINA」而吃盡苦頭,非得費盡口舌解釋「台灣非中國」不可,這時國民黨年輕主席跑上主席洪秀柱的節目宣誓「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國內國外,兩兩相映,對比鮮明突兀。

 

江啟臣「不錯的開始」?

 

選黨主席時,江啟臣說九二共識過時了,他這樣講,很振奮了黨內年輕改革派,自然也引起老一輩的不安。當中共總書記因此20年來第一次沒有給國民黨新主席就職賀電時,他挺住並說他的當選「給陸方一個新的想像」時,國民黨的年輕改革派既忐忑又喝彩。只是國民黨中常委單單是有台商背景的都逐年飈高到如今5成,國民黨上層力量盤根錯節,非同小可,於是江縱使挺住了外面來的北京壓力,卻頂不住黨內權力內圈的壓力,於是江在九二共識的立場上便鬆動了,說敗選不代表九二共識有問題。

 

這一來大挫改革派的士氣,但是對親中派,江這樣表態當然不會滿足,於是江啟臣終於向洪秀柱表白他「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江表態後,隸屬國台辦的《中國台灣網》評論「不錯的開始!」說他終於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了,「值得正向看待」。北京方面的肯定來了,國民黨的中常委再鬆了一口氣;然而,當北京只願意透過官媒體稱贊,並且只說「不錯的開始」時,豈不是包含了這樣的潛台詞:「就看你怎麼進一步的走下去了,未來你還有很好很遠的路要好好走」。面對這樣的潛台詞,令人搞不清楚江和所謂的改革派到底會安心呢還是反而更加忐忑?

 

在褒貶不一時,有國民黨傾向改革的老一代擔心之餘,站出來為江主席澄清了,她説,江啟臣的「中國」是指中華民國;不是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過是乍聽之下,似乎被外界簡化成「認同對岸」而已,但事實不是這樣。她說根據她的了解這樣才對。

 

以主權爭議做為政黨競爭主軸的國家非常稀有,如果有那雖事出有因,但必然是不幸。(湯森路透)

 

這樣的澄清未免古怪。

 

首先,她的澄清為什麼不是清楚地根據江的說明而是模模糊糊的「據了解」?其次,為什麼乍聽了會認為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需要一番澄清才知道是誤會?然後,如果到國際,如最代表性的到聯合國去,這樣用力澄清得了嗎?不會反而被認為是怪胎嗎?如果再到99%以上的中國人住的中國大陸去用力澄清,除了被說是怪胎之外,不會有被駡,甚至被暴力相向的風險嗎?她如果到國外旅社或海關,她解釋護照時會回應,你說對了,台灣人就是中國人?還是像今天在國外驚慌不已的台灣人說台灣人非中國人?

 

「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可以拿來當政治訴求?

 

到了各國堅持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和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大部分的狀況是蠻可憐的。而在中國也只能講台灣人就是中國人,不能講中國是中華民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句可以一齊講的只剩下台灣。然而縱使在台灣,講固然可以,但是當從政的人拿來當政治訴求OK嗎?

 

根據政大選研中心持續時間達28年調查的結果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認同雖然曾經是高度優勢的民意,既遠高於台灣人認同也遠高於中國人的認同,但是那已經是很遙遠以前,1990年代初期的事了,那時台灣人的認同可憐到只有17.6%,遠遠不如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認同。但是好景不長,到了去年,2019年,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認同已經掉到34.7%,遠遠落後台灣人認同的58.5%的後面一大截,要拿來做競爭政權的訴求肯定不會是聰明之舉。而這還是在武漢瘟疫大爆發之前的數據,在瘟疫爆發後,一方面瘟疫危機激得台灣共同體意識強力上升,一方面政府因應瘟疫的積效又得到普世的肯定,台灣人榮譽感上升。依台灣民意基金會調查,認同自已是台灣人的創下了83.2%的新高,相應的的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認同自然崩跌,剩下10%不到。

 

台灣的不幸

 

看在民進黨因為台灣社會認同的變遷而支持度上升時,一些老國民黨人士恨恨地說國民黨不必拿香對拜。

 

不錯,政黨要有自己的的特色不必跟著人家拿香對拜,但是要因此就和不可逆的民意趨勢對做嗎?國民黨不可以在主權爭議之外,另闢一個與民進黨區隔的戰場,在其中創新出自已的看家本領嗎?

 

事實上以主權爭議做為政黨競爭主軸的國家非常稀有,如果有那雖事出有因,但必然是不幸。過去台灣朝野就在這個議題上,各擁不同的民眾支持,政治衝突不斷,幸而如今認同大勢趨向穩定,如果讓這個爭議順著趨勢發展平順地由淡化走向結束,肯定是國家最好的事,那麼國民黨何必死守這個必然愈戰愈敗的戰場?何不另闢大可和民進黨競爭的新戰場?否則,江啟臣一句「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固然獲得了北京一句「不錯的開始」的稱讚,讓他可以「留校察看」而免於退學之災;但是國際上,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這回事已隨著中華民國的消失而早告一段落,沒有市場;至於台灣國內,這樣的認同也顧不得老國民黨們而不回頭地繼續走在長期萎縮的路上。如今努力高舉「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大旗的政黨豈不是將宿命地一步步的邊緣化。

 

※作者為前立委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