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當前 中國擺佈「好大一盤棋」

湯名暉 2020年03月27日 07:00:00

中國要能在短期內超趕現況,就不可能沿著西方制度的軌跡,而是得採取中國的文化與文明價值,也就是中國所謂「超限戰」。(湯森路透)

「超軍事手段」挑戰國際體系

 

從國際關係現實主義來看,當前國際體系仍是持續後冷戰時期的「一超多強」的格局,作為潛在挑戰者的中國,在權力與行動自由等各方面仍受限於美國在政治、經濟與軍事上的全球影響力,無法採取直接行動施展自身的權力於最短途徑達成目的。至少台海問題上仍礙於美國而懸而未決,「一帶一路」還需要以「文明型崛起」作為一種倡議來實施其地緣政治之實,「中美貿易戰」的僵局更待突破。這種選擇在中國歷史上並不罕見,主要呈現在無法挑戰現有權力體系,但不甘扈從的格局,例如:秦穆公避開晉國,轉向稱霸西戎,巧合的是當前中國受限美國而選擇向西發展「一帶一路」。

 

根據國際戰略專家林中斌教授的研究,中國面對垂手可觸的周邊海域,仍無法採取直接作為,需採取「超軍事手段」與各國周旋:以文化與經濟的力量為先,影響各國內部政治經濟與社會各層面,同時將作為後盾的軍事能力進行擺置,作為備而不用,但不可被輕視的存在。由於中國受限於現有國際體系,只能採取有限行動自由的「超軍事手段」,形成「鬥而不破」的局面,中國也在各方面嘗試如何「有所作為」,這次的「新冠肺炎」的各種現象,中國豈會錯過?

 

「中美貿易戰」需要破口

 

「中美貿易戰」是美國的「圍堵」與「離岸平衡」的現實主義思維具體展現之一,更是西方歷史上強權對決時從不缺席的間接戰略途徑,也是西方海洋文明下的戰略思維具體展現。舉凡羅馬帝國對迦太基的封鎖,到英法對決時的「七年戰爭」和「大陸封鎖政策」,透過貿易戰擾亂經濟秩序的成本低廉,但成效卓越。當前中國的整體經濟水平在量的層次上可以有一定的抵禦,但是質的層面上難以面對早期工業革命與資訊革命的西方強權,這迫使中國必需尋找一個辦法來實現「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間接戰略途徑,同時又希望能避免和美國之間出現「修習底得陷阱」的正面衝突,這次的疫情便成為中國以「超軍事手段」突破的契機。

 

 

「美俄油元戰」的機遇

 

作為中國地緣政治和意識型態上相倚的俄國,其經濟很大程度仰賴石油和天然氣等自然資源,面對美國開採油頁岩後對油價的衝擊甚鉅,因此俄羅斯與OPEC的油元戰在本質上更是與美國的「石油-美元」的抗衡。雖然「一帶一路」穿透俄國的地緣政治心臟地帶,但是在具體的國際體系和意識型態的對抗上,俄國需要中國去制衡美國,也需要中國作為其穩定的自然資源和軍工市場,在矛盾之中更體現中俄必需分進合擊的必要性。

 

在「通俄門」事件後,美國行政部門對於俄國的不信任傳統更為反彈,俄國也對美國採取低價時由衝擊委內瑞拉和尼日利亞的案例殷鑑不遠,這使得俄美關係很難再川普個人的意志下有根本性改變,反過來說也推動中俄之間對於「一帶一路」和「命運共同體」有了更多詮釋空間,如何被動創造有利的生存環境,也有了超越政治與經濟以外的新想法。

 

病毒讓美國政府與民間的效能降低,社會秩序動盪,間接或直接地造成「黑色星期四」和一周內融斷三次的歷史事件,致使全球性金融市場混亂,經濟活動陷入嚴重衰退。(湯森路透)

 

「兩岸冷常態」

 

2020的台灣總統大選展現的民意相當明確,蔡英文總統817萬的空前高票更是對中國的兩岸政策敲下警鐘。中共不只未能成功擴大在台灣內部的統一戰線,反而對於新一世代的台灣選民摸不著頭緒,中國致力施展的「銳實力」反而促使台灣內部形成「反滲透法」,使中國所謂「寄和平統一於台灣人民」的目標內受到巨大挑戰,兩岸關係延持續「冷常態」的現象,疫情產生的兩岸民間與台商問題剛好成了議價的機會。

 

地緣博弈與拒止

 

解放軍對於東海地區的釣魚台諸島和南海九段線有著根本性的堅持,這個堅持雖有著共同開發的彈性,但不能脫離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神聖領土」作為前提,這個準則也同樣適用於台灣。美國雖然在印太地區有著強大的軍力佈署,同時也對各國有著一定的影響力,中國在有限的行動自由下還是分別以多種軍事和非軍事的手段拓展實質影響力。根據美國2049計劃和RAND等智庫的研究,中國若要稱霸,必然對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存在發起挑戰,甚至逐出美國在第一島鏈的勢力。

 

中國也確實為此磨劍已久,並且作了各種嘗試。軍事上擴大三亞海軍基地和海軍航空兵,更成功探索完成蛟龍號潛水器深海探測,並且逐步完善南海水文,以無人載具結合衛星系統發展立體化的A2D2拒止能力。非軍事層面上則運用海砂造島和海上民兵鞏固行政區域,並建置三沙市作為南海最大的實際聚落,在法律上打破島礁的國際法侷限。即使如此,面對駐日本、韓國與新加坡的美軍,中國仍在思考各種拒止美軍的作為,這次的疫情也成了新的測試機會。

 

「新冠肺炎」與「天下大亂」

 

毛澤東曾說過:「天下大亂,正是形勢大好。」中共在建政70年後需要證明其執政的合法性與合理性,習近平本人也需要實績證明其權力基礎。面對上述客觀形勢上美國為保持現有國際體系的各種作為,現今的中國並未具備工業革命早期發展的經濟與科技基礎,從資訊到航太科技的論述全在美國為首的西方基督教文明手上。全球經濟的基礎建立在美元為主的貨幣體系,即使是新穎的區塊鏈科技和延伸的虛擬貨幣(比特幣等)也奠基於加州矽谷為主的資訊產業。

 

無論從政治、經濟、科技和軍事上要能層層突破美國為首的西方體系,其本質是文明層次而非戰略層次的問題。中國要能在短期內超趕現況,就不可能沿著西方制度的軌跡,而是得採取中國的文化與文明價值,也就是中國所謂「超限戰」,甚至是超軍事手段,以軍事為後盾,整合軍事以外的各種能力的各種舉措和作為,超越西方思維和常規的屏障。因此,疾病致使社會和心理層面產生缺口的作為,也可以視為是一種基於這種戰略思維的舉措。

   

回顧「新冠肺炎」傳播的途徑,韓國是最早爆發的鄰近國家,雖然是由宗教團體所攜回,駐韓美軍也出現確診病例,致使美軍一度封鎖基地,隨後在駐日美軍和美國本土也逐步傳開疫情,甚至影響行政部門與國會的運作,實際上讓美國政府與民間的效能降低,社會秩序動盪,間接或直接地造成「黑色星期四」和一周內融斷三次的歷史事件,致使全球性金融市場混亂,經濟活動陷入嚴重衰退。

 

由於疫情對全球各領域心理層面衝擊,讓中國得以找到破口趁虛而入不同的區域和領域,從中轉化矛盾的辯證過程,才是各方所需慎思之處。(湯森路透)

 

雖然沒有證據能證明各種陰謀論,但是在結果上確實形成有利中國的情況。首先,在「中美貿易戰」居於下風的中國喘了口氣,由於中國國內疫情狀況恢復較快,美國國內才正要陸續封城,經濟上也能較早恢復。第二,歐美各國家機器優先投入疫情防治作業,也包括軍隊在內,解放軍便能趁勢而為,使美軍內外皆得面對的壓力。第三,美軍內部的疫情狀不容樂觀,當前至少得分神處理疫情,勢必影響日常戰備作業,近日海軍船艦與航母陸續傳出疫情,也會影響人員值勤。第四,川普面對大選年的當下,同時得面對與俄國的油元戰、未完的中美貿易戰,和「新冠肺炎」的疫情,長於操作民粹的川普此番該如何應對,將是中國所關注之處,但中國更樂見這種「天下大亂」所帶來的各種能挑戰現有國際體系的主客觀機會。

 

中國趁虛而入

 

美國之外的各主要西方國家也分別遭受疫情重大衝擊,日本作為美國最重要的亞洲盟國,也不得不宣布延遲東京奧運。德國作為歐洲的火車頭也列為僅次於義大利的重災區,英法兩國的情況也不容樂觀,歐盟引以自豪的申根協定也的第一次面臨無法自由跨過邊界的境遇。當前除了俄國以外的國際體系次要強權皆忙於自保,這是冷戰結束以來對西方國家最為嚴峻的一次制度性考驗,中國卻還能餘裕的輸出物資和提供防疫經驗,反倒在疫情中建立新的議題空間,還能以中醫藥作為軟實力展現的良好機會,地緣政治上更是能趁機擴大海域活動的良機。

 

近日解放軍和美軍相互在南海進行實彈演習,中美雙方都想展示現況下仍能保持相當的軍事力量,希望對方能夠避免誤判情。然而,中國在傳出三亞海軍基地出現疫情後仍在南海地區保持一定的勤務能力,包括監控「麥克坎貝爾」號(USS McCampbell, DDG-85)進入西沙海域。東海艦隊同時也穿越島鏈演訓,維持繼有的演訓,遼寧號的母港大連也於2月底就恢復正常工作,「161遠海訓練編隊」更在疫情最嚴重的2月中通過太平洋第一、二島鏈,通過國際換日線,進入第三島鏈,顯示解放軍的穩定性不受影響,而且還能於各國忙於疫情的當下趁虛而入,進一步以邊緣策略挑戰國家的底線。

 

台海情勢升高

  

即使面對肺炎疫情,解放軍仍能「聽黨指揮」,有序的滋擾台灣,且加強軍機繞台的強度和次數,今年上半年未結束,至少已有3次軍機繞台,且靠近東海岸和巴士海峽鄰近區域,在我國處於F-16V換裝作業的期間內形成莫大的空防壓力。另一方面,中國也在測試鄰近美軍是否會有動作,或者加派航行台海,或是駐日美軍的活動是否有降低強度。在軍事作為之外,同時也運用疫情的不實資訊進行各種操作干擾台灣內部,其步調的統一性更使得「新冠肺炎」背後似乎有著更深遠的意圖,讓台灣內部面對疫情恐慌的同時,也得持續面對中國的壓力。

 

香港「佔中運動」衰退

 

「新冠肺炎」發生後,香港的「佔中運動」也急遽退潮,由於恐懼疫情擴大,口罩作為防疫的作用更大於抗議的功能,各種民生物品的供應更有賴中國的穩定提供,反中情緒即使依舊也不如以往劇烈的抗議行動。疫情的在廣東發生後,香港當地居民便轉移焦點,更加關注攸關生命安全的疫情狀況,香港政府也找到施力點安撫民眾,並且提出各種政策應對疫情,以及實質性的補貼人民,逐步消解以往的反中情緒,疫情成為中國與香港政府的契機,也使得抗議的民眾減少群聚活動,街頭抗爭不若以往。

 

中國擺佈「好大一盤棋」?

   

「新冠肺炎」發生後,中國雖然首當其衝成為疫區,無論其疫情狀況的真確性和起因為何,實際是已經造成全球性的動盪。在此情況下,中國也在各個領域有所斬獲,將此次的疫情化為瓦解內部和國際事務矛盾的機遇,菁英權貴為能有更好的醫療資源,當權者得以藉機擴大對不同派系的影響力,一盤內外兼顧的大棋局似乎在自然而然中因勢而成。

 

這盤棋採取的「超軍事手段」,非是疾病本身,而是疾病所產生的現象作為「超軍事手段」,在全球性的政治、經濟、軍事和社會,甚至是心理和超心理的等各種層面的細膩操作。由於疫情對全球各領域心理層面衝擊,讓中國得以找到破口趁虛而入不同的區域和領域,從中轉化矛盾的辯證過程,才是各方所需慎思之處。

 

二次大戰之前,各國忙於經濟大蕭條後的內部事務而使納粹德國德以坐大,今日疫情嚴峻之際,若國際體系各主要國家對中國的舉措「存而不論」,或是忽略其深層的戰略意涵,恐將重現二次大戰前國際社會自顧不暇的景象。雖然美國以有實際動作展示不會輕忽中國軍事層面上的挑戰,但同時面對美國國內疫情的惡化,我們不能期盼美國能對國際事務還能有多大力度的關切,進一步評估獨立面對各種風險的承受能力,包括經濟和能源等無法自給的層面,恐怕需要預先評估和預作準備。台灣資源有限且缺乏戰略縱深,「料敵如實」的進行兵棋推演,才能增取寶貴的緩衝空間和機會。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