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西班牙防疫輕忽釀大禍 歐債擊潰醫療體系無力回天

吳洛瑩 2020年04月01日 18:31:00

西班牙萊加內斯醫院(Hospital Universitario Severo Ochoa)日前表示,收治容量已達極限、無法再接收更多病患。(湯森路透)

這無疑是西班牙近代史上最黑暗、又最戲劇性的時刻。

 

西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下文稱武漢肺炎)疫情死亡病例於25日急增738起,確診病例在27日已是全球第4高、有5萬7786人感染。

 

西班牙是目前全球最新的疫情熱點,不過短短4個月的時間內,新冠病毒從武漢市擴散到中國全境、並遷徙至伊朗和義大利,人們不知道哪一個國家會是下一個重災區。

 

 

疫情究竟如何走到這一步?一個多月前,西班牙已經看到中國和伊朗的嚴峻,接著鄰國義大利大規模爆發疫情、進而擴散至全歐洲的慘況也是殷鑑不遠,西班牙似乎沒能擬定正確防疫政策,以致情況愈演愈烈。

 

《衛報》(The Guardians)指出,西班牙不該把責任歸咎於距離問題,西國和歐洲疫情擴散核心義大利之間隔著地中海,也沒有相接壤的國界,卻成為歐洲第2大疫區,更何況是義大利直接相連的法國、瑞士、奧地利和斯洛維尼亞等國的疫情都沒西班牙嚴重,西班牙式的防疫到底哪裡出錯了呢?

 

認為和義大利沒接壤   初期防疫掉以輕心

 

報導指出,原因之一,或許就出在地理距離。西班牙政府在義大利疫情大爆發的初期,認為兩國相距夠遠,因此掉以輕心。西國衛生部健康預警和緊急事件協調中心主任西門(Fernando Simón)2月9日表示,「西班牙少量確診病例」。

 

6週後,他發布每日新增的武漢肺炎確診病例高達上百起。現在西班牙的人均死亡率已比伊朗高出4倍、比中國高出40倍。

 

 

2月19號,2500名瓦倫西亞球迷與4 萬名支持來自義大利北部重災區貝加莫(Bergamo)的隊伍亞特蘭大(Atalanta)在同一場地觀賽。後來,瓦倫西亞球隊選手、粉絲和運動記者,都在該國首批確診患者名單之中。

 

民眾社交、足球賽照常進行

 

疫情在西班牙境內快速擴散的主要原因,再普通不過了。在這個異常溫暖的早春時刻,西班牙的氣溫約為舒適的攝氏20度上下,首都馬德里街上的咖啡聽、酒吧裡,人們的社交行為仍未暫停,擁抱、親吻還有聊天,都在人們近距離之內的面對面之內發生。

 

3月8日,在西班牙全國封鎖前一週,運動賽事、政黨大會,以及國際婦女節的大型抗議活動,皆照常舉辦。3月11日,約有3000名馬德里競技場(Atlético de Madrid)的球迷,還飛到利物浦(Liverpool)觀賞歐洲冠軍聯賽的賽事。

 

西班牙民眾的防疫日常。(湯森路透)

 

西班牙總理桑切斯(Pedro Sánchez)對疫情的反應不但慢半拍、又很笨拙,面對大規模的疫情爆發,全國缺少基本醫療設備,人工呼吸、醫護人員隔離衣,以及新冠病毒檢測設備都還在採購中。隨著源自中國的救援設備湧入,中國的角色從禍首轉為救星,中間人是先前因為中國疫情嚴峻而被排擠的中國移民社群。

 

新冠病毒也暴露了西班牙醫療照護體系中的根本錯誤。私人養老院在尋求獲利得同時,又僅能收取人們可以負擔的費用範圍、約莫為逾9000歐元(約為新台幣29萬元)。因此,養護中心人力不足、設備缺乏的情況很快就令照顧機構不堪負荷,導致死亡率高達20%。西國軍隊進駐消毒時,竟發現有人是直接病死於床榻上。

 

歐債危機後資源匱乏的醫療體系

 

西班牙擁有良好的初級醫療照顧系統,但自金融危機發生以來,醫院10年來的也陷在財政緊縮的危機中,僅擁有德國和奧地利人均病床數的1/3,但這仍比英國、紐西蘭和美國高出不少。


報導指出,當桑切斯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時,他的政府耗時逾24小時,才完成相關部署,但那時候馬德里的人口已擴散至全國各地。

 

 

協調不力意味著馬德里地方政府在本週早些時候關閉了大學和學校,這引起了假日氣氛,酒吧和公園已滿,許多家庭離開了海灘。

 

政府失敗的協調能力,導致馬德里的地方首長宣佈學校提早停課時,民間卻反而變成放假氛圍,酒吧和公園滿滿人潮,許多家庭甚至因放假安排海邊度假。

 

西班牙政府於3月14日實施全國封鎖,酒吧、餐館、會議中心和所有休閒及運動活動都將被關閉,加上警方配合執法,不久後就讓西班牙嚇人的死亡曲線出現趨緩,政府也宣布,長達近1個月的居家隔離禁令,可望在4月11日鬆綁,但沒有人期待日子能恢復正常的模樣。

 

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因實施封鎖令,街頭群眾銳減。(湯森路透)

 

報導指出,疫情結束之後,西班牙將變得非常脆弱。2008年金融危機衝擊歐洲,西班牙的失業率飆升至27%,公共債務暴增,經濟衰退情況為歐盟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而2020年可能將出現同樣情況。

 

10年前金融危機,政府祭出緊縮、裁員以及減薪等方案,這回將令人無法容忍。經濟學家羅丹(Toni Roldán)預測,西班牙需要從歐洲穩定機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ESM)獲得2000億歐元的貸款。

 

此刻,西班牙必須先擊敗病毒,雖然這是目前為止最艱難的時刻,但是最糟糕的時刻,可能還沒出現。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