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肺炎到底該不該冠名「武漢」

吳傳立 2020年03月30日 07:00:00

中國不但不檢討自身因為隱匿疫情而讓全球失去早期防疫機會、進而導致全球大流行,現在甚至還「以疫謀宣」,趁機宣揚中國國威。(湯森路透)

理想很好,現實也很重要。只顧現實而絲毫不在乎理想,就會淪為禽獸;只想追求理想卻忽略現實,就會變成「膠」。

 

現實是什麼呢?

 

現實是:如果你讀歷史,你就會發現:不管人類如何自詡為萬物之靈,人類始終都是動物的一種。人類的瘋狂超乎你我的想像;偏偏人類社會中的多數人不愛讀歷史,所以活在大致承平時代的你我,從來就搞不清楚人類可以有多瘋狂。

 

現實是:你的理想不一定等於我的理想;就算你我有相同的理想,我們對於追求理想的手段很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看法,就代表著不同的路線之爭;不同的路線之爭,運氣好的是「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但殘酷的現實是「資源有限;為了爭奪有限資源以追求理想,所以終究兄弟鬩牆。」

 

現實是:如果你只管理想而忽略現實,這個世界就會因為你的追求理想而變得離理想更遠!你就會淪為不折不扣的「膠」!

 

「歧視」之所以會發生,首先是因為「區分你我」,比如說「你這個醜八怪」、「我這種正常人」。這種「區分你我」而生的歧視之不道德、以及隨之而來的迫害,無須贅言闡述。

 

還有另外一種「區分你我」,叫做「區分敵我」,比如說「你那種殺人放火畜生」與「我這種善良的老百姓」。因為你那種殺人放火的暴民可能會傷及我的利益,所以我當然會把你視為敵人,然後區分敵我,對你痛加撻伐,往死裡打。

 

殺人放火者確實讓人深惡痛絕,但殺人放火者何以至此?因為可以純然歸責為惡者自己的喪心病狂?還是整個社會體系壓迫下必然產生的悲劇?接下來的討論,就會延伸到到了「死刑存廢」的論戰。在此對於死刑存廢按下不論,只是要舉例說明「區分敵我」是一種人性基於自保的必然本能。至於這樣的本能會不會「不但不能自保、反而造成自身更大的悲劇」?又或者,「雖然確實可以自保,但是產生了他人更大的悲劇」,或是「不但可以自保,更可以滿足我心中的鄉民正義/體現天地間的天理昭彰」?這些問題,是需要充分討論之處。

 

同樣是「區分敵我」。因為武漢病毒肆虐,所以人心惶惶但求自保。既然武漢肺癌在中國爆發,也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地方(除非你相信中國的「新增案例零增長」宣傳)。在國家公共衛生的考量中,「帶病毒的中國人」是「敵」,「我國國民健康」是「我」。世界各國陸續對中國斷航是一種為求自保(避免病毒入侵我國)所採取的必要措施;那當然不是什麼「歧視中國」!

 

當然,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帶病毒;「罹患武漢肺炎者」──不限國籍、不分種族──身上才有帶病毒。如果全球各國、各種族因為「中國人身上有武漢病毒」、「這個黃種人看起來很像是中國人」,所以開始以國別或膚色「區分你我」,那麼隨之而來的歧視、霸凌、乃至於讓病人害怕曝光而忌疾諱醫,最後導致防疫出現更大破口...凡此種種,當然都是絕對毫無實益、只會製造悲劇的「區分你我」。

 

但其實因為這樣而衍生的「歧視」問題不是關鍵問題──新聞說全球大流行已是既成事實,按照哈佛專家的估計全球甚至會有四成到七成的人染病;若果真如此,人人都有病,又要如何「區分你我」?

 

所以,說什麼「取名為武漢肺炎,會導致歧視中國人/黃種人」,根本是假議題。真正要探討的議題,是「全世界都仇恨中國」。

 

病毒是哪來的?如果是「純天然的」,那沒話說。那麼,病毒之所以在人類身上肆虐,不外乎就是「人類大量侵略動物的棲息地」之類的原因;這是全地球人的共業。如果要再更進一步追究「人類吃了太多不該吃的美味」,那問題就逼近中國人一層了──因為中國人嗜吃各種野味,是世所周知的事實。

 

但如果病毒不是「純天然的」。那麼,病毒是誰加工製造的?各種陰謀論都有;所以即便中國的生物實驗時距離疫情爆發地點這麼近、儘管中國在數年前就公布類似武漢肺炎病毒的病毒培養結果,總之因為缺乏一槍斃命的證據,所以就姑且不論。

 

如果病毒不是「純天然的」。那麼,病毒是怎樣流出來的?如甚囂塵上的各種陰謀論所料?還是管理機制的漏洞而人工釀禍?眼看著疫情如此肆虐全球,民眾實在也沒有心力去質問病毒從何而來,只能關心人類未來何從何去。

 

總之先不論病毒如何問世。關於人類未來的何去何從,首先要全球人類一起想辦法控制疫情,其次要想辦法在未來另一場病毒風暴展開時防微杜漸。結果你中國不但不檢討自身因為隱匿疫情而讓全球失去早期防疫的機會、進而導致全球大流行,甚至還「以疫謀宣」,趁機宣揚中國國威(看看中國疫情燒這樣,還有心情來台海生事,指責台灣「以疫謀獨」)!中國「以疫謀宣」就算了,還要捏造「零增長」的虛幻想像吹噓自己的抗疫成功!吹噓自己的功績也就算了,但這種防疫有重大破口的中國將來造成另一波傳染高峰的時候,豈不是繼續害著全球人類再死一波?捏造假數據也就算了,還要拿著準確率不到兩成的試劑輸出「幫助」他國?

 

黃皮膚黑頭髮的中國共產黨惡形惡狀至斯,要全世界如何不去(因為自身的權益受到嚴重傷害,而)痛恨中國政府?這樣的中國政府卻能擁有這麼多中國人的支持──看看那些天真到相信中國大外宣而巴巴趕回中國的海外遊子們──你要全世界的人如何不痛恨你中國人?當全世界的人因為痛恨黃皮膚黑頭髮的中國人,而連帶讓其他同樣黃皮膚黑頭髮的亞洲人也被歧視的時候,同樣也是黃皮膚黑眼睛的你我不去批判中國政府、不去鼓舞中國順民勇於爭取權利、不去稱讚勇於對抗中國獨裁體制的中國人香港人,反而在那邊高喊「把病毒冠名中國武漢會導致中國人、黃種人被歧視」?

 

「種族歧視」當然是錯誤的悲劇。你的理想是預防「種族歧視」這種錯誤悲劇的發生?很好。只是,你的方法經得起邏輯檢視嗎?能產生正面效果嗎?這是不是一種「膠」呢?

 

※作者從事金融服務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