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現場:走在街上 波蘭人自動遠離戴口罩的我

王薇妮 2020年03月30日 00:01:00

與台灣相比,歐洲的防疫措施更像是亡羊補牢,波蘭宣布管制期間內的病例增長速度也並沒有下降。(湯森路透)

我從2月17日應學校交換學生計畫來到波蘭已經一個多月了,從當時的零人確診到現在情況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來到波蘭交換是因為它便宜的物價,希望能在歐洲各國旅遊,甚至在疫情爆發前已經訂好了要前往瑞典和西班牙的行程,如今都已不可能實現了,就連在波蘭境內都不能隨意移動。現在學校課程已經全部改為遠距上課,我所居住的宿舍也開始規定不能有五人以上的集會,早上六點前及晚上十點後都不能離開宿舍,且離開宿舍的理由只能是購買生活日用品、買藥或是不得已的工作。第一次感受到房間如監獄一般,我們被關在了宿舍中。

 

2020年初,當亞洲陷入新型冠狀病毒的嚴重疫情時,歐洲對於這場將要到來的災害毫無準備。3月4日,波蘭第一個病例出現在鄰近德國的小鎮,當時的德國已有近千名病例,到3月11日時,雖然累積病例還不到一百例,但波蘭的學校已經開始陸續停課,許多大學也宣布停課至3月25日甚至更晚,開學才僅僅兩周就開始停課,疫情的問題讓這個學期的行程徹底被打亂,不論是學校的徵才活動,或是學生會舉辦的旅遊計畫幾乎全部取消,學校也開始著手辦理遠距離教學的事務。

 

3月13日,波蘭政府宣布自3月15日起實施防疫管制措施,內容包括禁止外國人士入境波蘭,且自國外返回的波蘭籍人士必須進行14天居家隔離,此外國際航班停飛、跨國火車停駛,自3月14日起也開始限縮商場活動,關閉餐廳、咖啡館、pubs、clubs、酒吧等等,而國內學校也開始重視起肺炎的問題,像是進入學生宿舍要量體溫或是鼓勵學生搬出宿舍,為避免感染也禁止宿舍內五人以上群聚。而為了挽救被低估的疫情,歐盟也終於在3月17日決定,對非歐盟國家公民暫時關閉邊境30天。

 

因為距離波蘭宣布管制邊境到實際封鎖只有一天的時間,宣布時有很多非波蘭籍的交換生還在歐洲其他國家旅遊,為了趕在管制邊境前回來只能臨時買價格高昂的回程機票逃回波蘭,但也有一些人沒那麼幸運,原本訂定的回程時間在15號之後的機票全部被取消,跨國火車也被攔在邊境,因此只能繼續留在當地直到解除管制邊境。

 

在短短的一個星期內,波蘭的病例從零人飆升至一百多人,且未來的一個星期也不見減少的趨勢,每天增長的人數幅度越來越大,死亡人數也不斷攀升,至3月25日時已累積破千。在大學的宿舍中,搬離房間的人越來越多,有的是自己國家的政府要求,有的是擔心疫情而搬出宿舍或乾脆回到自己國家。

 

3月的華沙像座空城,整個波蘭除了超市和藥房以外的商店全部關閉,博物館和電影院等等也為避免群聚而關閉至3月底,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原本人聲鼎沸的購物中心也變得門可羅雀,連華沙中央車站的人流量都明顯下降,只有人們蜂擁進超市搶購食物囤貨,衛生紙、乾洗手等消毒用具也被搶購一空,波蘭陷入緊張的情勢。

 

不過就算疫情在歐洲已經相當嚴重,地鐵以及商場戴口罩的人依舊非常少,反而是戴手套的人比戴口罩的人多上很多,而零星幾個戴口罩的人也會被其他人注視,因此有些歐洲人也會用圍巾遮住口罩。為了保護自己,我們幾個台灣交換生依舊頂著別人的目光戴上了口罩,雖然路上的行人會自動遠離我們,不過幸運的是並沒有遇到任何言語歧視或霸凌。

 

在波蘭,路上不能兩人以上一起行走,中間必須間隔一公尺以上,搭乘交通工具時也不能坐在一起。(湯森路透)

 

此外,政府還有一項規定是在路上不能兩人以上一起行走,中間必須間隔一公尺以上,搭乘交通工具時也不能坐在一起,中間要空一個位子,對於這樣的規定實在感到無奈,雖然隔開了人跟人之間的距離,但多數人還是不戴口罩及手套,不知道這樣的政策意義何在。

 

與台灣相比,歐洲的防疫措施更像是亡羊補牢,歐盟內跨境傳染使歐洲的情況日趨嚴重,人民也因為文化差異而無法有效防疫,波蘭宣布管制期間內的病例增長速度也並沒有下降,如今解除管制的期限將至,波蘭再度宣布管制期限「至少」延期至4月11日,更宣布禁止集會、群聚,歐洲各國如何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仍然是一大課題。

 

※作者為台灣在波蘭交換生

 

關鍵字: 波蘭 口罩 隔離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