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這場「院部之亂」將如何收場

陳嘉宏 2020年03月30日 00:03:00

徐國勇的「政治能力」碰到蘇貞昌時卻是撞上鐵板,除了雙方派系背景迥異之外,倆人的行事風格更截然不同。(資料照片)

去年年底,南迴新線公路即將全線通車,蘇貞昌在主持行政院會議時說了一段小故事。他表示,日前去巡視南迴工程進度時,發現工地主任為了工程,竟然住在工地整整六年,他們犧牲了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但當工程完工時,竟連一個名字都沒有。於是,蘇貞昌刻意在通車典禮時自任司機,載著兩名工程人員,通過這新開通的隧道。蘇說:「我沒有大的貢獻,但是我願意為工程人員開車,我做你的司機,讓我們第一次來走這一條路。」一場很不一樣的通車典禮,讓開路英雄走紅地毯進場,蘇貞昌在台上致詞,基層人員在底下感動拭淚,令人動容。

 

蘇貞昌這套「要挖掘那些被壓抑、沒被看見的人」的想法,貫穿了他擔任閣揆一年多以來的施政理念,所以,在他甫接任閣揆之際,隨即大動作更替公股行庫人事,即便在民進黨總統立委勝選之後,也繼續撤換許多政治任命的公營事業經營者,用力地拔擢許多基層出身的公務員,甚至因此得罪了與他長期結盟的新潮流系。而這一次,他與內政部長徐國勇為了警政署長公開交火,雙方幾乎扯破臉,其實與蘇貞昌這種霸氣的施政風格密切相關。

 

儘管警政署受內政部長管轄,不過,直接指揮七萬警察的署長人事卻絕非內政部長的權力,若非「總統保留」,也至少是「院長保留」。所以,徐國勇在未知會蘇貞昌與蔡英文的情況下,公開宣稱要函送現任警政署長陳家欽法辦的作法,的確犯了官場大忌,令人匪夷所思。但換個角度來看,以徐國勇八面玲瓏的個性,若非隱忍積怨已久,又豈會如此孤注一擲、公開攤牌,這不是一件單純的行政倫理問題。

 

徐國勇曾任北市議員與兩屆立委,在民進黨派系屬性上常被歸為謝系,但在謝系没落後,曾在《三立》主持政論節目的他,與《三立》老董林崑海建立不錯的交情,於是又被歸為海派。徐國勇律師出身、腦筋靈活、口才便給,他在林全內閣期間臨危擔任政院發言人,有效地整合當時一片紊亂的政府發言系統,獲得民進黨內頗高的評價。事實上,續任閣揆賴清德儘管與徐國勇派系不同,但倆人互動良好,也讓徐國勇直接接手葉俊榮去職後的內政部長職務。徐國勇未曾擔任過縣市首長竟能升任天下第一部部長,可見其政治能力在民進黨實屬上乘。

 

不過,徐國勇的「政治能力」碰到蘇貞昌時卻是撞上鐵板,除了雙方派系背景迥異之外,倆人的行事風格截然不同更是主因。對蘇貞昌而言,徐國勇的人事任命有太多派系政治考量,他對徐並無信任基礎;但對徐國勇來說,他若連一位區區分局長都無從建言主導,又如何在內部領導統御?據悉,在這次院部公開勃谿之前,雙方溝通凝滯,「蘇貞昌銳氣霸道,講話難聽;徐國勇自覺受辱,回應也絕不客氣。」徐國勇把移送陳家欽攤到檯面上,早已是賭上烏紗帽,將自己置之死地。

 

回到蘇貞昌,他從32歲就擔任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兩任閣揆,一生崇隆不斷,卻屢屢與總統職位失之交臂,成為他從政一輩子最大的遺憾。蘇貞昌在72歲高齡接下閣揆時,就不再想自己後路,而是把現在的職務當成自己的最後一役,說起「挖掘那些被壓抑、沒被看見的人」,其實更像他一輩子從政從不拉幫結派,因而不斷被黨內派系打壓的心境。此時此刻的蘇貞昌連長期盟友新潮流都一度反目了,面對行事風格截然不同的海派徐國勇,當然更不假辭色,快意恩仇。

 

民進黨一向有「可以共患難,難以同安樂」的傳統,這場外界看來不可思議的「院部之亂」,不過是其中一碟小菜。經此一役,五二〇後,不是蔡英文派人重新組閣,就是徐國勇黯然去職;但即便蔡蘇倆人暫時合則兩利,雙方迥異的行事風格,也勢必時時考驗著雙首長制的運作。在民進黨全面執政的時代,「有政府,會做事」是遠遠不夠的;對蔡英文而言,「做事」之外,如何「做人」?甚而如何讓派系各安其位?恐怕更是勝任閣揆職務的關鍵。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