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國勇與江啟臣 藍綠兩種症狀

邱師儀 2020年03月31日 00:55:00

徐國勇(右)與江啟臣(左)兩人,分別反映出綠藍驕傲和懦弱的兩種症狀。(合成照片/張哲偉攝)

綠營的問題在驕傲與粗暴

 

當衛福部長陳時中在前線努力抵抗第二波由歐美傳回來的武漢病毒之際,徐國勇與江啟臣卻各自有戲。最近兩人所衍生出來的新聞效應,可以說是綠藍兩種症狀。首先,徐國勇的行事作風,從一個小律師轉成的三立通告名嘴開始,社會即有風評,他升上內政部長之後兇記者、撂狠話,與其說徐這樣做是為了擔任蔡英文總統的凶猛虎爺,替她在深水區擋子彈,不如說徐的性格本就如此。據了解,與外界給徐「姑婆勇」綽號不同的是,警政署同仁私下稱徐為「鬥雞部長」或「勇大部長」,意即「到處找人鬥,自以為很大」之意。

 

徐靠著三立電視老闆林崑海在民進黨內部插旗成立的海派起家,又2018年高雄市長初選期間陳菊與林崑海交惡,演變為徐國勇擔任內政部長後與陳菊在擔任高雄市長時所提拔的警政署長陳家欽不睦。現在徐國勇以部長之姿移送下級署長,不但前所未見,也說明了綠營只要完全執政,大小官員就容易得意忘形。

 

然而驕兵必敗,2016年後一連串的改革手段導致2018年六都市長選舉慘敗就是一例。人家陳時中部長在前線拚了老命防疫,藍綠也齊心「順時中」,而徐部長卻移送陳署長,等於就是在警力最緊繃之際砍掉警方的手,擺明了就是要「逆時中」。此舉不但犯眾怒,就連府院高層都看不下去,徐大部長的烏紗帽隨時有落下的可能。

 

平心而論,蔡英文總統領導下的民進黨,訴求通常沒有太大問題,從轉型正義、勞工權益、年金改革到台灣主體,相信最多數的選民不會有太大的反對,但在實行手段上卻雷厲風行,少了傾聽與同理心。蔡英文總統第二任獲得新高的817萬票,應該比第一任時更加謙卑,避免任命像徐國勇這樣性格的人擔任要職。就算要派系平衡,也應該找一些溫和堅定的海派人才或謝系人馬,才有助於蔡總統在行政立法一條鞭下推動政務之餘的社會和諧。

 

藍營的問題為猶豫與懦弱

 

而如果說綠營的問題在於驕傲與粗暴,藍營的問題即為猶豫與懦弱。徐國勇繞過行政院長魯莽地送辦警政署長,對照組即新任的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江即使貴為主席,仍無法有效管控黨內紅統勢力與愚鈍的不分區立委。江從上任至今媒體輿論對他都不太友善。這一方面跟江的溫和性格有關;二方面江身為過渡黨主席,任期只到明年5月20日,缺乏2022年的縣市長暨縣市議員提名權,因此少了許多號令的籌碼;三方面是國民黨從2016年之後,已遭買辦與紅統勢力綁架,整個黨已經被拉離主流民意太遠,儘管有一個2018年的梟雄韓國瑜挾民粹風潮拿下高雄風光一時,但早已種下2020年大選的敗果。許多年輕人與中間選民早已視國民黨為一個在保衛台灣主權上信用破產的政黨。

 

然而,如果我們從Laakso 與Taagepera的「有效政黨數」來計算 更多Effective number of electoral parties, ENEP。公式為:N=1/Σ(pi)^2,N為有效政黨數,Pi為各黨得票率(有效政黨數)或者國會席次率(有效國會政黨數)。,計入2020年各黨區域立委得票率,得出數字為2.61;又從「國會有效政黨數」來計算,計入2020年各黨在立法院中的席次,則得出的數字為2.44。這兩個數字如果為2,則呈現兩黨對決的態勢,如果超過3則為多黨對決的態勢。

 

換言之,雖然目前國內政黨不是純兩大黨的對決,但也不到多黨制,國民黨仍然是紮紮實實的第二大黨,它在2020年總統選票獲得552萬票,地方縣市長的席次也有15席。既然身為最大在野黨,就不應該妄自菲薄,要好好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也不要忌憚在主權意識上師法民進黨,因為這也不是師法民進黨,而是向最大選民數靠攏。民主政治就是民意政治,在台灣主張紅統(一國兩制或一國良制)都是沒有票的,沒票的政黨就不是有效政黨,就要有泡沫化的心理準備。因此國民黨內癡迷於一中的深藍人士,如果不在乎自己所加入的政黨是否會泡沫化?那他們就應該離開國民黨去加入新黨,因為在那裡他們會快樂一些。

 

更重要的是,對國民黨外的社會大眾而言,如果大家都希望把紅統政黨趕出台灣,最符合政黨政治常軌的做法就是一起協助江啟臣「翻轉」國民黨,與其看著國民黨日漸赤紅而萎縮,還不如協助她再次轉變為本土性的政黨 更多上一次本土化是在李登輝主席任內。。前者情形下台灣會淪為一大多小的政黨體系,這對於一個容易流於獨斷的民進黨不好,對於台灣民主發展更不好。事實上,現在黨內許多紅統人士,從中常委到不分區立委都企圖讓江的改革形成一種「世代之爭」或者「小孩玩大車」的內鬥印象。雖然綠營或者社群媒體間也常以這樣的說法來訕笑江,但其實黨內的反動勢力更樂於渲染這種說法,要讓外人知道江是在搞「內鬥」或者「打自己小孩給外面人看」,進而模糊掉改革的正當性。但從江在中常會內外明示或暗示不排除懲處吳斯懷開始,從PTT八卦版到各大媒體即顯著討論,的確讓紅統人士感到極度不安,他們的死穴不在黨內,而是在社會力量加入江將國民黨本土化的可能性。

 

明白的講,像連江縣立委陳雪生、國民黨中常委范成連、不分區立委吳斯懷與葉毓蘭,還有區域立委費鴻泰等,他們無法服氣江這個年輕主席的威信是一回事,更糟糕的是當中有哪些人拿著中共的好處,一天到晚在江的耳邊碎念「九二共識」的重要性以換取買辦利益他們心裡很清楚?過去還曾經有一些知識藍企圖從良善角度幫忙「九二共識」做開脫,想要凸顯「各表」的內涵,但到頭來只是笑話一場,國民黨內有許多紅統人士看九二共識只是看上其商業利益。

 

此外,許多紅統人士口口聲聲捍衛「憲法一中」,其實心裡根本就不在乎這個一中是否具有民主內涵?也就是「認同中國」比「認同中華民國」更重要,甚至威權中國也沒什麼不好。政治學者吳重禮曾在台灣驗證「威權懷舊」的概念,意即台灣有一小搓人由於沒受過民主洗禮(通常是戰後嬰兒潮),還真的不會太反對威權統治,甚至懷念其高效率統治下的美好。但這些異數出現在「中華統一促進黨」也就罷了,社會大眾應該協助江讓這些人從國民黨這個台灣第二大黨出走,去他們該去的地方。讓國民黨的路線回到「台灣優先」與「民主信念」之上,並且據此與民進黨進行良性競爭。

 

最後,民進黨這幾年推動轉型正義,但也只有國民黨內的紅統與買辦通通見光死,讓他們承受社會上極大的譴責,用選票、用遊行、用投書來逼他們出走,江才能更無羈絆地帶領國民黨進行的徹底轉型正義,切斷威權臍帶並且打斷重練。當然,這樣的說法對於無論如何都要看國民黨死的「台獨解殖派」來說當然是沒有意義的,看衰江主席改革這件事情恰巧在紅統人士與法理台獨者之間形成一個共識,也算是一個奇特的景觀。

 

※作者為東海政治系副教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