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郝柏村是個統派 但又如何

陳嘉宏 2020年04月01日 07:02:00

郝柏村說:「我半生都在跟老共鬥,現在依然不認同他們。但怎麼看老共是一回事,支不支持統一又是一回事。」(資料照片)

1999年4月,郝柏村來到台灣之後第一次回他江蘇鹽城老家祭祖。郝柏村曾任參謀總長、行政院長,還在3年前選過總統,他在闊別家鄉61年後首次回鄉,當然是一件大事。我當時受服務報社《中國時報》的指派隨行採訪,跟著郝柏村從南京、鹽城、蘇州、上海、杭州、浙江奉化、紹興一路遊歷,近距離地觀察這位從歷史走出來的人物。

 

這趟採訪的重頭戲在江蘇鹽城的祭祖儀式,郝柏村19歲時少小離家,再次踏上家鄉土地時已經80歲,他帶著自己在台灣的家人跪在父母墳前,將酒水灑在墳上,一旁的姐姐喊著:「爸爸、媽媽,你們的兒女們都回來看你們來了!」郝柏村當時激越的心情可想而知。而台灣來了個大人物,當地的台辦官員完全不敢怠慢,除了在一旁警戒開路以外,幾乎每到一個地方,當地的書記都會設宴招待。郝柏村幾乎每場宴席都到,但他話不多,總是直挺挺地坐著吃飯,沒見過他欠身向當地官員致意,記憶中也不曾看過他主動向人敬酒。

 

這趟採訪行程長達11天,過了祭祖儀式的重頭戲,隨行記者很快地就沒新聞了。但在那之前的10年,正是政壇李郝鬥爭最激烈的時刻,郝柏村只要開口評論李登輝,任何時候都是個大新聞。為了向台北報社交代,我們幾個文字記者開始試著跟郝柏村聊政治,趁著每天早上與郝柏村同桌吃飯時發問:「李登輝安排這個人事,您認為他用意是什麼?」「李登輝這樣做,郝伯伯認為對嗎?」

 

郝柏村總是瞪大眼睛認真地聽我們發問,聽完之後他常嘴角上揚、悶笑了幾聲,不對記者的問題多做回應。當氣氛略顯尷尬時,才由他兒子、當時的立委郝龍斌或隨行的舊屬周仲南(台灣最後一任警備總司令)答腔。但我們不死心,一連好幾個早餐都旁敲側擊,就是試圖「生出新聞」來,郝柏村當然懂得記者的心思,最後終於說道:「我人在大陸,不在這裡評價自己的總統。」「不讓外界拿我與李某人的關係作文章,這是我作為一個軍人的基本格調。」

 

在1999年首次回鄉之後,郝柏村後來曾六度回到江蘇鹽城祭祖,除了第一次有我們四名文字記者隨行外,郝總是靜靜地去,悄悄地回來,不見任何媒體報導,顯然他這套「不讓人見縫插針,不被對岸統戰」的作法過去20年來如一日。事實上,郝柏村不只不在中國大陸罵自己的總統,他還跑到對岸的土地上質問共產黨:

 

2014年7月7日,郝柏村參訪北京蘆溝橋。當時習近平才發表「共產黨是抗日戰爭中領導」的論點,接著踏進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內的郝柏村說道:「抗戰歷史要講明,到底是誰領導中華民族抗戰的?」郝柏村用右手食指向地面連續點了好幾次,「是蔣委員長領導的。」還質問館內嚮導人員共赴國難宣言在哪裡,並且直轟館內完全不提國軍抗戰貢獻,讓館內人員尷尬不已。

 

2015年8月,前副總統連戰等人將出席北京的對日抗戰週年大閱兵,傳言郝也將率領舊屬出席,但郝柏村公開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表示:「中國大陸官方在抗戰宣傳上,把國民黨和共產黨相提並論,同稱為抗戰的『中流砥柱』是不公道的說法。」他不希望昔日的軍中舊屬去參加這次閱兵,「你拿中華民國的俸祿就不能去,如果你們站到中共的閱兵台上看閱兵,就應該放棄退休俸」,軍人有武德,「跑到打敗你的那邊,看人家閱兵,這算什麼?」

 

台灣的退役軍人有很多種,有人離開軍伍後,汲汲營營,唯利是圖,面對昔日對陣的敵手,竟假民族大義為名,唯唯諾諾、甚至奴顏卑膝,甘為統戰樣版。但同樣也有人謹守分寸,進退有據,當面對統戰誘惑時,剛正不阿,有為有守,絕不輕諾寡信,郝柏村正是這樣一位有氣節的軍人。

 

在首次回鹽城祭祖的行程裡,面對在機場向他抗議的群眾,郝柏村說道:「我郝某人,一生一世,就是個中國人。我和李大總統不同,他在先總統面前說自己是中國人,如今不說了。我過去說,現在說,將來直到我死,我仍然說,我就是個中國人!沒錯,我半生都在跟老共鬥,現在依然不認同他們。但怎麼看老共是一回事,支不支持統一又是一回事。」

 

郝柏村對台灣的民主有很多的誤解,從中國到台灣,一生戎馬的他也很難理解台灣人要自己當家作主的心願。他是個統派,雖然若干想法不合時宜,但他絕不是一位毫無條件、投降式統派。在郝柏村101歲辭世的此時,特別記下這段採訪過程,也紀念這位令人尊敬的長者。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