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網路沒電視】極端保守教派感染比例過高 以色列面臨嚴峻防疫挑戰

李靖棠 2020年04月01日 19:38:00

以色列警察在耶路撒冷逮捕違反群聚規定極端保守教徒。(湯森路透)

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COVID-19)持續擴散,截至1日14時,全球確診病例為85萬9716例,累計死亡人數達42340人;中國全境確診病例達8萬2633例,死亡人數3321人;台灣目前確診329例,並出現5名死亡病例。

 

位於中東的以色列,境內確診增加至5591起、死亡攀升至21人;鄰近的巴勒斯坦也有134起確診,並有1人不幸染病去世。

 

 

以色列確診病例突破5千起

 

《國土報》(Haaretz)報導,當疫情持續升溫、以色列政府祭出更嚴格管制之際,國內卻有一群人不斷挑戰官方的底限,甚至被視為防疫的破口,他們是佔人口比例約一成的極端保守派哈雷迪教徒(Haredi Judaism)。

 

 

 

根據美媒的說法,人口僅佔1成比例的極端保守教徒(ultra-Orthodox Jewish),卻在確診感染病患中佔了5成;而該國西部、保守派聚居最多的城市貝內貝拉克(Bnei Brak),該地進行檢疫的居民中,竟有多達35%比例出現確診。

 

戴口罩的以色列警察,在耶路撒冷城區逮捕多名違反「群聚限制」的極端保守猶太教徒。(湯森路透)

 

禁用網路、不看電視

 

衛生部長里茲曼(Yaakov Litzman)和許多醫師相繼公開呼籲,希望保守教徒們遵守政府限制,避免出席群聚活動(婚喪喜慶)、在密閉空間進行祈禱和戴上口罩保護自己。

 

醫師拉韋德(Motti Ravid)指出,保守教徒之所以激增感染比例,主要跟禁用網路或擁有電視有關,即使有部份教徒持有手機,也因拒用網路和通訊軟體,導致他們對於政府的命令和宣導往往慢半拍。加上堅守傳統宗教儀式,讓教徒們持續前往禮拜堂(synagogue)進行每天三次禱告。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左)和衛生部長里茲曼(右)。(湯森路透)

 

傳統節慶 vs 防疫管制

 

更讓外界憂慮的,則是即將在8日開始的逾越節(Passover)假期,這個記載於《出埃及記》的重要猶太教節慶,勢必會有大批教徒湧入禮拜堂禱告,屆時又該如何保持安全社交距離,或是保障大眾不出現群聚感染,同時也不會傷及宗教自由,將成為以國政府近期最大難題之一。

 

 

為了確保社會秩序和落實管制,以色列警察也開始強行執法,耶路撒冷的「百倍之地」(Mea Shearim)30日就有25名保守猶太教徒被逮捕和罰款,警方甚至派出直升機監控,所有可能出現群聚的地區。

 

生活「與世隔絕」的極端保守教徒,成為以色列官方最擔心的防疫缺口。(湯森路透)

 

最保守的一群猶太教徒

 

黑色高帽、黑色西裝、多數留著濃密鬍子的強烈形象,曾前往紐約或以色列的讀者,應該都對他們不陌生。這群堅信其信仰和宗教常規傳承自摩西、被視為猶太教正統派中最保守的哈雷迪派,因為高出生率讓社群人口快速增長。

 

耶路撒冷著名的「哭牆」,經常能見到保守派教徒親吻牆面。(湯森路透)

 

遵守嚴苛的男女分界,並從14歲開始要全心投入研讀猶太經典,拒絕從軍或工作;婚姻多半由教會或父母介紹,平均一個家庭有6至15個孩子。對於媒體、影音、現代科技也多有排斥,拉比反對觀看電視、電影、被允許的報紙和未經過濾的網路,但仍有小部份教徒嘗試改變,包含提升女性的地位。

 

擁有70多萬哈雷迪派教徒的以色列,國內有多個政黨代表其利益,其中以極右派的沙斯黨(Shas)影響力最大,在分裂政黨體制的國會內,長年都能分得內閣席次,並讓大黨接納和保障教徒的「傳統習俗」。

 

 

以色列政府考慮,將貝內貝拉克全市進行「隔離」,隔開城內20萬極端保守教徒,與外界的接觸與流動。同時也考量,由於家庭平均規模較其他群體大,保守派經常出現10至12人同住兩房公寓,政府也準備好旅館作為隔離中心,並確保設備和飲食,全都符合猶太教飲食規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