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方方日記》60篇見證武漢封城始末 憂後世忘記「死者為何而死」

林思怡 2020年04月02日 18:32:00

中國武漢女作家方方在封城期間寫了60篇日記,記錄這場公共災難。(圖片取自微信)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最早爆發於中國湖北武漢,為了控制疫情,湖北1月23日開始封城,一直到最近才宣布解禁,疫情重災區武漢市則是要到8日才完全解除。

 

在武漢封城期間,中國武漢女作家方方寫了整整60篇日記,用文字記下這場歷史性的公共災難。中國媒體《財新網》用電子郵件採訪方方,詢問有關疫情和封城等相關事情。

 

方方說,「她記錄下來的60篇日記是受難者日記,最悲傷的是死亡,最感動的是醫護人員的無畏無懼,還有武漢人的克制和他們對李文亮這種普通人的深情。」

 

一位武漢民眾穿著防護衣在街上吃著武漢著名的傳統早餐熱乾麵。(湯森路透)

 

最早披露肺炎疫情的李文亮醫師遭中國惡意打壓,指控他散播不實謠言,然而隨著時間,眾人漸漸知曉李文亮才是真正的「良心醫師」。只不過他最後仍因未感染肺炎不幸過世,他的死訊傳出後讓中國網友相當憤怒,中國政府甚至因此不得不成立調查小組究責。

 

最早跨年前即聽說疫情

 

根據《財新網》的文章,方方說到自己最早在2019年12月31日,就從家中的微信群組得知疫情,不過方方當時住在靠近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三哥說,「漢口的市中心醫院平靜如常」。

 

接著,最早轉發訊息到家庭群組的大哥在1月1日再次轉發了《武漢晚報》關於華南海鮮市場停業整頓的新聞。方方的三哥仍說「他們家附近沒什麼變化,大家該幹什麼還幹什麼」。

 

當時的他們相信,經歷過SARS的政府不可能封鎖資訊,「否則就太對不起老百姓了。」

 

武漢民眾隔著障礙物向市場攤販買東西。(湯森路透)

 

沒想過離開

 

方方回憶,自己是到1月中旬聽到愈來愈多人感染肺炎,才開始戴上口罩保護自己,並非特別覺得事態變嚴重才開始戴口罩。

 

她在1月23日凌晨看到封城消息後,「完全沒有想到過要離開,當然也沒有想到過事態會嚴重到後來那樣的局面。」方方說她可以理解在那些在武漢正式封城前離開的人,「逃生是人的本能。那些謾罵的人,我相信,他們如果在武漢,多半會是第一批逃走的人。」

 

幸運的是,方方認為自己的生活並未被打亂得太多,只不過「封城改變的是人的心情,看到武漢人慘烈如此,非常憤怒也非常悲哀。不知道疫情之後,他們會不會白死。我很擔心活著的人,為了得到實際利益,把死者為何而死,全都忽略掉。」

 

武漢市區被塑膠板隔成一塊一塊,限制人員往來。(湯森路透)

 

最悲傷的是什麼?

 

被問到封城期間,覺得最悲傷、憤怒和最感動的事情,方方回答:

 

「最悲傷的當然是死亡。熟人的死亡,同學的死亡,知道人們求醫過程而無能為力的時候,非常難過。最錐心的是常凱一家的死。最憤怒的是前期延誤十幾二十天時間,造成後期這樣嚴重的混亂,這是人禍。最感動的當然是醫護人員的無畏無懼,還有武漢人的克制和他們對李文亮這種普通人的深情。」

 

這是受難者日記

 

方方將第60篇日記題為《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內文說到:

 

「作為被封在家兩個多月的武漢市民,作為親歷親見了武漢悲慘時日的見證人,我們有責任有義務為那些枉死者討公道。是誰的錯誤誰的責任,就將由誰自己承擔起來。如果我們放棄追責,如果我們將這一段日子遺忘,如果有一天我們連常凱的絕望都不記得了,那麼,我想說:武漢人,你們背負的不僅僅是災難,你們還將背負恥辱。忘卻的恥辱!設若有人想輕鬆勾掉這一筆,我想那也絕不可能。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

 

方方接受《財新網》訪問時表示,她把自己的日記定位為「受難者日記」,說她的個人記錄就是強調實事求是,「該批評的就批評,該辯護的就辯護」,「把它定位在一個普通人在疫區中的記錄,就可以了。」

 

部分網友曾針對方方在日記提到某些官員的辛苦之處,認為她是在為官員辯護。方方則對此不以為然,「疫情期間,只要官員在幹活,不是大錯,就不必說,這是我的觀點。」並表示少數「極左分子」對她的叫罵「水準實在太低了,只要不是明顯的違法,比方造謠或是構陷,根本就不用理他們,讓他們自娛自樂就是。」

 

武漢近期將解除封城。(湯森路透)

 

關於武漢

 

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曾說過,「武漢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方方回應:「在中國,每一座城市都是英雄城市,不獨武漢。但是鐘老因為知道在這場疫情中,武漢人奉獻了什麼,以及會受到怎樣的傷害,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慨。」

 

方方也提到,這次疫情對武漢人民的傷害無疑相當巨大,「不談死者,在求醫階段呼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時的慘狀,那時的絕望感我相信是非常深的。」而武漢900萬市民困守60多天,即使不論親人已逝,那種壓抑、鬱悶和煩躁也是會帶來內心傷害的。

 

「而且開城後,或許還會有更複雜的感受,各種後遺症恐怕都會出來。比方兒童敢不敢出門,成年人敢不敢近距離講話,等等,對病毒的恐懼也會遺留很久。」

 

最後,方方表示等到疫情結束、武漢解封,她只想好好休息幾天,繼續完成她未完成的小說。

關鍵字: 方方 武漢 封城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