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霸權意識形態藉「病毒命名」在各地拉鋸

哈奇士 2020年04月07日 00:00:00

關於「武漢肺炎」一詞的霸權國家角力,不免讓人懷疑背後有什麼使人武裝起來的意識形態和遮蔽生命意義的形而上學在作祟。(湯森路透)

二十世紀文化思潮以來,在批判邏各斯中心主義,去主體化的哲學趨勢下,價值和信仰等詞漸漸已被學界摒棄,若是落實到現實世界的評論中,至少我們不會再為硬邦邦的道德教律叫好。就如最近疫情期間重新熱門了一回,加繆的小說《鼠疫》裡的金句: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是值得人們為了它而捨棄自己的所愛。然而,不知什麼原因,我自己就像您一樣,也捨棄了我的所愛。我們要做「道德判斷」,實在的行動,要緊的是透過回到事物本身的直觀,追問活現於世的人與事物存在的意義,而不是背後有什麼使人武裝起來的意識形態和遮蔽生命意義的形而上學在作祟。

 

關於Chinese Virus和武漢肺炎的命名,病毒的來源的爭論,已很能說明現時人類越發的閉塞。反對中國政府無理指控美軍播毒,反對在數碼(位)極權和生命權力意識形態操控下已漸漸度過難關的中國政府為了更好敘述其現代化模式,動用黨國宣傳機器和直接的政治打壓禁止Chinese Virus和武漢肺炎的使用,那麼,我們就可以不關注兼理直氣壯地助長目前旅居華人及其它亞裔切實地被種族歧視的問題發生了嗎?

 

抑或,近來關於批評中共及其國的言論逐漸意識形態化,根本上已淪為一場邏輯的真理遊戲。如今香港反對派的輿論氛圍頗能說明其問題。在近年右翼本土民粹思潮卷起,中共及建制派的打壓與挑撥,經歷去年聲勢浩大的抗爭運動後,「香港人命運共同體」的國族神話已然是牢不可破,從今天在反對派內部討論中有人自發使用「新冠肺炎」而不用「武漢肺炎」就被質疑其政治立場繼而被網上圍攻,說明至少稱呼「武漢肺炎」已成香港民間一種政治正確,面對更受爭議的「Chinese Virus」,部分香港人群起攻擊為反對種族歧視而反對此說法的明星(陳法拉,林書豪),更為甚劣。

 

「武漢肺炎」是華人社會關注此疫情發展的約定俗成講法,絕然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稱呼,要捍衛的難道不是這種自然嗎?不惜代價支援川普政府的中國病毒論,想借助另一霸權的意識形態,另一種壓迫與仇恨,去追求對此圈子大部分人言足夠符合「常識」「邏輯」的所謂「現代文明」,基本上已與批判精神無涉。例如更甚者,標籤其民族劣根性,混扯埋政治制度,最後都是為了得出一個中國政府及其中國人(文化)多少都是一個邪惡的主體的結論。

 

筆者在此絕無意有任何對這種「大命題」的道德判斷,只是想指出,這種敵對原子式的主體塑造可靠嗎?如中國社會被詬病吃野生動物的文化,為殘暴不仁,通常評論首要擺出與野生劃清界線的,以農耕,畜養文明稱道的姿態,不論中國野生動物販賣背後的產業鏈透視出的資本利潤追逐問題,結果儼然成了本體論式的野蠻與文明的對立。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如同不少中國自由派,幻想中美爭霸是黑暗與光明的抉擇,如今中國模式肆虐全球,在中美爭議中誰批判美國政府,誰批評川普誰就負上左派危害人類文明之嫌;相對於中國政府現想極力擺脫病毒發源的駡名,致力令中共,中國,中國人(文化)與病毒,醜惡捆綁,成一堅不可摧的,令世人得以快意詛咒之的固體。至於考慮今次的病毒肆虐是否與全球氣候變暖等環境問題有關,或說應客觀嚴謹推理病毒起源,並行不悖地批判中國維穩體制下隱瞞疫情,這樣的公共言說今天還剩多少空間?

 

有新聞消息透露一些海外華人被當街謾駡及毆打的視頻泄出是與中國政府的海外組織出錢出力故意等待拍攝有關,如是者,疫情當前鼓動起全球(當然主要是被右翼民粹者列為「優等文明」的西方世界)反共反中情緒更為振振有詞,那些被種族歧視被毆打的華人是否就為抗爭的沙石,不值一提?又或者,他們當中部分人平常親中讚美中國模式的言行是否又成為了活該被歧視的理由?

 

時代的不幸當然與現代科技文化的發展有關,它的關注點在於如何用技術把每個問題都設計得天衣無縫,讓所有問題都變為程式與形式邏輯般的問題。海德格爾在一九三五年弗萊堡大學講座《形而上學導論》裡就曾明言,從形而上學的層面來看,俄國與美國二者是相同的,即兩者對那無羈狂奔的技術和那肆無忌憚的庸民大眾組織都有著同樣的絕望式地迷狂。

 

借助電子科技智慧手機的瞬刻資訊流傳,繼承冷戰時期意識形態的話語如今大行其道,語言文字被按下,被宣傳,最終反過來影響形塑了人們的行為。樂於穩定固執的封印式命名,缺乏對人生存的真實境遇察念,狹隘的思考言說者們想創建的「現代文明」又有多文明?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