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關係必將轉舵——中共也回不去了

顏純鈎 2020年04月07日 07:00:00

美國人終於發現自己太一廂情願了,中共非但沒有融入普世價值的世界大家庭,甚至以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大舉擴張,干涉美國國內輿論和政治行情。(湯森路透)

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林培瑞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談到武漢疫癥,說中共將為此付出很大代價,他更認為,美中關係必將轉舵。

 

林培瑞是著名的「中國通」,能說流利漢語,他接受訪問時所涉及的一些問題,都是當下中國人應該深思的問題。

 

林培瑞說,他有個朋友為中共做說客幾十年,最近在一個場合跟他說:老林,還是你對了!林培瑞多年支持中國民運,曾經幫助方勵之出走中國,他的親中老朋友覺今是而昨非,證明美國民意大翻轉。

 

整個美國朝野,政府與民間,當下瀰漫一股反對中共的氣氛,這種氣氛在武漢疫癥肆虐美國後達到高潮,翻轉了美國的社會輿論。

 

因為中共隱瞞疫情,甩鍋給美軍,在造成全人類巨大痛苦之際,還惡形惡相,又通過所謂口罩外交,無恥地扮演救世主的角色,這一切不斷在政界、學界、商界發酵,引起普遍反感,連普通美國人,也對中共產生前所未有的厭惡。

 

不僅美國如此,歐洲國家也開始醒悟,英法等國政要都公開表示對中共追責和脫鈎。這種對中共全面轉舵的現象,成為全球性的趨勢,這是中共面對的大困局。

 

美中關係大轉舵不自武漢疫癥起,在中美貿易談判時,甚至在特朗普上台後,就開始了。中共時常將中美關係惡化,歸結為所謂「修昔底德陷阱」,即新興的大國必然挑戰現有的大國,現有大國也必然反擊,因此戰爭不可避免。照此理念,中國再怎麼討好美國也是沒用的,因為自己太強大了,美國不能容忍中共強大。

 

這只是中共自我開脫的一種說法,用以欺騙大陸人而已。

 

過去三四十年來,美國朝野都寄希望於中共,在經濟崛起後,中產階級成熟,會推動中共走向政治改革,在中國實現民主自由的過渡。但美國人終於發現自己太一廂情願了,中共非但沒有改革體制,融入普世價值的世界大家庭,甚至以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大舉擴張,拉攏分化美國的盟友,干涉美國國內輿論和政治行情,一帶一路威脅歐洲,孔子學院和各種遊說團作文化滲透,在各國商界建立利益圈,如此等等。

 

美國人並不傻,他們最終看穿中共的狼子野心,幡然悔悟,毅然轉舵,與中共分手。

 

武漢疫癥使中共真面目得到更全面徹底的揭露,中共表現出來的不負責任、不實事求是、不遵循全球共有的價值與規則,損人利己甚至損人不利己,種種為民主世界不齒的行為,讓中共自絕於現代文明國家。

 

為何要走到這一步?莫非這一步對中共很有利?中共不是不知,只是無法自我控制:急於顯耀國力,急於傳播中共發展模式,急於與美國一別高下,急於奪取國際社會話語權,什麼都急,急起來就不擇手段,不顧後果,再加上自我膨脹,老子天下第一,終於走到一個臨界點,全世界都和你反目。

 

中共回不去了,回不到與各國和睦相處、平等交往的過去,回不到各國向中共敞開大門的過去,回不到得了便宜又賣乖、自以為聰明得計的過去。

 

從今而後,中共唯有縮回去,縮回閉關鎖國的過去,對外以敵意,對內以酷政,維持一個全無正當性可言的權貴統治集團,期望再維持三十年,三十年以後又如何,那他們就不管了。

 

中國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絕地求生,開放改革,經過四十多年折騰,到頭來又回到原點,甚至回到比原點更惡劣的地步,這究竟是中共之幸呢,還是中共之不幸?這又究竟是中國人之幸呢,還是中國人之不幸?

 

自辛亥開國,至今逾百年,中國人開國鎖國,在自己的國土上兜圈子,至今兜不出來,這說明,不只是中共有問題,中國人也是有問題的。魯迅當年對中國人,有「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說法,這八個字至今有效——中國人的民族性應該痛加批判,中國人應該再次接受現代文明的啟蒙。(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