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中國有隱瞞疫情」是肯定的

侯鎮安 2020年04月14日 00:00:00

當你詳細查看「衛健委」每天公佈的數字,很容易你便會發覺有很多不尋常的地方。(湯森路透)

截至4月5日香港時間下午五時,確診病例數目最多前十名國家按序為:美國31萬1637、西班牙12萬6168 、意大利12萬4632、德國9萬6092、法國9萬844、中國大陸8萬1669、伊朗5萬5743、英國4萬2477、土耳其2萬3934、瑞士2萬0505。

 

美國確診破30萬,全球病例破120萬, 逾6萬人死亡!「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日趨嚴重,全球大爆發、大流行;中國有沒有隱瞞疫情?當然有。為什麼?

 

首先,現在全球大爆發不足一個月,人口比中國少得多的多個先進國家,其確診數字,已經遠遠超越中國的八萬多確診,這些國家包括:美國、西班牙、意大利、德國、法國;確診數字尚未超越,但已經逼近中國的,也有伊朗、英國、土耳其和瑞士等國家。相較早前的中國爆發,全球爆發凌厲得多,死亡率也高得多,證明「武漢新冠狀病毒」對人類的殺傷力,並非當初中國所謊說的輕微,也並非「可防可控」,其實是傳染力和殺傷力都非常驚人之高的病原體。試想想,人口少的國家也有這個大數目的確診,人口多的中國反而只是維持較低數目的確診者,合理嗎?不可疑嗎?中國真的沒有隱瞞疫情嗎?

 

第二,2019年12月30日下午,已經殉難和被「烈士」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看到「發哨人」艾芬醫生的疫情信息,得知有一份病人對SARS冠狀病毒呈陽性反應的檢測報告,遂即時在同學群組中發佈:「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隨即被公安當局拘留和盤問,訓斥和警告他不要「造謠」,「發哨人」艾芬醫生現時仍下落不明;武漢公安的迅速行動,證明他們並無花任何時間去調查和了解事情的真假,便決定警告李文亮醫生等人不要「造謠」,為什麼?因為武漢當局一早已經心知肚明,所以無需調查,便即時警告李文亮醫生等人不要「造謠」,只為防止真相外洩,不能繼續隱瞞疫情。所以,有心隱瞞是明顯的,唯一不明顯的,就是究竟是誰決定隱瞞,地方政府還是中央政府?從至今仍未有地方官員被重罰來看,筆者認為,應該是中央政府的決定,應該是習近平的決定!

 

第三,2020年3月18日星期三,香港《明報》刊登袁國勇和龍振邦(袁龍)的聯署文章《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文中除了解釋了為什麼「大流行緣起武漢」,解釋了為什麼「十七年教訓盡忘」外;並提到,「武漢新冠狀病毒」之「元祖病毒」源於何地,已經無從稽考,因為「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早已被清場,研究人員抵達蒐證取樣本之時,場內之活野味早已不知所終,什麼動物是病毒宿主成疑。

 

對此說法,筆者不敢苟同,筆者認為,病毒宿主身分未必成疑,「元祖病毒」源於何地也並非無從稽考;因為筆者相信,武漢當局一早已經知道新病毒的存在,更一度以為可以自己關門處理,自行解決,毋須向外透露,所以要訓斥和警告已故的李文亮醫生不要「造謠」,可惜事與願違,疫情一爆不可收拾。因此,武漢當局必定一早已經在「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沒收了大量文件,採集了足夠有餘的相關動物樣本和環境樣本,否則,又怎能自行解決呢?

 

所以,就算更早清場,也是武漢當局收集齊所需資料後的事;病毒宿主是誰,「元祖病毒」出於何地,相信武漢當局早已一清二楚,只是不想任何到訪的研究人員、監察官員或觀察員知道,包括香港的專家和特區政府等官員也不例外。因此,有心隱瞞是明顯的,只是沒有任何到訪的專家、研究人員和官員,包括香港的管軼、袁國勇和龍振邦,可以逼使武漢當局把真相和盤托出,

 

第四,2020年2月中,紐約大學全球公共衛生學院(School of Global Public Health,New York University)生物統計學副教授麥樓笛·古德曼(Melody Goodman),應美國財經雜誌《巴倫》(Barron’s)的邀請,就「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的死亡率進行了一個數據分析,模擬出來的數據,竟然跟「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衛健委)」每天公佈的所謂「真實數據」有99%相同,懷疑數據經過人為調整(造假),並非真實數據。對此結果,一些著名的經濟學家也表示並不出奇,而且身同感受!

 

第五,按「衛健委」公佈的數字來計算死亡率,能夠一直維持在2%左右,本身已經有可疑,加上「死亡率」的計算有偏頗,令「死亡率」可以低上加低,這種人為操控,不是隱瞞疫情是什麼?

 

第六,當你詳細查看「衛健委」每天公佈的數字,很容易你便會發覺有很多不尋常的地方,詳見筆者《死人翻生:中國「衛健委」每天公佈武漢新冠狀肺炎的不尋常數據》。例如棄用圖表,只用文字,增加理解的難度;例如刻意不單獨公佈兩個數據:湖北以外的「全中國」數字、武漢以外的「全湖北」數字,以便隨時調低這兩個數字,都不容易被發覺;因為疫區武漢已經是全球焦點,又有「世界衛生組織」的嚴密監察,數字上實在很難、亦都不方便改動,所以惟有於其他方面下手。這種人為操控,不是隱瞞疫情是什麼?

 

第七,隨著「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肆虐全球,歐美地區幾乎全數淪陷,各方對中國的指責日漸明顯。台灣對中國處理冠狀病毒危機做法加大批評力度,稱中共看重其權力甚過其自己人民。正當中共在加速甩鍋卸責之際,3月17日,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家律師事務所,就已經開始代表數位美國公民,提集體訴訟,控告中國政府隱瞞疫情,未即時抑止傳播,引發全球大流行,中國政府需要擔負很大責任。筆者相信,提訴訟者,並非無的放矢,必定掌握一些確實證據,才興訴訟;而且類似訴訟,應該還會陸續有來,亦不限於美國,相信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受害民眾,也會效法。

 

綜合上述七項觀點與發現,歸納成四大表面證據如下:

  

1. 公布的疫情數字有可疑(第一、四、五、六項)

  

2. 毫不調查便怪責發佈疫情的醫生們「造謠」(第二項)

 

3. 跟到訪的專家們不合作(第三項)

  

4. 集體訴訟興起(第七項)

 

總括來說,根據上述多項客觀事實與證供,筆者有足夠理由相信,中國的確有隱瞞疫情。「中國有隱瞞疫情」是肯定的,唯一不肯定的,只是中國隱瞞了多少,哪些是謊言?(不少)哪些不是謊言?(不多)。無論如何,縱使中國仍然否認隱瞞疫情,並且不斷甩鍋卸責,但俗語有云:「紙焉能包得住火」,隨著國際社會不斷追查,中國民眾不斷爆料,相信真相將會很快水落石出,到時,無論中國共產黨再怎樣厚顏無恥,再怎樣胡亂撒謊,也絕對不能甩鍋卸責!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