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單月14.5萬人自伊朗歸國 阿富汗防疫鬆散爆危機

楊穎婷 2020年04月07日 13:03:00

阿富汗醫療人員為民眾測量體溫。(湯森路透)

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疫情擴散,截至目前為止,阿富汗累計367人確診、11人死亡;伊朗累計6萬500人確診、3739人死亡。

 

隨著伊朗疫情加劇,3月有超過14萬5000名居於當地的阿富汗人民返國。但是阿富汗政府及相關機構沒有能力提供有效防疫措施,醫療體系亦不完善,民眾入境後便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返家,使阿富汗深陷疫情爆發的危機。

 

 

未嚴格實施防疫措施

 

《美聯社》(AP)報導,近期有大量阿富汗人民返國後未受到檢測及監管,隨即回到境內各地城市、城鎮和村落,這樣的情況可能將導致阿富汗疫情擴散,數年來備受戰爭破壞的醫療設施恐怕更將不堪負重。

 

阿富汗公共衛生部長費羅茲(Ferozuddin Feroz)提到,病毒已經在返國的人潮中擴散,「若是確診個案增加,疫情就會失去控制,我們將會需要幫助」。

 

費羅茲與其他官員擔心,伊朗的現況可能會迫使超過100萬名在當地非法工作的阿富汗人民歸國,目前伊朗已經自阿富汗入境的入口,避免離開的人再度入境。

 

消防隊及志工進行街道消毒工作。(湯森路透)

 

單月逾14萬人自伊朗歸國

 

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的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1月至今已有逾19萬8000名阿富汗人自伊朗歸國,其中超過14萬5000人是在3月伊朗疫情擴大之際返家。

 

阿富汗難民及歸國事務部長賽伊德(Sayed Hussain Alimi Balkhi)表示,這段期間每天約有1萬5000人跨越邊界,近日的返國人數才稍有下降。

 

 

即便國際移民組織會在邊界發放毯子給沒有收入而無法前往任何地方的人,但是阿富汗政府及機構卻沒有能力對返國者測量體溫、檢測或隔離,多數人更是經由大眾交通運輸工具返家。

 

近日,20歲的諾里(Mahdi Noori)同時與數千名返家的難民在邊界排隊等待返家,「我在邊界看見女性和孩童,接著我想到,若是他們在現在在這裡被感染呢?」他事後透過電話向《美聯社》記者說道。

 

 

無法進行病毒檢測

 

一名居於伊朗的阿富汗年輕難民諾里近期丟了工作,原先任職的工廠受到疫情影響而關閉。如今他既沒有收入,又害怕遭病毒感染,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好回到阿富汗。

 

15歲那年,諾里放棄學業,開始在伊朗賺取收入,並且換過多種工作。他近期在伊朗中部大城伊斯法罕(Isfahan)一處石材切割建材廠任職,每個月會寄收入中的180美元(約新台幣5432元)扶持家中8人。

 

防疫人員為民眾進行消毒。(湯森路透)

 

自從工廠關閉後,諾里頓時失去收入來源。他擔心若是被病毒感染,無法在阿富汗獲得治療,但是試著在伊朗進行檢測卻又遭到拒絕。

 

因此,諾里只好在不知是否被感染的情況下與其他工人回到阿富汗,搭著公車行經各地才抵達首都喀布爾。在公車上,諾里遭到其他阿富汗人民歧視,並告訴他:「對病毒恐懼使你回家,用它殺害其他人。」

 

3月17日,諾里回到位於喀布爾的家中,並且自行隔離兩周,「我經歷了人生中最糟的時刻,隔了這麼長的時間與距離,才和我的父母及兄弟姊妹見面」。

 

 

檢測流程不嚴謹

 

阿富汗政府宣布3月28日封閉首都喀布爾及西部赫拉特省(Herat),關閉餐廳、暫停商業活動和婚禮舉辦。

 

 

在伊朗修習學業的查法里(Habibullah Zafari)3月上旬回到阿富汗喀布爾。他在返國隔天前往檢驗中心,但是他並沒有受到檢測,光憑量體溫、確認症狀,便被宣布為陰性反應。

 

此後,查法里還是自行隔離數周後才和親友見面,見面期間也會戴上口罩和手套,多數時間還是待在家中。他說,「這病毒就像風,你不知道它從何而來,自己又是如何被感染」。

 

赫拉特省(Herat)工人興建可容納100張病床的臨時醫院。(湯森路透)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