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可以做「好國好民」 何必當酸民

主筆室 2020年04月08日 07:02:00

台灣人比別的國家幸運的是;我們有迄今地球上表現第一名的防疫團隊、猶有餘裕的醫療體系,以及多數人不於匱乏的口罩供應。(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口罩是一定不夠用的,一周兩片不夠,一周三片也不夠;兩週九片不夠,但即便如侯友宜建議的兩週十片,還是缺了每週六日出門的那兩片。不過你以為每個人一天一片就夠了嗎?其實也不一定,因為有人的口罩沾汙吃到口水,甚或要出入醫院等高風險區,總認為自己要多幾片備用。

 

就是因為口罩已成為防疫戰備物資,對許多人內心來講,對口罩有一種無以名狀的匱乏。所以,防疫指揮中心經過學術機構的驗證,開始教導民眾如何用電鍋幫口罩消毒以延長使用期限。但沒想到又有人質疑了:家裡沒有電鍋怎麼辦?家裡只有電子鍋怎麼消毒?為什麼要「獨厚」大同電鍋?用電鍋消毒那還要煮飯嗎(他不知道電鍋高溫可以殺死細菌)?

 

台灣人沒有辦法兩週十片或一天一片,但另一群台灣人有同理心,知道在地球彼端的西班牙、義大利、倫敦與紐約,每天都有醫療人員因為欠缺口罩與醫療物資而遭到感染而倒下,當地的市長首長哭求外界的捐贈支援;所以,當看到昔日幫助過台灣的義大利神父請求台灣救救他的家鄉時,來自台灣各地的捐助蜂擁而至,年逾八旬的賣菜阿嬤掏出他的一周所得與八片口罩要捐給義大利,還說:「不夠,我再去排隊。」

 

有人在瘟疫裡表現出人性的光輝,但也有人在抗疫當下只選擇當酸民;所謂的酸民,是一群沒有同理,只想自利的人,他們到處指三道四,其實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看人挑擔不吃力。這種「症頭」,有些是來自於無知理盲,有些是來自於黨同伐異,兩者都傷害防疫工作甚深,而後者尤不可取。

 

酸民的另一項特點是永遠見不得別人好,只會事後諸葛、自圓其說。例如看到現在口罩產能滿載,人人都有口罩戴,他就會說道:「早在一月底就建議台灣要人人戴口罩」。看到現在篩檢能力提升,開始擴大篩檢,就會自以為是地說:「早就告訴你要普篩」。講到疫情讓台灣經濟停頓,他會立刻建議政府要刺激消費;看到清明出遊爆量,他立刻變臉說:「看吧,這就是台灣人的水準」。

 

瘟疫當下,每個人都只能對自己負責,希望別讓自己成為別人的負擔,但只有酸民不用為任何人負責;怎麼說他都贏,怎麼錯都是別人的錯。一千萬片口罩援外其實不到台灣一天的產能,這樣的捐贈對許多人是性命攸關,也是本於人飢己飢的同理心,更是提醒台灣人口罩是有限的戰略物資,不容得任何浪費。但酸民不會這樣想,他們對口罩援外挑三阻四,是因為記得這個政府兩個月前才禁止口罩出口中國,所以現在哪容得你樂善好施,透過口罩援助歐美充當善人?說穿了,是兩岸統獨意識鬥爭的再延伸。

 

但即便以成敗論英雄,台灣現在的防疫團隊也是目前地球上第一名的團隊,它們所作出的決策,的確值得我們賦予更多的耐心、尊重以及信任,何勞這些酸民們頣指氣使?瘟疫蔓延下的台灣很重要,它代表民主國家也能用自己的方式抗擊疫情,頑強地存在;甚至還行有餘力,挹注支援其他受苦的人們。我們既然有機會做個「好國好民」,就別再當「酸民」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