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酷碰券與消費券的距離不只是現金而已

林青弘 2020年04月14日 07:00:00

蔡政府若想讓個體微觀的振興經濟效益明顯,不妨考慮酷碰券與消費券的混合搭配。(取自交通部觀光局官網)

瑞典哥仁堡大學經濟地理系教授Martin Henning(Professor of Economic Geography at the University of Gothenburg)對於「疫情經濟」(Coronomics)提出9種結果分析(「Coronomics takes over the world」 ),他認為「疫情經濟」帶來:1.旅遊下降;2.服務需求減少;3.產品需求減少;4.妨礙企業創新;5.製造金融問題;6.全球供應鏈產生斷鏈;7.政府財政因疫情紓困與公衛健保等支出而增加舉債壓力;8.部分勞動力受疫情重創(例如領時薪工人、醫療基層人員勞動負荷增加等);9.創造特有的消費行為模式(例如囤積物資、搶購特定貨品)。

 

面對冠狀病毒的全球疫情慘重,超過180個國家發生疫情,全球感染人數即將突破180萬人,平均死亡率超過6%(4月12日為止,已有10.9萬人因病死亡),而且有5個國家感染人數超過10萬人;即使全球強國如美國,也有超過50萬人感染冠狀病毒肺炎。這場公衛浩劫,造成部分國家採取鎖國、封城等封閉式管理,限縮人民的活動範圍與頻率,降低了人流群聚,也同時減少很多經濟活動;尤其以航空業來說,營收重跌、股價重摔,員工的無薪假也是無心假,冠狀病毒重創全球經濟,這是藥物與疫苗不能處理的重要議題。



各國政府體認舉債進行擴張性的財政政策,有其必要與正當,川普總統甚至打算再投入2,500億美元紓困中小企業,在可預見的財政擴張政策下,台灣政府隨著國際連動,民進黨政府也會推出有系統性的擴張性財政政策,蔡政府的紓困與振興規模至少已有1.05兆元。以行政院日前公告的紓困案為例,蘇院長宣布營業額減少5成的企業勞工,可以獲得政府3個月補貼薪資4成(上限2萬元),預計受惠勞工有80萬人;自營業者若投保金額低於2.4萬元,每月補助1萬元,可以補助3個月,受惠自營業者預估有110萬人;弱勢、老人、兒童、身障者共計87萬人,可以每月多領1,500元,加發3個月補助;初次就業青年、失業勞工等15萬人,可以適用擴大就業方案;針對減班休息、職業受訓等15萬人,推出企業最高補助350萬元,勞工個人補助每小時158元(最高補助120小時),最多可領取18,960元。
 

上列紓困新措施,總計支出為1,035.2億元,比當年的消費券舉債858億元稍多,但受惠對象比較限定,蘇揆的紓困支出,受惠對象最多有307萬人,當年消費券卻是雨露均霑,每位中華民國國民(設有戶籍者)都能依法領取。這樣比較,會混淆政策目的,因為蘇揆的政策目的以維持就業為主,消費券當年是預定促進消費為目的,兩者不能放在一起相比。政策方向與層次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為瞭解台灣與全球經貿關聯,依據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的進出口統計,自2008年1月起至2020年2月止,貿易總額以中國占比22.4%最高,日本與美國加總起來占比約22.8%,如果加計香港貿易總額占比7.3%,中國、日本、美國與香港等貿易總額的加總占比將超過50%;從總體層面來看台灣經濟,不能疏忽這三個國家與香港地區對台灣的外部影響。圖表一至圖表三,分別顯示貿易總額、出口總額與進口總額的統計結果,無論藍執政或綠執政,台灣不能低估與輕忽中國與台灣之間的貿易關聯。

 

 

其次,個體微觀層面上,紓困或振興的政策要能成功,或是至少可以達成預期效果,還是要回歸人性的消費心理。當年消費券不能達成預定的GDP增長比率,主因在於脫法的變現行為,部分折扣退讓的變現行為,造成套利空間,有人不消費而存起來,而且拿去消費的人只是替代性消費行為,沒有增加額外的乘數效果。以政府舉債花錢的乘數效益來論,政府當然希望每花1元能創造更多的經濟效益,至少能夠創造2元甚至10元的倍數效益。以此觀點,現金是最差的作法,因為現金可以直接存款,根本無須變現。發放現金的國家,他們人民的儲蓄率顯著低於台灣人的儲蓄率,這是生活習性的不同,也是國情文化的差異。



因此,蔡政府若想讓個體微觀的振興經濟效益明顯,不妨考慮酷碰券與消費券的混合搭配。假設政府預擬每位國民發放3,000元,其中1,500元以酷碰券發放,另外的1,500元以消費券發放,政策成本會提高,但是可用其他效益超過。制度上的設計要細緻,例如100元消費券搭配100元酷碰券使用,名目消費金額為300元或400元,視政策的乘數效益要設定為多少來決定;假設400元消費金額,可使用100元消費券搭配100元酷碰券,等同民眾還要自行負擔200元,這是5折效果,花400元只需自付200元。這樣的設計,本身就蘊含乘數效益。直白而言,若想追求乘數效益,現金的發放將牴觸政策目標;乘數效益設定愈高,事後的政策效益,預期與實際之間的短缺將會愈大,因為民眾的事後配合意願將不如政府的事前預期水準。
 

1,500元消費券或1,500元酷碰券,還是會有折價換現的可能,畢竟要防堵這項人性使然,政府的法規管制與查緝成本會過高。替代性消費還是有可能發生,畢竟金額少,一個月內就能花完,對於想要享受5折消費利益者,還是會花在日常所需上。政府若限定使用行業與對象,這會影響民眾消費意願,而且對於基層消費經濟非常不利,例如夜市、攤商、無營業登記者等,他們的紓困需求,不能漠視與忽略。
 

觀光旅遊業的紓困措施,不妨另與刺激消費的政策分離施行,多頭多元多樣的消費刺激與政府紓困,可以完成擴張性財政政策,也可以真正雨露均霑,讓更多行業受惠。酷碰券與消費券等紓困或振興措施,能以科技化管控,但千萬不要限定電子支付等方式,不能趁此疫情經濟危急時,把科技弱勢、網路弱勢、老年弱勢等族群化為歧視對象,以科技便利之名加以排除適用與排擠忽略。
 

疫情經濟的9種結果分析,可供蔡政府預判未來衝擊與因應策略。舉債沒關係,重點是要讓人民能感受政府拚經濟與照顧全體人民的心意與理念。我們的文官體系自有智慧與聰明,可以規劃更有效的政策方案。內需先行、外貿其次,國家隊肯定能再創台灣經驗,驚豔全球、台灣優先!

 

※作者為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