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開新冠疫情的遮醜布

葉蔭聰 2020年04月13日 07:00:00

北京政府在武漢封城那一刻,甚至更早以前開始,就已想著如何維持政府的權威。(湯森路透)

病毒不分國籍、膚色及階級的,但是,如何應對還是有很大差別的。有些人可以家居工作,但不只是醫護人員,就是一般勞工階層,也不得不冒著染病風險外出工作。有些人病了可以第一時間去私家醫院(起碼是確診前),但小市民病了便極有可能要去擠公立醫院。世界不同地區的人對疫情的反應的確也有點不同,政府亦如此。

 

在抗疫如戰爭的口號下,每一個政府的戰況都不一樣。新冠肺炎就像驚慄電影開首的引子,驚慄大師希治閣曾稱之為McGuffin,代表了一種神秘、懸疑的裝置,故事圍繞著它而發展,但隨後漸漸變得不再是重點。當然,我並不是說疫情不重要,而是每個政府在慌亂之中勉力應對它之外,各自都打著不同的算盤,做著不同的文章。

 

北京政府在武漢封城那一刻,甚至更早以前開始,已想著如何維持政府的權威。一月二十日前是慣性隱瞞及壓制疫情訊息,之後是掩蓋自己威權統治在疫情發展初期的無能與荒唐,簡言之就是不該管的多管了,該管的卻沒有管起來。公安部門懂得迅速壓制包括李文亮醫生等的「吹哨者」,但03年沙士後的十多年,野味業還沒有禁止,全國都是監控鏡頭,卻讓感染者全國及全球跑。

 

到了一月二十三日後,除了全國封城、關停經濟活動外,官方集中宣傳習近平的領導角色及能力,反複強調習早已在一月七日作出防疫指示。「人民戰爭」口號用來團結官民,蓋過政治矛盾及死傷枕藉的事實,滅絕事後向黨政領導問責的可能。近月來,更白事變紅事,除了逐漸恢復經濟活動,更隨著東亞各國及歐洲疫情惡化,向全世界宣揚中國成功經驗,期望別人感謝中國。這些宣傳即使騙不了洋人,也可騙一下國人,對不少追求國家認同及榮譽感的人特別管用。

 

中國固然有它特殊的政治原因,但其他國家也不例外。英國首相約翰遜,既是保守黨,又靠脫歐起家,因此,他最初不屑於跟從歐洲的措施,還要維持全國正常運作,只建議有輕微病癥的民眾自行家居隔離,減少對本來便日益弱化的公共醫療系統的衝擊與負苛(多得由工黨貝理雅至之後幾任保守黨政府),以達至所謂群體免疫的目標。他相信所謂COM的行為理論,即強調只有能力(Capability)、機會(Opportunity)及動機(Motivation)才是政策成功之道,支持新自由主義式個人解決方案,因此拒絕強制家居、社區隔離,停止學校運作。但是,疫情實在太嚇人,就連他自己以及皇室成員也感染,難以再壓制恐慌,所以匆忙中多次變招。究竟他的親身上陣,以自己的病軀作為公關表演,與民眾一起抗疫,是否能穩住他的統治,仍然是未知之數。

 

至於美國,過度企業及市場化的醫療系統本來就是弱點,也是過去十多年的爭議,只要知道這個背景,大概也可以猜到美國疫情必定嚴重。但是,川普遲至三月初,仍然大大低估了疫情的衝擊。因為,他的政府雖然有些民族主義的口號,但仍然依循共和黨的社經路線,依靠企業及市場來管社會。他之前企圖廢除只屬小修小補的奧巴馬醫保改革,甚至奧巴馬在國家安全局裡成立的傳染病應對委員會(當年為應對伊波拉病毒)他也解散了。他的美式右翼思維慣性,令他更容易浸淫在親政府的媒體輿論之中,令他不只無視批評者,也輕視科學家的警告。結果,堂堂第一大國,竟然出現民眾要露天排隊做測試,國防部要準備數以十萬計的屍袋,實在令人震驚。

 

現在,川普除了像習近平一樣,裝成抗疫戰爭的三軍總司令外,便只好靠美國驚人的企業力量了。近日,特斯拉的總裁馬斯克出來,承諾運送及製造大量呼吸機,而多家醫藥大廠(雅培、強生、吉利德)則趕製測試劑、疫苗等等,在危機之時,美國還是要靠資本主義力量打救。

 

簡言之,全世界的政治精英面對突如其來的衝擊,都企圖維持現狀,蓋上遮醜布,防堵疫情暴露出來自己的制度缺陷及意識形態偏見。世界未來是否能變好,不只在於是否能克服病毒,還在於我們是否有能力扯開這塊遮醜布。

 

作者為香港高教公民執行委員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觀點版,由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原標題:掀起新冠疫情的遮醜布)

關鍵字: 新冠 武漢 封城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