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外因篇:美國為何必然被武肺攻陷?

何清漣 2020年04月10日 00:02:00

從武漢肺炎開始後,美國的淪陷只是時間問題,這是美國作為全球化宣導國的必然代價。(湯森路透)

截至4月8日,美國武漢肺炎感染者為433719人,死亡14764人。

 

從武漢肺炎開始後,我就知道美國的淪陷只是時間問題,因為這是美國作為全球化宣導國的必然代價。在中文推特上,我持續地表達過這一看法,並且預測:紐約與加州必成重疫區,新澤西因為是大紐約地區,鐵路沿線不少人通勤到紐約,亞洲移民幾乎占總人口25%左右,因此必然也淪為疫區;再加上美國人視行動自由為個人自由的第一要義,國內黨爭正熾,如果有疫情,勢頭將會很強,但我相信美國反應過來後,最後能夠扼制住。

 

外部人成「內部的外人」:新羅馬帝國的必然代價

 

持續了20年的全球化,一直讓人看到充滿希望的綠色版:全球共用財富的增長;中國成了經濟巨人,擁有全世界數量最多的億萬富豪與人數最多的中產。但2020武漢肺炎席捲200個國家與地區這一至今還遠未結束的災難,讓人看到了全球化的黑色版,世界在共用財富的增長的同時,還共用瘟疫。全球化在發達國家造成窮人數量增加、貧富差距擴大這一趨勢,已經讓保守主義有重歸之勢,共用瘟疫帶來的反思必將更加痛切。

 

美國在全球化後的移民政策極有利於發展中國家那些希望改善經濟生活的人遷居美國。歐巴馬八年統治期間,對移民採取有收無類的政策;聲稱要繼承奧巴馬精神遺產的希拉蕊·克林頓在2016年競選時的承諾,就是她入主白宮後第一項總統令將是開放邊境,歡迎所有人來美國。而歐巴馬給中國的最大優惠是對中國開放十年期多次往返簽證,連中國人都調侃說「一場影響世界格局的『和平演變』已經開始。作為美國最重要的《移民法》有一條總則,任何一項移民來自同一個國家在同一年中不能超過(世界各國)總數的7.1%。而對中國人十年多次往返簽證的開放將使這條種族人口比例控制法規形同虛設。那一年,有人統計過,赴美旅遊的中國人將從此前一年的180萬暴增至一年300萬以上,赴美生子的中國孕婦將會從前一年的近5萬人產生年均100%的增長。

 

2月2日對中國斷航,一是時間太晚,二則因攜帶病毒者從多國持續湧入美國,美國疫情的爆發是必然的。(湯森路透)

 

一直有人將美國比喻成新羅馬帝國,就是從世界中心這一意義上說的。羅馬帝國曾征服了世界許多國家,也容納了來自這些國家的人,在羅馬內部形成了平行社會。直到目前,美國仍然是容納移民最多的國家,只是越來越喪失同化能力,不再是大熔爐(Melting Pot),成了容許各種不同價值觀存在的多元文化,名副其實的Salad Bowl。穆斯林難民選區選出來的女議員奧爾馬(Ilhan Oma),就是成為美國「內部人的外人」,多次公然在國會發表各種反對美國價值觀甚至美國憲法的言論;中共在美國公然招聘科技英才的「千人計畫」參與者,很多就是歸化入籍的華人。這一點,猶如羅馬帝國晚期,羅馬帝國已經無法制裁、約束那些拒不認同美國價值觀且危害本國利益的異族強勢者。

 

以上,是中國武漢肺炎必然影響美國的大背景。

 

武漢肺炎發生之後,從中國來人知多少?

 

在美華人有回中國度春節的習俗,更有人經常往返兩國。在沒有疫情發生的正常時期,這批人是中美航空業開闢中美專線的利潤基礎。今年卻很不幸,在武漢肺炎疫情初起之時,這批往返於中美之間的人士有不少人成了潛在的病毒攜帶者。在川普對中國的禁航令發表之前,外界甚至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從武漢直接來了美國。當時,我只能根據中國一篇《武漢天河機場離開武漢的500多萬人都去了哪裡?大資料告訴你》猜其大概, 文章裡面列有一張圖表,記錄從武漢天河機場出發至世界各大機場的前20位,僅到美國三藩市的就有3610人,紐約機場、華盛頓機場等當然也有,但不在前20之列,該文並未列明數據。

 

4月2日,美國ABC News發佈一份新聞調查,該調查根據美國商務部記錄和海關與邊境保護局收集的相關資料——據稱是迄今為止從中國和其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入境美國的旅客的最詳盡的資料,説明人們瞭解武漢肺炎如何在美國如此廣泛,如此深入和如此迅速地傳播和滲透。在該病流行的2019年12月、2020年1月和2月的關鍵時期,中國從美國到達美國的旅客為75萬9493人,其中包括228,000多名返回家園的美國人以及成千上萬的商務,學術,旅遊或探親訪華的中國人。」 South Shore Health的傳染病專家西蒙娜·懷爾德斯(Simone Wildes)博士對ABC新聞說:「很難估算出攜帶COVID-19的中國旅客到美國的比例,但是可以推測出旅行時可能已經感染了很多旅客。」

 

1-3月,意、西、英等八個疫區國湧入美國190

 

並非只有來自中國的旅行者不安全,1-3月,封城前夕,從中國武漢出發至全世界各國的共有6萬人。2月9日,美國南安普敦大學研究人員繪製的地圖顯示,自12月疫情爆發至武漢被完全封鎖之前,離開武漢的500萬人中有6萬人去了世界。研究人員使用手機跟蹤資料和航班跟蹤器的組合來跟蹤旅行者的路徑。結果顯示了一條由武漢向中國其他地區和世界各地的疫情擴散圖,這張恐怖地圖揭示了武漢成千上萬的旅行者如何將冠狀病毒傳播到全球幾十個國家約380個城市。

 

1-3月,封城前夕,從中國武漢出發至全世界各國的共有6萬人。(湯森路透)

 

南安普敦大學這項研究做得較早,但指出了中國武漢肺炎傳遍世界已經不可避免,ABC News亦調查了12月,1月和2月從八個受災最嚴重的國家入境美國的資料:來自義大利的共有343,402人,來自西班牙的為418,848人以及來自英國的約190萬旅客——世界都知道,義大利、西班牙與英國的疫情顯性惡化均發生於2月中下旬。

 

看到ABC News提供的這些資料,受訪的美國的傳染病學家都很清楚,2月2日對中國斷航,一是時間太晚,二則因攜帶病毒者從多國持續湧入美國,美國疫情的爆發是必然的,只是時間問題。紐約州州長庫莫對紐約疫情嚴重有個說法:這些國際旅遊者來美國,第一站就是紐約。他沒說的是:這些來者當中有不少人有親戚在美國紐約,他們從本國逃出來,就是來投親避疫的。而美國各機場的檢疫,其實形同虛設。這點,我將在《內因篇:美國為何必然被武肺攻陷?》一文中分析。

 

SARS之後,先覺者看到了全球化黑色版的輪廓

 

SARS算是2020年武漢肺炎的預演版。自那以後,美國醫學協會(IOM)出版報告,提出了導致傳染病捲土重來的八個原因,列在首位的就是隨著全球化的發展,人口日益在全球範圍內流動,傳染病也隨之周遊列國。該報告指出,頻繁的人口流動使得傳統的隔離方式根本無法生效,也使得一國爆發的傳染病會迅速地傳播到其他地區。加上20世紀中期人類對抗傳染病取得的勝利使得大家變得麻痹大意,原有的防治傳染病的系統逐漸衰落,公共健康的注意力逐漸轉移到心血管病和癌症等「現代病」,疫苗的提供沒有跟上,財政支持不夠,人員培訓和公眾教育都落伍了,如果一旦爆發,形勢將非常嚴峻。

 

2020武漢肺炎的全球大流行,終於讓全世界所有國家看到了全球化黑色版的可怖景象。(湯森路透)

 

無獨有偶的是,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在2004年的一份有關2020年世界前景的報告中預測,只有「一種重大全球衝突」的發展,才能阻止全球化的持續發展。這個發展是什麼?即全球瘟疫大流行。報告提到,到了2020年,世界越來越受到身份認同政治的困擾,全球化將面臨政治反噬。如果有什麼事情會使全球經濟整合脫軌,那很可能會是一種致命新疾病的大規模傳播。這份報告的主持者是曾任外交官及普林斯頓大學學者的羅伯特‧哈欽斯(Robert Hutchings)。哈欽斯在最近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他們在這份報告中所試圖提出的觀點是:「全球化是普遍存在的力量,同時帶來了好的與壞的後果」

 

2020武漢肺炎的全球大流行,終於讓全世界所有國家看到了全球化黑色版的可怖景象,疫情過後,這場持續了20多年的全球化將被重新定位。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