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韓國瑜的「直球」投到哪裡去

陳嘉宏 2020年04月10日 07:02:00

面對這些曾經支持他的媒體人、名嘴與作家給的建議,韓國瑜全當耳邊風,他一如舊慣、東拉西扯,故弄虛實,其實自己不斷地在幫罷免案添薪加柴。(湯森路透)

面對罷免案,韓國瑜其實可以這樣做:回任高雄市長後,誠懇地對外說明,為何他會在一年前鬼迷心竅地起心動念選總統,為此向高雄市民道歉認錯;也坦率地向高雄人承認,他對高雄市政的確還很生疏,但他肯認真學習,更何況還有昔日國民黨最好的內閣政務官全力在幫他。韓國瑜也要比任何人都早起,比所有人都晚下班,他得事必親躬、宵旰勤勞,讓高雄市民相信,這個回頭當市長的「浪子」,真的不一樣了!

 

台灣人心腸很軟,韓國瑜如果這樣做,加上疫情當下,沒有多少人願意分心去搭理政治攻防,他其實有不小的機率可以躲過這場罷免案。

 

但韓國瑜沒有。回到高雄後,他只一次語焉不詳地為「沒有陪著大家」向外界致歉,從未他一年來掀起的滔天巨浪、欺罔高雄市民向外完整說明;他還是在深夜開直播,端著茶具,拿著茶壺在網友面前晃阿晃,繼續說著一些言不及義的話。他甚至聯手在高雄市議會擁有絕對優勢的國民黨團延後開會,不讓議會對他進行質詢,還宣稱是:「不要讓綠營炒熱氣氛,沒必要為罷韓增加柴火。」

 

韓國瑜不諳市政,所以推遲議會質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很多人都記得,過去一年他在造勢公開場上可不是這樣龜縮的:例如,當他開始要鋪陳自己選總統氣氛時說得感人肺腑:「人所能負的責任,我必能負;人所不能負的責任,我亦一肩擔起。」 宣布參選總統的時候,他高八度、加重音地吶喊:「為了中華民國,不惜粉身碎骨。」選舉要嗆人時說:「我叫韓國瑜,跟你直球對決。」等到要反擊外界攻訐時又公開在數萬人造勢場上飆髒話:「他奶奶的」、「放馬過來,恁爸等你」。

 

韓流引領台灣政壇一年多,可不只靠一兩把刷子。韓國瑜時而情深意重,時而氣勢萬千,才讓支持者對他如痴如醉。但他現在連履行自己的義務,上質詢台把話說清楚都不敢,昔日的「直球」對決在哪裡?「恁爸」現在又在等什麼?

 

就在罷免已經確定成案,極可能在兩個月後投票之際,韓國瑜陣營宣稱要發動「法律戰」反擊,質疑罷免第一階段提案提早《選罷法》就任一年內不得罷免的期限前發動並不合法。姑且不論其中的法律爭議是非,韓國瑜陣營一定知道,一階的成案門檻僅有1%、2.2萬高雄市公民數,約莫是後來罷免連署一天的量能,比起後來投入二階連署的40多萬人根本微不足道,毫無意義;而且如果韓陣營真認為這樣的連署不合法,整個連署期這麼長,為何現在才要求停止執行?這不是光明磊落的法律戰,而是一塲撥糞泥巴戰。

 

還記得去年9月13日,一樣是面對當時如火如荼燃起的罷免案,一樣是開直播,韓國瑜說道: 「我韓國瑜就在我本人罷免韓國瑜的罷免書上,我自己簽字,接受高雄市民公平的裁判。」選總統時嗆聲要罷免就來,等到人家兵臨城下了卻說:「不公平,我連戰袍都還沒穿好。」還要人家退兵八十里,這像是個想要「直球對決」的男子漢嗎?這是個中二屁孩才會幹的事吧!

 

李豔秋說,若罷免案二階連署過關,韓國瑜應該考慮自己請辭;沈富雄說,若罷韓連署超過30萬,韓國瑜何必撐呢?(有效份數已達37.7萬,還有十多萬按住未發);蔡詩萍說,韓國瑜應該以做牛做馬的低姿態,喚回高雄市民對他的最後信賴,也理當接受一次高雄市民的「再信任投票」。不過,面對這些曾經支持他的媒體人、名嘴與作家給的建議,韓國瑜全當耳邊風,他一如舊慣、東拉西扯,故弄玄虛,但最後其實是不斷地在幫罷免案添薪加柴。

 

罷免不是個好制度,這場罷免案能順利挺進到二階成案,完全是拜選舉時荒腔走板、挑弄仇恨的韓國瑜所賜;如果疫情持續維持平穩,韓國瑜勢將成為近代民主國家極少數遭罷免的民選首長。此後,罷免對抗的潘朵拉之盒被打開,黨派惡鬥將更上層樓,韓流真是台灣政治的一場噩夢。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