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仇中不是流行 而是此刻的必然

許政雄 2020年04月10日 00:00:00

作者認為,必需等到全體中國人民願意放下對臺灣政權的蔑視、無視、甚至吃豆腐,與落實民主與改選後,我們再來清談是否和平、尊重、是否愛最大。(湯森路透)

過去常常有人問筆者「為什麼你可以如此大剌剌歧視中國人,然後絲毫不覺得不妥當,與感到任何羞愧?」基本上筆者的觀念其實非常簡單,「先民主後平權」,這個對岸敵國,以及其內的人民非但沒有民主思想,甚至對於任何他們國內權利都是極力打壓與箝制。

 

從中國政府殘暴的對待其國內的圖博、東突厥、新疆、法輪功、東方閃電、天安門廣場人民、武漢肺炎後的武漢人、銅鑼灣書局老闆林榮基、武漢吹哨者李文亮……族繁不及備載。加上其人民對於國家政治的冷漠與愚昧看來,他們完全不無辜。

 

在臺灣這個自由與民主的地方,民主的位階遠高於平權。是故沒有民主自由,婚姻平權不僅不可達,即便達到了也只是空殼,只是屁話連篇。同樣的,沒有民主自由,性別平權也是屁,種族平權也是屁。

 

這種看似「歧視中國人」的言行,更是基於他們長年對臺灣之民主自由帶來破壞;被侵權下進行的正當防衛,不就是阻卻違法事由之一。筆者認為必需等到全體中國人民願意放下對臺灣政權的蔑視、無視、甚至吃豆腐,與落實民主與改選後,我們再來清談是否和平、尊重、是否愛最大。

 

然而,對於來自中共政權、中國人民的嘲諷,往往讓長年缺乏亡國意識的西方國家感到不可思議,感到臺灣人太過於自我,而且小鼻子小眼睛。但如果對任何一個來自美國的人民,問起伊斯蘭國、問起911賓拉登、問起千人計劃,他們也不會說出什麼好聽的話。 蓋達組織無辜無辜嗎?美國人會說,「他們沒有義人,是的,沒有任何一個。」

 

回到臺灣議題。 之所以反中、仇中,更不僅僅是由於中國五毛無所不用其極、無所不翻牆地在網路上打壓與否認臺灣的國際地位。也不僅僅是陳雲林、張志軍來台時,中共居然可以對台灣情治單位人員等等的配置瞭若指掌。

 

2006年,筆者在德國柏林大學做交換學生實習心臟內科。有一位來自中國北京來的醫學生處處跟筆者作對,那時一見面就跟她吵臺灣是個國家,中共打擊臺灣國際關係實在很爛等等的事,吵了十幾次不止。 說實在她人也不壞,對其它交換學生也都很好, 然而一聽到我來自臺灣就擺臭臉,那對鳳眼瞅著筆者就是一副「憑什麼?」「你老幾?」的表情。

 

再更早,2004年我在泰國曼谷參加亞太醫學生年會AMSC,跟我同組來自香港大學的醫學生,也是不斷來吵臺灣不是國家,當下筆者就發火了。奴隸竟然幫奴隸主說話???終於,那次會議裡,筆者費盡了三寸不爛之舌找到一些盟友。 同組日本,馬來西亞,泰國的代表願意支持臺灣該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至於印尼與韓國代表,則是對於此事根本不關心,覺得中國跟臺灣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甚至嘲諷我「你兩人誰是誰,我們根本分不出來。」紐澳代表則認為此議題應秉持中立客觀,而不願涉入。

 

若要真的扣上「歧視中國人」的帽子,那筆者欣然戴上。

 

筆者一輩子都會記得那些中國人的嘴臉,以及他們事後被眾人認為理虧時,笑吟吟的道歉,「真傻逼,都是自家人,甭計較這麼多,是唄!」 (順道一提,筆者憎恨香港的情緒,直到看見了雨傘革命、魚蛋革命、反送中運動,我才終於釋懷。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永遠都不會是。) 當年,蘇聯共產極權制度下,到各國的留學生,很多都具有特務身份。而中國共產黨為蘇聯政府扶植的侵中政權,我不認為鐵幕的中國能夠置身事外。

 

「陸生」(中生)難道就真的這麼清白嗎?只是因為「兩岸一家親」?「同文同種」真的有這麼大的吸引力?2017年周泓旭案完,臺灣得到了什麼啟示嗎?沒有,相反的,中生的權益高漲,來自間諜國家的學生可以享有健保,何其諷刺? 甚至在我們偉大韓國瑜市長割據下的高雄,中國人還非法當上了同志遊行的總召,然後告訴我們這完全合乎集會遊行法的規定。是這樣說的嗎?法律是可以如此曲解的嗎? 至於「陸客」(中客)者,時不時搭一條龍來臺灣藉旅遊之名偷拍軍營、甚至大肆破壞臺灣珍貴的環境。這種交流是正常的?2013年,鈕承澤還沒爆發性醜聞,當年的他甚至帶著中國攝影師登軍艦偷拍。為了人民幣,這位大導演甚至給予了中國籍攝影師假的工作證。

 

放眼海外,在美國、法國,也多起中國平民藉旅遊之名行竊官方機密、甚至軍事機密的案件。中國的間諜活動,遠遠碾壓同屬間諜大國的俄羅斯或伊朗。近來澳洲爆發王立強共諜案,又給了臺灣什麼教訓?甚至因著親中媒體配合中共官媒一搭一唱,許多天真的臺灣人民就買單那是抹黑造謠。

 

搜集軍情危及的是國家安全,但中國意圖染指的,恐怕不止於此。前幾年美國本土也發生三起中國籍平民竊取病毒實驗室中MERS、SARS的案件,所幸被情治單位查獲。而荷蘭NML病毒實驗室更是遭竊多次。這次的中國武漢肺炎新冠病毒(COVID-19)到底從何而來?真的是蝙蝠、野味、還是是人工生化合成? 綜觀個人經驗與中國人民在本島罄竹難書的惡行後,筆者的結論是,除非中國共產黨鐵幕瓦解,否則筆者不會放鬆對這些中國人的戒心。 舉凡不反抗的中國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 國家情報法》的規定,他們都是當然的間諜。第17條指出「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保守所知悉的國家情報工作秘密。」 是故,筆者上述這一切的「反中情結」,重點根本不是在於中國人民有沒有禮貌、有沒有水準、會不會耍大牌。甚至也不關隨地便溺、買東西不排隊、上廁所不關門的劣習。 而是在於中國人早已born / taught to be evil。

 

※作者為台北市民、醫師

 

 

關鍵字: 仇中 民主 歧視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