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會不會大爆發就看我們怎麼對待弱勢

顧正崙 2020年04月11日 00:01:00

台灣案379被發現是酒店公關,而且發病後還有繼續上班,並且很難追蹤接觸人員。這個案子應該是台灣從疫情以來最危險的一個,(北市商業處提供)

4月9日明明只有一個case,應該要慶祝一下的,但是可以看的出來整個防疫記者會氣氛低迷。

 

因為案379被發現是酒店公關,而且發病後還有繼續上班。並且很難追蹤接觸人員。這個案子應該是台灣從疫情以來最危險的一個,比11景點區還可怕。該來的總是來了。

 

但可怕的不是公關小姐,可怕的是台灣社會結構下的弱點被病毒入侵了。病毒侵入我們社會的弱勢群體,不知道我們有沒有認知這點,有能力,且及時協助它們,進而協助我們自己。

 

案379生病之後,仍然持續上班。聽起來真的很可怕也違反防疫原則。為什麼不乖乖待在家裡。我不知道。

 

我想問的,待在家裡對她來說是不是個選項?

 

她是否有生活壓力(經濟)所以一定需要去工作?

 

她是否有工作單位的壓力(工作權)所以一定要去工作?

 

她是否需要隱瞞工作環境(社會地位)所以一定要去工作?

 

另外,她發病後沒有第一時間說出她的工作,她有很明顯的理由跟動機不說,因為她的工作的社會給予的評價很低,為了保護她自己,家人,還有她的同事,她有很強的動機不說。這個理由不是她自找的,是社會強加在這群人身上的。

 

歧視別人本來就是是有成本的,只是現在的成本變得很明顯,在疫情當前,請不要歧視他人或是弱勢。

 

再來,她的接觸史可能很難追蹤,我不知道她在工作的時候,有權利知道她客人的名字,旅遊史接觸史,還有連絡電話嘛?她有權利選客人嗎?

 

我沒去過酒店,但是我幾乎可以確定去酒店應該不用插健保卡跟被詢問TOCC。

 

在她工作的時候,她有權利選擇配口罩跟避免接觸,或是要求接觸前消毒嗎?

 

對,那不關你的事,但是一旦她染病了,她跟你一樣活在這個島上,你真的以為不會傳到你身上?

 

你有多大把握你隔壁的男生不是她的客人,你身邊沒有跟她一起逛過百貨公司?

 

除了中國,各國的疫情都是因國際交通傳入的,能搭飛機飛來飛去的人,都不太能算弱勢,起碼她們會買飛機票(不是知識弱勢),買得起飛機票,這些人有資源保護自己,但是,但是一旦傳到弱勢者,就是另一個故事。

 

新加坡的崩盤,就是從外勞宿舍崩盤,多個報導指出新加坡社會對外勞很嚴苛,外勞被認為是工具沒有什麼權利,沒有資源與選擇保護自己,新加坡這次的破口就是外勞。請問我們台灣狀況如何呢?

 

請問一下,除了酒店小姐,台灣還有多少這樣的人,因為經濟弱勢,還有社會地位低,可以有機會與權利選擇保護自己。

 

性工作者、路邊的遊民、窮人。這些很明顯,但是,臨時工、外籍勞工、酒店清潔工、高齡工作難找的、經濟壓力大的、因疫情失業的、老年沒有陪伴者、公司高壓不顧員工死活的…

 

這些人會不為在壓力下,喪失選擇保護自己的機會,選擇風險而疏忽保護自己,成為防疫的漏洞?

 

我想問,現在還有多少的案379號?

 

我們會不會是下一個新加坡,就看我們怎麼對待弱勢者。

 

他們本來就是弱勢容易受傷害族群,面對疫情,它們更沒有能力保護自己,更容易受感染,然後幫COVID為虎作倀傳別人。

 

資本化社會本來階層分明,我們可以假裝這群人不存在,我們不在同一階層。但是病毒這點上面是非常公平的,他不挑客人的,誰都會感染,誰都會死。

 

現在不能假裝他們不存在,我們真的是活在一起,生死與共的同一群人。

 

希望政府趕快出面保護弱勢。我不知道什麼是好的,但是是否可以給與經濟支持,讓弱勢有資源保護自己,有機會選擇自我隔離不用為生計一定要出門。

 

或是對經濟弱勢族群主動提供口罩跟酒精這種個人防護設備?

 

另外弱勢者收到經濟的影響更大,真的要非常小心因為疫情加重它們經濟壓力,造成他們精神與健康上更大的損失(家暴,自殘等等)。

 

我們個人,請多關懷身邊的弱勢,給予協助,精神,知識,經濟上的支持。尤其是老人,經濟弱勢,讓他們有資源保護自己,藉由這樣回饋幫助你自己。

 

剛好看到台灣捐助物資到了南美洲,我一直都覺得捐給這些經濟與社會結構較為弱勢個國家更重要。非常高興政府看到這點。(文章收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長庚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