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潑漆很孬 但非常有用

主筆室 2020年04月24日 07:02:00

潑漆是在警告所有的香港人甚至台灣人,想成為「林榮基」、「何韻詩」是要付出待價的,「老大哥」會一直盯著你。(圖片摘自林榮基臉書,張慧如攝影)

來台開書店的前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日前在吃早餐時被潑漆,灑得他胸口、頭部以及手臂都是紅色油漬。三名歹徒很快被逮,宣稱是不滿林榮基破壞兩岸關係,看不慣他在台灣募款開書店才出手,卻也否認被人教唆。雖然林榮基稱讚台灣警察逮人效率很高,不過隨即有自稱愛國同心會、統促黨的成員在陸委會臉書留言恐嚇林榮基稱:「這只是我們對你的第一次警告,我們在台北的兄弟很多。」

 

這個案子可小可大,小是因為潑漆不是直接傷害,去年九月香港歌手何韻詩來台參加「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遊行,同樣被潑漆。雖然檢警慎重其事地用公然侮辱罪、強制罪、毀損罪和妨害集會遊行等罪移送台北地方檢察署,甚至聲請將嫌犯羈押禁見,但最後兩嫌還是以10到20萬元交保。如今警方同樣以恐嚇、傷害等罪移送林榮基案的嫌犯至台北地檢署,但嫌犯同樣交保,看來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64歲的林榮基雖然因為四年前的失蹤遭擄事件名噪一時,不過他早已流亡台灣,未參與香港抗爭;雖然他主張「香港獨立」才是香港未來的出路,但比起那些疾言厲色抨擊中共政權的香港人與海外民運人士,一點都不顯激進。林榮基被潑漆的原因不是因為他的政治主張,而是因為他的身份;共產黨對於林榮基短短能在台灣募得600萬元,重開銅鑼灣書店感到芒刺在背;所以認為林榮基與何韻詩出現在台灣,代表港台兩地民主(獨立)運動的合流,絕不能坐視。

 

潑漆的行徑很孬,但非常有用;它付出的成本極少,主嫌連傷害罪都不是;報酬還給現金,也意味檢警找不到他的金流往來,根本扣不上組織犯罪的罪名,最後總是易科罰金十數萬元就草草了事。但潑漆的震懾效果非常明顯,它會讓林榮基在往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心神不寧,總要設想下一波攻擊是否隨時上門?它也在警告所有的香港人甚至台灣人,想成為「林榮基」、「何韻詩」是要付出待價的,「老大哥」會一直盯著你。

 

不只林榮基與何韻詩被潑漆,包括太陽花學運時站在吉普車上向學生嗆聲,作勢要衝突的白狼與他的徒眾;黃之鋒來台時,統促黨的暴力接機與瘋狂盯梢;還有台大場館「中國新歌聲」事件裡,拿著甩棍毆打學生的同一批人。這些人拿著暴力到處張揚,目的都在召喚所有人內心的恐懼。一位來台已經七年,在高雄中山大學唸書的港生就說道,林榮基只是來台開書店,低調生活都被跟監,像他們這種小人物也難逃魔掌,「我真的會怕」。

 

林榮基被潑漆後,甫於台大附近開幕,提供流亡港人合法工作機會的保護傘餐廳恐不免成為另個目標。台灣政府保護他們的作法是加強巡邏與站崗,但這顯非長久之計。法律有時而窮,要讓港人在台灣免於恐懼,政府能做的是別讓他們成為「老大哥」的焦點;一個林榮基一家保護傘餐廳是焦點,但如果台灣能有十個「林榮基」與十家「保護傘餐廳」,就換成「老大哥」疲於奔命,他們也更加平安。

 

就在林榮基遭到潑漆恐嚇之際,台灣的中山大學邀請張安樂入校演講他的統一理念,也再度地引發如何衡量言論自由的爭議。其實,在台灣傳播統派理念從來不是問題,問題是,夾雜著暴力威嚇與疑似組織犯罪的理念傳播,如何能被視為言論與講學自由?「白狼入校園」的同時,林榮基說他以後在台灣不敢再走小巷子了;有人把這一切當成台灣多元民主的展現,那是何等的天真,又是何等的諷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