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寧鳴而死的韓國瑜打什麼算盤

陳嘉宏 2020年04月27日 07:02:00

韓國瑜約在三週前悄然改策略:積極發聲,不怕衝突;就算刺激反韓者的視聽與增加惡感,也要鞏固韓粉。(高雄市交通工程科提供)

一反先前的低調緘默,韓國瑜過去兩週以來的聲量出奇地多,從封城演習、全面篩檢高雄醫護人員、公布「疑似」感染者數量足跡到啟動高雄警方的平安演習,每一項政策都幾乎引起大小不同的爭議。姑且不論政策良窳恰當與否,韓國瑜即將在40天後面對罷免投票,這樣的作法對他的罷免案相當不利。韓國瑜為什麼這樣做?他在撥什麼算盤?

 

罷免是一種負面動員,它違背了透過定期改選制衡政治人物的道理,從來不是民主社會的常態,所以多數民主國家並無「罷免」這套制度。制憲者因為孫中山的遺訓而刻意保留罷免機制,爾後又透過高門檻(二分之一公民數同意罷免)封存這套制度。一直到四年前立法院透過修法調降罷免門檻為四分之一公民數,終讓罷免案不再是可望不可及的目標。

 

罷免不同於選舉,它不是「選賢與能」,因為會出來投票者通常是有強烈罷免動機的選民,所以是一種對政治人物「恨意累積」的測量。在反對罷免方幾乎不可能號召更多的人數壓制罷免方情況下,只能透過降低對立衝突來減低罷免方的動員。今年初總統大選後,韓國瑜銷聲匿跡了一段時間,很多人嘲諷他「裝乖」,但其實是為了「不刺激選民」出來投票。

 

不過,這次的高雄市長罷免案聲勢既凶且猛;過去三個月來,所有民調都顯示,有強烈投票意願的高雄市民多達六成,其中支持罷免案的高雄市民更達五成以上,遠高於四分之一公民數的罷免門檻。韓國瑜顯然意識到這股民意氛圍,加上台灣的疫情控制穩健,已難以坐望「因疫止罷」,所以他約在三週前悄然改策略:積極發聲,不怕衝突;就算刺激反韓者的視聽與增加惡感,也要鞏固韓粉。

 

韓國瑜採取這種不可思議的策略,一則意味他瞭解,罷免案已難阻擋,若此刻投票,恐有七成以上的過關機率;另則意味他想拉長自己的戰線,為罷免案後的政治局勢預作綢繆,這表現在以下三件事:

 

一、韓國瑜陣營在二階罷免成案之際,突然以一階連署違法提早發動為由聲請罷免案停止執行,儘管遭法院駁回,但訴訟仍在進行中,這意味法律戰不會在罷免案後定紛止爭。

 

二、韓國瑜當初以89萬張選票當選,但如今只要57.8萬張罷免票就可宣告罷免過關,其中的確不無爭議。設若屆時支持罷免的選票低於89萬票,儘管韓必須去職,但韓陣營還是可能會以釋憲等等手段,持續拉長戰線,這代表一直宣稱要挺韓的國民黨恐怕也被迫必須加入鏖戰。

 

三、在侯友宜與盧秀燕都婉拒擔任指定中常委之際,面對罷免威脅的韓國瑜竟接任國民黨中常委,這顯示罷免作戰已非韓國瑜此刻的首要考量。如何在罷免案後站穩國民黨地盤,繼而號召韓粉勤王,就是韓國瑜目前正在做的事。

 

由於江啟臣一路挺韓,未來罷免案通過後,若韓國瑜陣營繼續以法律戰、釋憲戰拉長戰線,加上韓國瑜又是現任中常委,國民黨中央除了陪著他繼續捲入這場高雄市長保衛戰,實在很難有其他立場。若干國民黨「青壯派」、「改革派」本還想要通過罷免案清除黨內的韓國瑜勢力,更是事與願違。

 

此刻的韓國瑜就算不是「不默而生」,但絕對是「寧鳴而死」;死的是他的高雄市長職位,生的是他在國民黨內的基盤與路線。即便遭到罷免,韓國瑜的未來還有戲,特別是國民黨在兩年後的地方首長選舉佈局,甚至包括藍營下一屆的總統大選提名,都還會看到他的影響力;韓國瑜繼續與國民黨長相左右,民進黨當然樂見其成,但這一切其實是國民黨自己的選擇。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