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3年內募2億鋪退役路 盧彥勳要蓋網球學校

張若瑤 2016年12月11日 09:59:00

盧彥勳希望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在3年內募到2億元,讓「盧彥勳網球學校」有初步雛形。(攝影:李昆翰)

「假如當初,一個年輕人有夢想時,雖然你不看好,卻願意對他伸出援手,在他堅持不肯放棄的時候說:『喔,我們支持你!』這才是一個網球協會該扮演的角色,而不是潑冷水滅自己威風地回答:『台灣從頭到尾都沒有過這樣的例子!』若真如此,那所有的運動都不該去發展,因為運動就是從零到有啊!」認為自己是受益者,盧彥勳開始試著將手心向下,希望把資源慢慢回饋給比他更需要的人。

 

從黃毛小子蛻變為指標性人物,盧彥勳在2011年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中國石油自2002年起,每年固定贊助的100萬元分拆捐給其他年輕選手,「我有一定的成績,不該霸占資源。

 

這些自然而然照顧後輩的「大哥」舉動,讓盧彥勳成為網壇界的意見領袖,大家對他的要求也不再只是球場上的表現,輸贏有時輕如鴻毛,反倒是制度面上的爭議,卻會希望能聽聽他的建議,期盼他跳出來主持公道,「對我來講,這不是負擔,而是一個責任。」

 

職業網球選手的身分外,盧彥勳在2016年7月初,先接下ATP理事會球員代表的職務,7月中又成為體發會委員,他認為「這不是負擔,而是一個責任。」(攝影:李昆翰)

 

2016年,盧彥勳果然不負眾望扛起了改革者的重擔,7月初,他先是接下「男子職業網球協會(ATP)」理事會球員代表的職務,再度寫下台灣第一人紀錄;7月中,他又成為行政院跨部會層級的體發會委員之一,多重的身分不僅令人好奇,他是否已在為下一步做準備?

 

「這是一種全新的學習,球場外的事情,還有很多是值得我們去關心的。」不輕言退休,盧彥勳雖然對自己的體能感到滿意,卻不願把話說得太滿,「我還是有競爭性和對抗性的,但畢竟身體長時間在消耗,我不能肯定6個月或1年後不會有變化,有時候,可以維持比突破更重要,先站穩才能創造機會。」

 

我很不喜歡被叫「台灣之光」,打網球的初衷,並非想當名人。

 

球場上的名次,不再是盧彥勳唯一的追求,「不想刻意證明什麼,打網球的初衷並非當名人,我很不喜歡被說成是台灣之光。」這種稱謂,反倒拉遠了人和人之間的距離,「每個人都是台灣的一份子,只要你能夠把工作做好,就是對台灣有貢獻,我只是剛好很幸運,努力的過程被大家看見了。」

 

走到最後,凡事還是得回歸本質,盧彥勳當初打球是希望實現夢想,現在完成了這個曾經一路追趕的人生目標,下一步,他要試著去幫助別人實現夢想,「我的經驗到底能不能夠傳承?理想的狀態,是蓋一間學校或訓練營,讓孩子從小就能獲得運動上的教育,讓他們知道,當選手不是唯一的路。」

 

盧彥勳希望人生下一步,能將手心向下,回饋給後來崛起的新秀,「我想蓋『盧彥勳網球學校』」,他認為,孩子應該從小就培養運動家精神與品德。(取自Yen-Hsun Rendy Lu臉書)

 

不會把重心放在考試上,而是著力於從小產生運動習慣,並試著讓國中小生了解每一個相關的環節,「像是如何增強體適能?揮拍時會用到哪些肌肉?該怎麼做好防護?」當然,這個構想要能推動,第一得先做出企畫,第二要找到土地,第三則是必須有資金挹注。

 

將來不打球的時候,這個2015年底就悄悄在腦海中成形的「盧彥勳網球學校」,會是他下階段的生活重心,「最好在2到3年間有譜,不一定要完工,但能建構出初步的雛形。」

 

3年要有雛形的「盧彥勳網球學校」,最有可能蓋在新北市。

 

規畫著至少要設置4到6塊室內球場,與6到8塊室外球場,再加上一些建身設備,「光是弄好硬體,就得花1到2億元,我們真的很需要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加入。」盧彥勳退役後,除了自己跳下來教課,也會邀請國外選手或團隊不定期進駐,並考慮以「兩棲」模式開俱樂部招募會員,維持開幕後的整體營運。

 

而土地方面,盧彥勳這方也已和一些縣市政府提出請求,北中南都有送件,「目前最有可能的落腳處是在新北市,他們提供了幾個位置,但地點上都比較偏遠,交通也不太方便,最後也許得加蓋宿舍,資金成本會提高,我們還在想哪裡最合適。」

 

這樣看起來,盧彥勳所擘畫出的未來藍圖,似乎只欠臨門一腳了。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釋放生命之重 盧彥勳

 

「點滴之恩,湧泉以報。」前中研院長李遠哲與盧彥勳的這段忘年之交,源自於2000年盧爸爸過世後,李遠哲一路幫助盧家兩兄弟擘畫他們的人生,現在,盧彥勳只要回國有機會碰到李遠哲,就一定會陪他打網球。圖為盧彥勳(右)與哥哥盧威儒(左),11月16日一起參加李遠哲(右二)的自傳發表會,圖左二為李遠哲夫人。(取自Yen-Hsun Rendy Lu臉書)

 

至於擔任體發會委員的部分,盧彥勳也有著清楚的目標,「網球這一塊,會先推動監督機制,讓單項協會的理監事人員,有一定比例的現役選手或教練,試著從法源上來做調整。」而每年只占國家總預算0.1%的體育預算,盧彥勳也希望能在2到4年內,提升到1%。

 

爭取權益上若有不理解的地方,盧彥勳會請教在身後默默支持他的一群中研院球友,其中,包括11月中才被聘為總統府資政的前中研院長李遠哲,這段亦師亦父的友誼,盧彥勳幾乎是一提起就哽咽,「李院長不只在我剛起步的時候幫助我,直到現在,就算與我身處不同的國度中,只要知道我有狀況,他仍會想盡辦法鼓勵我。」

 

在法網首次贏球卻受傷,李遠哲院長馬上寫Email關心我,他其實大可不必這樣做。

 

2013年5月29日,盧彥勳第一次從法網贏球,卻不小心在比賽中扭傷腳,倔強的他不肯棄賽,硬是把腳包起來打到最後,下場立刻被醫生判定為骨頭撕裂,至少得休息8到12個月才能復原,當時李遠哲本來打電話想恭喜盧彥勳,知道這個意外後,馬上寫了封Email給他,「在那邊能贏球已經非常不容易,我知道你現在這樣子自己很著急,但接下來草地的賽事是你最拿手的,希望你能靜下心來把傷養好。」

 

短短幾句話讓盧彥勳一下鼻酸,「他那麼忙還抽空關心我的小細節,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他其實大可不必這樣做啊!」不只照顧盧彥勳,李遠哲也一路提攜他的哥哥盧威儒,延攬念資工的他進入中研院工作。

 

中研院前公共事務組主任梁啟銘教授(中),也是幫助盧彥勳的貴人之一,更是他哥哥盧威儒(右)的紅娘。圖為2013年9月,梁啟銘教授卸任後,盧家兄弟特意去送餞別禮。(取自Yen-Hsun Rendy Lu臉書)

 

中研院內,從事社會運動出身的陳君厚教授,與現任科技部政次何建明教授,也都曾在盧彥勳落難時,給予過援助;而前公共事務組主任梁啟銘教授,更是在2001年盧彥勳捲入「地中海俱樂部」合約糾紛時,派出助理幫忙盧家解決難題,間接成為盧威儒的紅娘,「因為這樣,我才認識現在的太太。」哥哥笑著說,梁啟銘的助理,與他朝夕相處過一段時間,後來順理成章變成他的老婆。

 

這些暖暖的恩情,讓盧彥勳有動力走至今日,他暗自發心,自己有天也要成為後輩的貴人。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側寫盧彥勳/英雄比氣長

 

 

 

‧剪輯:羅佳蓉  ‧攝影:李昆翰  ‧採訪:張若瑤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 、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