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我們需要更多「直接」證據反駁世衛

楊喜慧 2020年05月07日 00:00:00

世界衛生組織官員索羅門說臺灣的權限完整,可以直接參與世衛,實際上卻是與實際操作有所落差。(湯森路透)

上星期駐美代表處政治組組長(外號口譯哥)趙怡翔在美國智庫全球政策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舉辦的線上座談會上,與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派出的代表交鋒。在過程中,世衛代表關於臺灣「實質參與」的事例,很值得分析。本篇文章回答世衛代表為什麼認為臺灣的實質參與已足夠?臺灣又有哪些方面可以進一步針對參與來論證呢?

 

世衛的在處理臺灣參與相關議題的代表,是首席法律顧問索羅門(Steven Solomon),從世衛的新聞記者會都是索羅門回答相關問題可以看出而這次也是他主要發言。分析索羅門的背景,他原是聯合國美國駐日內瓦代表團,負責人權的各種談判及人道法律文件。臺灣在爭取更多參與必須先分析索羅門提出的舉證。

 

美國駐日內瓦聯合國大使點到重點,「世衛組織應該提供有關台灣作為受災地區的公衛數據,並直接與台灣公共衛生當局合作。」臺灣與世衛的聯繫,「直接」與否是關鍵。索羅門提出的論證基本上之前世衛記者會差不多,第一,臺灣擁有完整權限,可以進入IHR線上資訊庫(EIS)系統,獲取臺灣所需資訊及上傳。第二,世衛為因應新冠病毒(COVID-19)而啟動兩個重要網絡,感染預防與控制網(Global Infec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Network,GIPC),臺灣有三名專家參與,以及臨床網(Clinical management),臺灣有兩名專家參與。這網絡每週會舉行視訊會議,臺灣可以直接參與討論。第三,有兩名臺灣專家參與今年二月全球研究與創新論壇(Global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forum)第四,WHO透過技術領導單位曾向台灣衛生當局提供簡報,並曾重複提出簡報的建議。第五,WHO透過歐洲疾病預防暨管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與台灣衛生當局互動

 

索羅門提出的五點論證來說明臺灣直接參與世衛裡,臺灣能專注在他的第一點,臺灣的IHR權限是否完整。

 

自2005年實施《世界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IHR)(2005),其中規範每個締約國應建立「國家對口單位」(National Focal Point,NFP)。而臺灣一直到2009年,WHO才通知將臺灣納入IHR(2005),臺灣有窗口直接與WHO聯繫,可以進入「公衛事件資訊網站」,有緊急事件WHO派專家協助,將臺灣專家納入IHR的專家群。所以,索羅門沒有說錯,管道是有的。

 

但是世衛與臺灣資訊卻不是「直接」,世衛似乎同意中國的IHR包含「臺灣省」,臺灣也提出抗議。在2010年世衛備忘錄外洩,要求世衛提及臺灣使用「中國臺灣省」,並將台灣明確排除在《國際衛生條例》之外。而世衛組織緊急情況規劃執行主任邁克(Michael Ryan)甚至露骨直接稱「中國臺灣」(China, Taiwan)他說,「我相信台灣當局正在與中國大陸非常緊密的合作」。

 

至今,在IHR官方網站上沒有公布臺灣的帳號,造成在通報上發生重大的失誤,2017年發生某國將「H1N1臺灣籍旅客同機接觸H1N1患者」通報IHR,但IHR卻轉给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再由中國輾轉給臺灣,給臺灣時已延遲五個月。

 

不能「直接」便是在這次新冠病毒造成嚴重的錯誤問題。世衛在臺灣的病情掌握,全靠中國上報。世衛把臺灣與中國劃為同區的嚴重失誤,如駐美代表高大使投書所提到,臺灣即使低病例卻被列為「非常高風險」區域,導致像是意大利,越南和菲律賓政府基於世衛組織的「不正確清單」,直接禁止從台灣出發的航班,造成國際航班的經濟損失及民眾的不便。

 

以及世衛備受「資訊誤傳」(misinformation)批評,把臺灣資訊視而不見就是造成的主要原因之一。至今,如下圖,世衛統計上臺灣還是如真空般,資訊沒有在上面。

 

圖片來源:WHO官方網站

 

索羅門說臺灣的權限「完整」,可以直接參與世衛,實際上是與實際操作有所落差的,這點可以是臺灣加強著力,並提出確證,讓世衛無以迴避,臺灣如果提供「直接」證據會更好,只要臺灣收集「受委屈」的證據,有證據在手,也就能講話更大聲,更合情合理。

 

※作者台大博士/旅美學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