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巧合】北市性平會爆「萬年委員」卡位 2人都反同志教育

陳燕珩 2020年05月11日 18:01:00

北市性平委員遴選再爆「唯二」民間團體代表高松景(左)、張文昌(右),曾公開反對多元性別教育。(合成畫面/取自台師大官網、張文昌臉書)

台北市性別平等教育委員遴選又現爭議!繼反同色彩鮮明的北市勞動局長陳信瑜成為內派委員,引爆性平團體反彈,近日新任外聘委員遴選名單出爐,「唯二」民間團體代表高松景、張文昌又被爆曾多次公開發表反對多元性別教育言論,被點名「不適任」,加上市府罕見未列出推薦團體名稱,事後被發現2人都來自「台灣性教育學會」,此舉挨批掩人耳目,獨厚特定組織。

 

更引發爭議的是,台北市性平委員2年一任,《上報》比對至今8屆委員名單,發現高松景、張文昌分別從第3、第4屆連任至今,無論各屆專家學者、民間團體及教師代表如何變動,2人始終穩坐泰山,被戲稱「萬年委員」,讓歷年與2人共事過的委員大開眼界,直呼連任10年簡直不可思議,「到底多具代表性,才能每屆都中選?」

 

 

內派反同局長 民團代表再爆獨厚「埋名」組織

 

台北市性平委員會組成共23人,由市長柯文哲擔任主委,副祕書長簡哲宏、教育局長曾燦金為副主委,另有社會局長劉志光、勞動局長陳信瑜2名內派委員;其餘18人為外聘委員,其中北市各級學校、學生組織、家長會和教師會代表共遴選出7人,性平教育相關專家學者、民間團體和實務工作者則有11人。

 

反同色彩鮮明的北市勞動局長陳信瑜(圖)接任內派台北市性別平等教育委員,引發外界質疑。(資料照片/沈粲家攝)

 

北市教育局月初公布新任第8屆遴選名單,隨即在性平團體間引發騷動,爭議點在於以民間團體代表入選的高松景、張文昌,在名單中只掛助理教授、講師現職,不見其推薦團體名稱,讓其他民團「霧煞煞」,不解2人究竟由誰薦舉,後續經議員黃郁芬詢問,教育局才稱2人都來自「台灣性教育學會」。

 

黃郁芬質疑,民團代表只有2人,這次遴選過程,包括婦女新知基金會、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等具社會公信力的團體都有推薦人選,具備性平意識和專業的團體也相當多,過去不曾發生有民團代表來自同個單位,這次卻獨厚特定團體,難道不用考慮資源分配和多元代表性?

 


高松景拒同志教育:只給孩子正確的兩性教育​

 

更引發爭議的是,作為性平委員的2人,多次公開發表反對多元性別教育的爭議言論,像是高松景曾在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演講中提到,在性教育專業上,不應透過修改民法改變多數人對婚姻、兩性的價值觀,「性教育也不應變調成為同志教育」。強調應給孩子正確的「兩性教育」,而非讓多元性別的社會尊重無限上綱。

 

 

針對性平委員名單,議員黃郁芬批評,民團代表不曾來自同單位,這次獨厚特定組織,有違多元代表性。(北市府提供)

 

另外在《基督教論壇報》的訪問中,高松景則指出,隨著同志運動推波助瀾,大力倡導推動同志教育,多少影響許多第一線教育工作者,誤把「性平教育」等同於「同志教育」或「性教育」。他直言,很多家長認為國中小性平教育的同志教育,會造成孩子性別焦慮,不該讓中低年級生太早接觸這些教材。

 

 

張文昌​神比喻:班上1個原民,難道全班學族語

 

至於張文昌也曾在「信望愛」網站發表評論,針對教育部「認識同志教育資源手冊」內容質疑,難道認識同志、同志教育真正目的是讓學生或大眾自我認同是同志的一份子?這是教育還是社會運動?他並在近期訪問直指,同性戀有個別需求,可以了解他們的需要,但不需全部學生都依照個別族群文化教學,並反問,「若班上有一個阿美族學生,難道全部都要學阿美族語?」

 

兩人這番對於多元性別教育的論述,也經常出現在正式的性平會議場合。前北市性平委員、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副祕書長彭治鏐說,像這樣對同志議題採保守遲疑立場的委員,經常在會中以「同志教育爭議很大」,家長意見很多,孩子年齡太小不適合討論為由,阻擋或擱置原本應處理的多元性別議題,陷入不斷「再討論」的循環,拖過一季又一季。

 

同志諮詢熱線副祕書長彭治鏐(左2)指出,排斥同志的委員,常以爭議大、孩子小為由擱置議題。(取自秘密說出口臉書)

 

 

高松景視同志是極端少數 張文昌堅拒多元性別

 

「委員雖會避免過於直白的歧視或反對言論,但他們反同志教育的立場仍相當鮮明。」彭治鏐舉例,像是高松景會談到,同志是少數族群,不需要花過多的政策資源或是心力在該議題上,他甚至會將第三性或有多元性別認同的人視為極端少數者。

 

另名曾與2人共事的前性平委員則指,張文昌對於「多元性別」一詞很有意見,只要有學校辦理研習或活動提到多元性別,張就無法接受,幾乎每次開會都要花很多時間與他溝通,張也認為,教導多元性傾向對孩子很危險,主張有爭議就不要碰觸相關議題。

 

儘管對於2人種種爭議言論,北市教育局主秘陳素慧強調,委員會採合議制,不會因為一個人決定所有政策走向,會中本就應該容許多元聲音,除非委員有犯法、做錯事,否則經遴選機制公平產生的委員,不能說其不適任。

 

 

要確定欸 性平教育協會:他們有懂多元差異?

 

不過多數性平團體難以接受此說法,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蔡易儒直指,北市性平委員要處理全市性別平等教育相關政策和計畫的擬定,目的是讓性平意識在校園或成人社會教育都能好好推展,也因此委員是否具備足夠的性平意識,是最重要也最基本的考量。

 

她進一步說,遴選過程中,被推薦人必須簽署一份切結,宣示自己認同性別平等教育、尊重多元差異,會推動消除性別歧視,願改善和協助參與性別平等現況的改善等,高、張兩名委員顯然都有簽署,但他們真的認同多元差異嗎?有助於消除性別歧視嗎?「我覺得很諷刺,站在性平團體的角度,對這樣的人選當然有疑慮。」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蔡易儒(左)指出,性平委員須具備性平意識,但高松景及張文昌的公開言論顯然不適任。(取自Yuchin Chang臉書)

 

 

萬年委員以民團代表入選 「單位竟都神隱」

 

另一大爭議點是,自北市首屆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成立以來,從未有外聘委員不斷連選連任,唯獨高松景從第3屆起、張文昌第4屆起一路連任至今,橫跨郝龍斌、柯文哲3屆市長任期,年年榜上有名,堪稱「萬年委員」,只是過去2人多以專家學者、教師代表身分獲選,這次則都用民團代表身分入列。

 

也因此,本屆遴選名單一出,性平團體私下議論紛紛,質疑名單中2人現職並非掛出推薦的民團單位,仍是以教授、講師職稱含糊帶過,顯然是市府先射箭再畫靶,保障2人入列後,才思考可以歸在哪個類別,「每次選都有他們,還掛到民團名額來,壓縮其餘團體參與空間,真的讓人匪夷所思。」

 

「這2個委員到底有何特殊重大貢獻,有何難以取代的高見,讓他們得以成為萬年委員?」議員黃郁芬強調,隨著台灣社會對性平教育意識的進步,每年都不斷產生新的論述,需要新的想法和多元意見,但北市府卻讓2位高度爭議的委員連任5屆、6屆,去影響重要的性平政策和教育措施,顯然遴選機制需要檢討,現行做法很難讓大眾信服。

 

議員黃郁芬認為北市府遴選機制應透明,不該讓2位高度爭議的委員每年影響北市性平教育政策。(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黃郁芬也提到,每當委員人選受到質疑,教育局總以委員是經遴選產生,藉以開脫責任,但問題是遴選機制本身就不透明,為此去年她在議會提案通過,要求委員會在公布新任委員名單的同時,需一併公布遴選委員,當時局長親口允諾,未料至今卻未照決議公布,外界無從得知遴選過程和相關紀錄,根本是藐視議會。

 

 

爭議委員身分多重 教育局:非同單位選2人

 

對此,教育局主秘陳素慧解釋,2名委員均有多重身分,只是剛好加入的團體有重疊,事實上,高松景本屆是經「台灣性教育學會」推薦入選,張文昌則由「台北市教師職業工會」推薦,名單內容會再更新。

 

針對高、張被指是市府「保障名額」,陳素慧表示,過去幾屆遴選方式,是由府內蒐集推薦名單並分類後,交由府級高層長官圈選,第8屆則改由9人遴選小組負責,小組組成包括市府代表和專家學者,會針對符合資格的被推薦者逐一評選投票。

 

北市教育局主秘陳素慧(右)坦言,現行遴選機制無連任限制,因此無法要求沒失職的委員退場。(北市府提供)

 

陳素慧強調,性平委員會處理的是台北市校園的性別平等教育事務,必須是比較熟悉校園性平業務推動的人,可能是基於這個考量,使得2位委員特別容易被選到。她直言,現行遴選機制沒有連任限制,若外界有疑慮,下屆可以修改遴選辦法,但不能單純因連任多屆,在委員未犯錯的情況下就要求退場。

 

至於遴選委員名單至今未公布,陳素慧說,當時議會提案結論是「請市府評估」,而非要求一定照辦,這次有徵得遴選委員同意,會在本屆第一次大會後對外公開名單,相關做法在發布遴選簡章時也有回文給議會,當時議會並無異議,強調教育局沒有不公布遴選委員名單,也絕無藐視議會。

 

【延伸閱讀】

●【性平教育交鋒】反同施壓立委冷淡 神恢復的跨虹者將踩場

●新任北市勞動局長陳信瑜「反同」 民團要求撤換:拒絕打壓同志

●【避踩性平教育大雷】藍綠立委好默契冷處理 反同翻案渺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